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八十二章 夜市密谈
    如意怎么也没想到,令狐远这般能逛,一逛就是大半天。好在现在这副身体强壮了很多,倒也没觉得累。

    两人沿着湖边走到花丛,又从花丛走到假山,又从假山转到廊桥。当令狐远还想从廊桥转回湖边的时候,如意终于忍不住说道:“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转久了还有点凉。”

    “这倒是我考虑不周,忘了拿件披风。”令狐远想了想说道。

    如意心里暗暗的想:难道有披风就一直转,转个地老天荒吗?

    太阳西斜,天色渐暗。

    如意拉着令狐远出了宫来逛临淄城的夜市。

    临淄城的夜市大概也是历史上最早的一个夜市,怎一个繁华形容。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万家灯火,通明辉煌。人群熙熙攘攘,商贩叫卖人声鼎沸。

    “看来临淄城的繁华还真不是安邑城能比的,也难怪王上想要迁都,大概魏国也就大梁可以和它相匹敌了。”令狐远感慨地说道。

    “这才哪到哪,我还见过比这繁华的呢。”如意突然回忆起在现代时热闹的夜市,那时候她和叶觅一到周末就会相约去逛夜市,以此来减压。

    “还有比这繁华的?各诸侯国里我倒没听说过了。”令狐远思索着。

    如意一看差点说漏嘴,赶紧补救道:“哈哈,我是在梦里见过的。”

    令狐远一听倒是一脸温柔地说道:“希望你我能见到你梦中的太平盛世。”

    两人对视一眼,相视而笑。

    两人漫走在街上时,只听前方茶肆甚是热闹。喧嚣喝彩声不断。两人寻声走进去只见一说书人,声音颇为气势洪亮,周围更是围满了人。

    “只说那日赵国进攻甄诚,阿城大夫二话不说亲自率众亲兵卫队驰援,一举歼灭赵军,使得百姓免于战乱之苦。”说书人口若悬河,口沫横飞,说得那叫一个天花乱坠。

    下面百姓有喝彩的,也有发出异议。

    说书人继续说道:“再说那即墨大夫,每日只知饮酒作乐,不管百姓疾苦,民不聊生,灾民难民数不胜数……”

    说书人话还没说完,下面即刻有人反驳道,“你去过即墨吗?我们即墨富足安康,哪是你说的那样啊。”

    说书人哪里理会,继续往下说。那人实在听不下去撂杯而走。

    如意坐在四方桌旁却听得津津有味,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招呼小二续茶水。

    令狐远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明知他说的夸大其词怎么还听得这般有兴致?”

    如意将食指放在嘴边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小点声,别打草惊蛇。”

    果然周围有目光打量过来,两人都不再说话专注地听着。其实说书的也没什么新意,无外乎就是给阿城大夫歌功颂德,顺带贬低一下即墨大夫。

    待说书的终于说完,喝了口茶水起身向外走去。周围的看官这才走了。

    如意将钱放到桌上,拉着令狐远一个健步跨出茶肆门槛。说书人行色匆匆的拐进茶肆右侧的一个小巷。令狐远立刻会意,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只瞧见一辆马车停在巷子里,隔着马车帘子说书人点头哈腰的不知在说些什么,然后从帘子里伸出一双白净修长的手扔给了说书人一袋子钱。

    等到马车走远,如意才嗤笑一声,“也就是胜在了消息传播不发达。”

    令狐远看着走远的马车却微微蹙了眉。

    “看来齐国最近也有得乱了,你可要当心哦,别乱来。”令狐远看着如意说道。

    如意笑着回道,“我知道了。走,我们去前面逛逛。”

    两人复又回到主街上,继续逛着。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带着浓浓的生活气息。

    走出没多远,令狐远瞧见不远处的马车有些眼熟,好像正是刚才巷子里的那辆,还没等他确认好。

    如意就感觉有人撞了自己一下。街市上人很多,被撞一下很正常,但少了东西就不正常了。如意一摸腰间看着令狐远说道,“我钱袋丢了。”如意又迅速摸了一下贴身装晶石的荷包,幸好还在。

    “我去帮你追,你在附近别走远。”令狐远说完起身去追。

    如意刚想说算了,叫令狐远别追了。令狐远却早已没了踪影。

    如意只得悻悻地自己逛进旁边的铺子等着令狐远。进的是一家卖珠宝首饰的铺子。店小二见有人进门,立刻热情的出来招呼道。

    “姑娘看需要些什么?小店应有尽有。金钗银镯,项圈首饰,宝石玉佩,只有姑娘想不到,没有本店买不到。”小二嘴皮子利落地一通介绍。

    “忙你的吧,我随便看看。”如意漫不经心的说道。

    小二的哪肯放过这大买卖的机会,“姑娘若不满意这里的东西,可以移步后堂,后面有好货。”

    如意有些好奇,一个珠宝铺子不知道会藏着什么奇珍异宝,遂点点头,随着小二向后堂走去。

    进入后堂正对门口的多宝阁上确实陈列着不少好东西。鸡蛋大小的东海夜明珠、天山和田白玉花雕摆件、还有两个错银双翼青铜神兽摆件以及两个山字形的青铜摆件等等。

    只是右侧屏风后似是坐着一个人。

    “店家还有客,那我就不多打扰了。”如意说着就要退出后堂。

    店小二没说话,屏风后的人却先开了口,一道慵懒的男声说道,“姑娘不想欣赏一下我的珍宝吗?”

    如意一听顿住脚步,这声音有些熟悉,似乎不久前听到过。如意转身又隔着屏风打量了一下屏风后的人,才迈步向前转过屏风。小二迅速退出后堂掩上堂门。

    只见屏风后一男子正拿着茶壶给对面茶杯斟满,复又将茶壶放到红泥小炉上煮着,才转过头来,一双丹凤眼顾盼生辉地瞧着如意。

    如意没想到里面的人会是徐公。

    “姑娘不坐下来品尝一下我亲自煮的香茗。”徐公依然慵懒的说道。

    如意倒也不客气的坐到了对面,“徐公费劲心思的邀我来此,不知找我有什么事啊?”

    “姑娘倒是个爽快人。”徐公挑着眉一脸欣赏的看着如意。

    “不然呢?这家铺子是你的,里外都是你的人,我为鱼肉你为刀俎。不爽快点还能怎样?”如意不慌不忙的说道。

    “其实找姑娘也没什么大事,我知姑娘最近一直在找证据,至于找什么证据,你知我知。我可以给姑娘提供证据,但我需要姑娘的一个承诺。”

    “什么承诺?”

    “现在没有,将来需要了许我一个请求。”徐公慢悠悠地说道。

    如意不动声色的在心里衡量着,这个徐公怕是不简单,他一个请求怕是也不简单吧。

    “这个买卖有点虚无缥缈。这个请求范围太广了吧。”

    “放心不是杀人放火的事情,也不会是影响朝堂政局的。”

    “好,我答应你。”

    “明晚日暮时分莺歌坊二楼梅字号房见。”这次徐公倒也爽快,很快的抛出时间和地点。

    如意点头表示知道,起身欲走。

    红泥小炉上“咕噜咕噜”茶水正沸,熏得整个屋子都暖洋洋的,徐公又恢复慵懒的声音,“姑娘当真不尝尝我煮的茶?”

    如意低头瞧着一双白净修长的手轻握壶把自斟一杯,优雅极了。

    如意从珠宝铺子出来就瞧见青墨正站在门口等自己。

    “姑娘,将军在前面等你。”青墨恭敬的说道。

    如意随着青墨来到一家酒肆,酒菜都已经摆好,就等人享用一桌的美味。

    如意笑着坐在一边,“你这迷魂阵摆的,我差点就信以为真了。”

    “怎么样?谈妥了吗?”令狐远也笑着说道。

    “你早就看出来了是吗?”如意眉眼弯弯地看着令狐远。

    青墨听着二人云里雾里的对话,不解的问道:“两位这是打的什么哑谜啊?”

    令狐远这才说道:“我也就比你早一点知道的,当我追出去时,小偷不见了。路边停的马车也不见了。这是有人故意引开我。我让青墨留下保护你,若你一盏茶的时间没出来,就进去抓人。”

    “是啊,整场都是为我布的局,也算煞费苦心了。”如意苦笑的说道。

    “来来,边吃边聊,他家的烤肉很有名,外焦里嫩,蘸料也是独家秘方配制的。”令狐远夹了一筷子烤肉放进如意碗中。

    如意尝了一口确实味道鲜美,然后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你这刚来就把我们齐国的特色美味了解的这么清楚了。”

    “也不是,只是等你的时候小二介绍的。我觉得味道虽美但却缺少点意思。”

    “那你吃的最美味的烤肉是在哪?”

    “旷野之上,西风凛冽霜月半挂,围着篝火席地而坐,烈火上烤着鹿肉,大碗喝着烈酒,猜拳行令,一片喧嚣,大块吃肉,大口喝酒,酒到酣处,一声长啸。”

    “确实很豪迈,这大概吃的是一种氛围吧。”

    “是,那是我第一次参军随父亲征战,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奋战,终于打退了敌人。当晚我们就猎了鹿来庆祝。当时的自己真是太年轻了,以为战场,热血,忠君爱国就是此生的全部了。”令狐远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如意小抿一口,笑意盈盈的说道,“人生不走到最后,永远不会知道全部是什么,这也是人生的乐趣,充满了未知和不确定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