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八十一章 保媒2
    虞娟之听了如意的问话瞬间脸色爆红,结结巴巴的说道:“什么寿礼不寿礼。”

    再过几日就是王兄的生辰了,虞姐姐的屏风看来是要送给王兄的生辰礼。那这么看来虞姐姐对王兄也是有意的。

    “也是,最近也没有要做寿的长辈,好像只有我王兄要过生辰啊,难道是送给我王兄的?”如意故意逗着虞娟之说道。

    “齐侯...要过生辰了啊...我不知道啊。”虞娟之一句话说的磕磕巴巴。

    如意在一旁捂嘴偷笑。如意看着眼神躲闪,脸色绯红的虞娟之,心下便有了底。

    “王兄最近苦恼的狠,一众老臣逼迫他选后纳妃,可是那些老臣们想要塞进来的人都是想要监视王兄的,哪有真心。”如意故意说的一脸愁苦。

    “齐侯那么好的一个人,值得人用真心相待,她们怎么能那样待他。”虞娟之有些气愤地说。

    “虞姐姐,你真的觉得我王兄好吗?值得真心相待?”

    “当然。”虞娟之这次说的倒是无比坦然。

    “好姐姐,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如果有一天让你当我的嫂子,你愿意吗?”如意不再玩笑认真的问道。

    这次倒是换虞娟之一阵怔愣,讷讷的说道:“我自然是愿意的,但是我哪里配得上他那冠玉一样的人。”越说声音越低,神色越黯然。

    “姐姐也别妄自菲薄。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感情。什么身份、地位、政见、国别、年龄、距离统统都不是问题。”说完这段话连如意自己都是一愣,真的都不重要吗?哪怕隔着一个时空也不重要吗?

    如意劝完虞娟之出来,看见丰神俊朗地等在一株连翘花旁的令狐远。黄色的花骨朵似开未开,阳光打在他的身上,像渡了一层金光,好似那天神下凡一般。

    如意呆呆的望着令狐远,一时失了神。

    令狐远看着如意呆呆的样子,无奈之下只得自己走过来,为如意披上披风才轻声说道,“怎得隔了一个时辰就不认识了?”

    如意回了齐宫就去找了田因其。

    “王兄,我今天去苏睿卿那听说有好多媒婆上门为虞姐姐说亲呢。”如意一脸兴奋的跟田因齐汇报道。

    “是吗?那不是挺好的。”田因齐假装漫不经心的说道。

    “只是经过打听才知道,来求亲的大多是商贾富户想要讨小的。还有一些官家老爷也是要虞姐姐做妾的。而这些人家不是家里有悍妻就是本人有隐疾,真难选。”如意故意说得惋惜可怜。

    田因齐蹙着眉不悦的说道:“这样的人家还有什么可选的?”

    “是都没选,只是不知怎么就走了风声有人说在莺歌坊见过虞姐姐,然后来说媒的条件就更不好了,不是家里已经有了四五个小妾了,就是年龄大的都可以做虞姐姐的爷爷了。”如意一脸愁苦的说道。

    田因齐一听就坐不住了,气的啪的一掌拍在桌子上,“怎么会走漏的风声。不行,我定要为她觅个良缘佳婿。大不了我为她指婚,看谁敢不同意。”

    “王兄,别忘了现在朝堂不稳,不宜横生枝节。”如意尽责的提醒道。

    “那也不能看着一个如花的姑娘跳进火坑里啊。”田因齐还在气头上。

    “王兄就没想过要娶虞姐姐吗?与其看着她跳进火坑不如你把她救出来。正好也能解了你的燃眉之急。两厢合宜岂不是更好。”

    如意的话就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下,田因齐迅速冷静下来,他也知如意是有意撮合,只是跟着自己真能给虞姑娘幸福吗?那玉兰花一般的人值得更好的。

    “容我想想吧。”田因齐叹了口气说道。

    如意见说动了,也不再说,转了话题说道:“再过几日就是王兄的生辰了,这次是王兄登基以来第一次生辰,虽不是整数,但怎么也要大办一次。王兄觉得呢?”

    “这事就听你的,你就替王兄操办可好?”田因齐放心的交代给妹妹。

    “没问题。王兄就等着惊喜吧。”如意俏皮的说道。

    “你说你,这么大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的。你跟令狐远打算怎么呢?”田因齐看着如意俏皮可爱的样子,突然想到了她和令狐远的事。

    “我和令狐远有什么事啊?有什么怎么办的?”如意一听提到她的事,立刻顾左右而言他。

    “你当王兄有眼疾吗?令狐远对你的用心,我还看不出来吗?”

    “王兄,我俩的事一句半句说不清的。”

    “那就十句八句的说,总之王兄希望你能幸福,你若真心喜欢他,王兄拼了性命也要让你们在一起。”田因齐认真的说道。

    “王兄……”如意心里感动,撒娇地摇着田因齐的胳膊。

    “好啦,我知道令狐远是私自入齐,我已经写了邀请函,广邀各国英雄来齐赴我的生辰宴,这样令狐远还能多待些时候,不过我也邀请了魏罂,毕竟他现在是一国之主。”田因其笑着拍了拍如意的手背。

    “谢谢王兄考虑周全。”

    如意和田因齐又闲叙几句,才从瑞正宫出来,沿着小路走到了后花园。一路上绿草黄花相映成趣,湖光水色,波光荡漾,一派早春景象。

    景色很美,空气很清新,如意打算锻炼一会在回去。

    就瞧见不远处的凉亭站着两个少男少女,一个侍卫打扮,另一个?如意定睛一看怎么看怎么像是夏荷,两人相对而站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不一会魏辛掏出一个东西塞给夏荷,夏荷脸色绯红地推却着。

    “咳咳,”有人轻咳两下,一道醇厚的男声自如意身后响起,“听壁脚,看热闹,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啊。”

    如意笑着回头说道:“那不知令狐公子这又是在干什么呢?”

    这一回头如意发现令狐远破天荒的穿了一身月白色长袍,显得整个人清隽而又飘逸。

    令狐远则不慌不忙地微微一笑地说道:“我嘛,自然是与公主逛花园,顺便谈个情。”

    如意这下彻底无语,谁能告诉她,男人说起情话来都是无师自通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