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八十章 保媒
    月上中天。

    田因齐在瑞正宫设宴,宴请令狐远。

    田因齐和令狐远这两个曾经的朋友,再见面谁也没有就国别、政见多说一个字。两人都心照不宣,只喝酒谈天,当然两个人的纽带除了曾经的那份友谊,还有一个共同关心的女人。

    宴席上歌舞升平,气氛欢愉。除了主角令狐远,还邀请了孙膑、苏睿卿以及虞娟之等人。

    如意坐在令狐远的右边,整个宴席都没怎么说话,只是不时用眼睛瞥着虞娟之。

    令狐远好奇如意之前还装的可怜兮兮的,现下有了赔罪的机会却对自己一点也不上心,还不时盯着人家姑娘瞧。

    令狐远咳嗽了一声,故意凑到如意身边问道,“饭菜不合口吗?还是喜欢虞姑娘桌上的饭菜?”

    如意一听有些赫然,这个令狐远以前看着敦厚老实的样子,怎么现在这么能调侃人。

    当然如意也不放过戏弄令狐远的机会,故意压低声音附耳说道:“你看虞姑娘怎么样啊?”

    令狐远一听,打量了一下虞娟之说道:“端庄贤淑,挺好的。”

    “长得怎么样?”如意笑眯眯的接着问道。

    “你想干什么?”令狐远立刻警惕起来。

    “哈哈,你这么紧张干嘛?”如意捂嘴偷笑道。

    “我紧张还不是因为你不按常理出牌。”令狐远小声嘀咕道。

    “我打算给我王兄保媒,你觉得如何?”

    令狐远这才又认真的看向虞娟之,细看之下觉得确实合适。两人又嘀嘀咕咕说了半天。

    田因其倒也没注意到如意这边的动静,一边喝着酒一边也不时的瞩目着虞娟之,观察着她爱吃哪道菜就让侍从再上一盘。观察她喜欢哪个类型的歌舞再点一个相似类型的。

    苏睿卿因为怀孕多有不适,整个席面孙膑都在照顾苏睿卿。

    一顿宴席下来几人是各有各的忙,各有各的心思。

    宴席散了以后,如意和令狐远一边说笑着一边走回了紫竹苑。

    初春的夜晚,星辰罗布。夜风拂面,带着一些凉意。经风一吹,如意酒意发散,倒一下子清醒了。

    令狐远千里驰援,可魏国和齐国终究是不同阵营,冒的风险何其之大。如意一直没机会细问令狐远是如何打算的。现下正是个好时机。

    “令狐,你到底是如何打算的?”如意有些担忧的问道。

    “我没事,不用担心,现下我也是无官一身轻。有庞涓在前,我也乐得清闲。”

    “你来找我,不怕魏罂知道会再降罪与你?”

    “我这次来,其实也就是赌得魏罂对你的用心。现在的魏国一团乌糟,庞涓和王后联手,一个前朝进言一个后宫枕边风。秦国异动频繁,怕是河西地区将要不保。”令狐远说得颇有些无奈。

    “王上一点也没有察觉吗?”如意犹豫的问道。

    “怕是也有所觉察,只是往往被冲动冲昏了头脑。”

    “这倒是,表哥那人性子急,又受不得耳边风,即使过后回过味儿来,也倔强的不肯认的。”如意倒是很了解魏罂。

    “你倒是了解他。”令狐远语气很是吃味的说道。

    如意噗嗤笑了出来,然后两只大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令狐远认真的说道:“我能看透很多人,唯独看不透你。”如意说的是心里话,其他人历史上或多或少都有介绍,唯独没有令狐远的介绍。按理说令狐远这么有名的一个大将军不应该历史上没有提及。如意思前想后也想不通其中的关节。

    令狐远看着一脸认真的如意,竟一时受了蛊惑似的讷讷地说道:“我也是,自以为能猜透人心,唯独猜不透你的心。”

    两人回到紫竹苑时,青峰青墨正等在门口似乎有要事汇报的样子。

    如意有意避嫌地说道:“你们聊,我先进去了。”

    可是令狐远可不想避讳她,一把拉住如意的手,“手这么凉,还说不冷,一起进去。”青峰青墨只得跟在其后朝正殿走去。

    进殿之前如意蹙着眉转头看了一眼偏殿的院子,里面黑漆漆的静悄悄的,若不是白天看着巫尤走进去的,都会认为院里根本没人。这个巫尤真是个怪人,晚上王兄邀请他参加宴会酬谢他的出手相救,结果宴会拒绝了,答谢礼更是没要。如意摇摇头懒得再去想,径自进了大殿。

    进了大殿后,由于夏荷需要休养并未在殿中,平时如意独立惯了,也不让人伺候,此时殿中只有他们四人。这时青墨才轻声汇报道:“王上打算迁都大梁。”

    令狐远是冷静自持惯了,并没有惊讶,而如意是早就知道魏罂会迁都,因为历史上的魏惠王又叫梁惠王正是由此而来。

    青墨看着两人的反应如出一辙,不禁自叹不如,心生佩服。

    这两日令狐远为了保护如意都是陪在如意的殿中,不方便青峰青墨再贴身保护。青峰青墨汇报完走出了大殿后,青墨悄声对青峰说道:“哥,你瞧刚才将军和如意姑娘的反应了吗?两人还真是般配。连表情都一样。”

    青峰沉静古板的声音响起,一如之前一样连个多余的表情都没有,“将军的眼光什么时候差过。”

    竖日,如意拉着令狐远去孙膑家看苏睿卿。

    如意拉着苏睿卿说了会话就去后院找虞娟之了。而令狐远则留下来和孙膑探讨起了兵法。

    如意进院子时,虞娟之正在房里织锦绣,暗花纹青白色织锦缎做底,上锈一轮圆月,下绣几枝淡紫色的玉兰花,整个画面栩栩如生,别致而又淡雅,在这早春时节正是清新而又应景。

    “绣的真好看。”如意真心称赞道。

    “公主进来怎么也不说一声。让你白站半天。”虞娟之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是看姐姐绣的专注不想打扰你,反正我也没事。欣赏美人绣花不也是一桩雅事。”如意调皮的说道。

    被如意一调侃虞娟之脸色更红了,有些害羞的说道,“公主越发的没正经了。”

    如意仔细看着虞娟之的这副绣品,长约六尺多,宽约四尺半,这是个独屛屏风的尺寸。再仔细一看右侧绣着一列小字:“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

    如意一看字立刻会意,这是诗经里祝颂君主的诗,这一句正好也可用来祝寿,遂笑着揶揄道,“姐姐这副屏风莫不是要做寿礼送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