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八十三章 证据
    直到夜色已深,如意和令狐远才喝完酒聊完天从酒肆出来。

    夜风徐徐的吹来,街道上人流稀疏了起来。令狐远从青墨那拿过披风,为如意批好系上。如意心里默默地想着,这个男人还真是心细,白天才说的披风,晚上就想着带来了。

    两人一同慢慢的散步回去。如意将徐公的话讲给了令狐远听。

    “这个徐公还真是不简单,发现了我们跟踪他,即刻就设了个局匡你去谈交易。”令狐远思索着说道。

    “可是我们当时并没有认出他来,真要查到他也不是那么容易吧,就算查到也不会这么快查到他,他这么着急的与我交易,有点不寻常。”如意思虑了一番说道。

    “这倒是没错,也许连茶肆那场说书都是一场局,目的就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不过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他的立场,也不知道他的身份,更不知道他的真实目的,确实不太可靠。”令狐远分析道。

    “那你说我明天还去吗?”如意问令狐远道。

    “去摸摸底也好。你在明他在暗,就算明天不去,以后怕是也是隐患,不若去探探虚实。放心我会陪你去的。”

    “谢谢你,令狐。过几日就是王兄的生辰,王兄也邀了魏罂,真的没关系吗?”

    “放心吧,没事的。”令狐远安慰的说道。

    月上中天,万籁俱寂。

    紫竹苑大殿外却有两个人影没睡。

    “将军,你瞒着姑娘真的好吗?”听声音似是青墨的。

    旁边的男子顿了一下才说道,“齐国的事已经够她烦心的了,我的事就不要让她操心了。”

    令狐远说完望着天空中的月亮,悠悠一声叹息。

    与此同时,东城大郭里一间民居里也有两人还没有睡,其中一个小个子男子问道,“门主,你真的打算将齐国的据点放弃了吗?”

    “我只是将其中的一个蟹将交出去,但却有可能换回更大的利益。难道这买卖不划算吗?田因齐已经查到了阿城大夫的头上,用不了多久就能查个清楚,我现在将他抛出去还能换个不错的筹码。堂主不是也亲眼看见范天寿找的其实就是齐国公主如意吗?还有聂政那小子不也是一直跟着她的吗?”声音依然充满了慵懒的味道。说话的正是人称徐公的徐靖康,当然徐靖康也未必是他的真名。

    “那把聂政找来岂不是更好一些。”说话的小个子男子正是燕国汇金堂的堂主屠二爷。

    “聂政那小子你别动,他心思单纯承不住事,用不了两天就会被如意发现的。现在这样如意更信任他,将来更有用。”徐公一改先前的慵懒,冷冽的说道。

    “是,门主。”屠二爷恭敬的答道。

    竖日,日暮时分。

    如意穿好男装,收拾停当。夏荷在一旁瞧着一身英姿飒爽的如意,无不羡慕的说道,“好像和小姐一起去啊,不过有将军陪你,我就不去碍事了。免得将军不高兴。”

    “小丫头,你这张嘴越来越利了。怎么魏辛哥哥今天没来送好吃的,还没堵上你的嘴,抹上蜜。”如意笑着揶揄道。

    夏荷立刻脸色绯红,“小姐说的什么啊?我怎么都听不懂?对了,我想起来了,小蝶让我教她认字呢。我得赶紧去了。”说着起身就跑了。

    令狐远听见她们的对话,笑着走过来说道:“你还说人家嘴利,你这揶揄起人来一点也不逊色啊。难道是因为我好吃的送的少,还是没抹上蜜?”

    如意红着脸心里默默地说道,将军能不凑热闹吗?

    莺歌坊,梅字号雅间。

    徐公一只腿盘坐一腿屈立在身前,姿势慵懒而惬意,一双丹凤眼勾魂摄魄的脉脉含情。令狐远进去时有些黑脸,他没想到这个徐公居然是长这么美。

    “令狐将军也来了,真是使小舍蓬荜生辉。”徐公慵懒的说道。

    “客套话不必说,还是赶紧谈正事吧。”令狐远有些生硬的说道。

    如意看着有些吃味的令狐远心里暗自好笑,有人替自己前面张罗,在后面落个清闲也好。

    “不知令狐将军是代表魏国谈呢?还是代表齐国谈呢?还是代表……”徐公呵呵一笑话没说完。

    令狐远一双幽深的黑眸利剑般直视着徐公。

    徐公也不示弱呵呵地笑着看着令狐远。

    如意见状忙出来打圆场道,“徐公不是说有证据交给我吗?”但心里却有些好奇徐公未说出口的那个还代表是什么?

    “证据自然是会给公主的。不过请求公主先欠着。”说着自身旁木匣子里取出一沓纸张,还有一个本子,似是账本。

    如意接过来一页页看下去,真真是触目惊心,怒火中烧,但此时不是发作的时机。如意按下心头的火气说道,“既然徐公信守承诺,待我回去核实后,若都属实,不是构陷攀诬的一面之词。我定也会信守承诺。”

    交易完成,如意欲走。

    徐公却又缓缓开口,“我还有个消息送给你们,就当是买一赠一吧。巫族怕是不会善罢甘休,又派了新的人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如意厉声问道。

    “公主如此貌美倾城,但却这般厉害不太好吧。我就是个卖情报的生意人。若以后公主想要买情报大可来找我,咱们一回生二回熟。自然将军来也可以,还可以打折呢。”徐公说完还故意朝令狐远抛了个媚眼。

    如意回了齐宫也不管时间是否有些晚了,直奔田因齐的瑞正宫。

    田因齐也还没睡正在案几上看密报。

    “王兄,我们找到证据了。”如意将那一沓纸和本子交给田因齐。

    田因齐看完蹙着眉问道,“你这些是从哪里弄来的?”

    如意不解的看着王兄,“怎么有什么问题?”

    “你看看这个。”田因齐将密报递给如意。

    如意一看密报上的内容立刻明白恐怕被徐公诓骗了。

    原来田因齐已经秘密派人去阿城和即墨暗查了。

    “每天朝会上众大臣众口一词的考赞阿城大夫,顺带着贬损着即墨大夫。这并不合乎常理。所以我便派人秘密去实地考察。当然这个消息是绝密的谁也不知道。王妹刚脱险,我也还没来得及告诉你。”田因齐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莺歌坊恐怕就是他们交易的地点吧,我这几天一直派人暗中探查莺歌坊,发现各大臣都有涉足,收受贿赂,买卖消息,每一次都有阿城大夫的影子。只是还没有查出实证。现下都对上了。”如意分析道。

    还打算电话卡火山口打开啥大客户打开撒回答客户大胜靠德傻大客户爱上客户的卡打快点撒打色卡号撒谎贷款客户爱可登换卡率大收到货看大胜靠德澳康达卡死打快点卡的卡说打开的萨克大会的卡号的卡萨丁安氏的哈萨克打快点安氏的撒的卡卡的看撒爱仕达看守的卡活动卡打开按时还款但卡萨丁很看好爱上客户的卡撒谎的卡萨丁挥洒号地块撒谎的卡萨丁卡萨丁好看好看撒后打开撒回答肯定会说和多撒谎的看哈烧开后

    如意低头瞧着一双白净修长的手轻握壶把自斟一杯,优雅极了。

    如意从珠宝铺子出来就瞧见青墨正站在门口等自己。

    “姑娘,将军在前面等你。”青墨恭敬的说道。

    如意随着青墨来到一家酒肆,酒菜都已经摆好,就等人享用一桌的美味。

    如意笑着坐在一边,“你这迷魂阵摆的,我差点就信以为真了。”

    “怎么样?谈妥了吗?”令狐远也笑着说道。

    “你早就看出来了是吗?”如意眉眼弯弯地看着令狐远。

    青墨听着二人云里雾里的对话,不解的问道:“两位这是打的什么哑谜啊?”

    令狐远这才说道:“我也就比你早一点,当我追出去时,小偷不见了。路边停的马车也不见了。这是有人故意引开我。我让青墨留下保护你,若你一盏茶的时间没出来,就进去抓人。”

    “是啊,整场都是为我布的局,他也算煞费苦心了。”如意苦笑的说道。

    “来来,边吃边聊,他家的烤肉很有名,外焦里嫩,蘸料也是独家秘方配制的。”令狐远夹了一筷子烤肉放进如意碗中。

    如意尝了一口确实味道鲜美,然后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你这刚来就把我们齐国的特色美味了解的这么清楚了。”

    “也不是,只是等你的时候小二介绍的。我觉得味道虽美但却缺少点意思。”

    “那你吃的最美味的烤肉是在哪?”

    “旷野之上,西风凛冽霜月半挂,围着篝火席地而坐,烈火上烤着鹿肉,大碗喝着烈酒,猜拳行令,一片喧嚣,大块吃肉,大口喝酒,酒到酣处,一声长啸。”

    “确实很豪迈,这大概吃的是一种氛围吧。”

    “是,那是我第一次参军随父亲征战,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奋战,终于打退了敌人。当晚我们就猎了鹿来庆祝。当时的自己真是太年轻了,以为战场,热血,忠君爱国就是此生的全部了。”令狐远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如意小抿一口,笑意盈盈的说道,“人生不走到最后,永远不会知道全部是什么,这也是人生的乐趣,充满了未知和不确定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