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八十四章 不鸣则已
    关于查证的事,如意就交给了王兄,接下来的日子,如意专心的准备着王兄的生辰宴。

    但是在生辰宴之前还有有一个重要的节日,即为青龙节,也就是民间俗称的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自伏羲始“重农桑,务耕田”,每年二月二这天便会,“皇娘送饭,御驾亲耕”,自理一亩三分地。后世纷纷效法,到周朝时更是作为一项国策来实施。

    魏辛端着礼官呈上来的关于青龙节一应事宜的凑报,有些发愁的说道,“君上,青龙节那日,别的都好说,可是这皇娘送饭怎么办,总不能叫公主去吧?”

    田因齐原本正在写字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头也没抬的继续写着,只是字迹明显有些急躁。

    魏辛无奈只得将奏报放在一旁的案几上。

    恰好此时外间侍从通报,“淳于髡大人求见。”

    田因齐示意请进来。淳于髡缓步走进来,恭敬有礼的参见了田因齐。

    淳于髡瞧着田因齐正在作画习字,遂走进了瞧瞧。

    “大王这字写得真是越来越苍劲有力,这画画得也是越来好了,瞧天上飞的这只大鸟,真是雄壮。”

    田因齐听着有些无奈,但又不好说什么。

    魏辛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淳大人,君上画得那是雄鹰。”

    “瞧我这眼神,真是老了不中用了。”淳于髡说着还故意揉了揉眼睛。

    田因齐知道这个淳大人是个惯会说隐喻的的,自从自己怠于朝政,装作沉迷酒色玩乐开始,这位大人已经无数次的隐喻着劝过自己了。今天怕是又要说些隐喻了。

    “我进来时正好瞧见,大王的庭院里也停驻着一只大鸟,这些时日不飞也不鸣,不知大王可知这是为什么?”

    田因齐微微一笑,果然又是隐喻,不过这一次倒是可以宽一宽淳大人的心了,那些贪赃枉法,结党营私,鱼肉百姓的贪官污吏基本已经查证,只待时机便可肃清。

    “这只鸟不飞就罢了,一飞直冲云霄,这只鸟不鸣则已,一鸣震惊国人。”田因齐笑看着淳于髡说道。

    淳于髡一听内心激动,大王这是终于听进去自己的劝谏了,高兴地说道:“就如同大王画的雄鹰一样,一展雄姿。”

    “正是。”

    待淳于髡走后,田因齐似下定决心一般,招呼着魏辛道,“走,去孙膑府上,带上我之前叫你预备的厚礼。”

    魏辛一听立刻会意,“喏,君上放心。”

    城东大郭,孙膑府上,前院花厅。

    孙膑和田因齐正就治军方针,兵法攻略侃侃而谈。孙膑是个话少之人,平日里也稍显木讷。只有谈到他熟悉的领域才会神采飞扬,侃侃而谈。

    两人聊了很久还没有切入主题,魏辛在一旁看得干着急。

    苏睿卿由于怀孕肚子一天大似一天,今天只迎出来略坐了一会就回房歇着去了。

    直到花厅里一只八哥听得实在无聊,“呱”的叫了一声,才打断两人的热情。

    田因齐这才说明来意,将准备的厚礼拿上来。

    “君上就有些太客气了,这种事情还得问过虞姑娘。我们也不好擅自做主的。”孙膑一脸刚正不阿的说道。

    “我知道,这自然是要问过的。”

    “我叫睿卿去问问虞姑娘的口风。君上稍后片刻。”孙膑说着就要去找苏睿卿。

    “夫人怀着身孕,行动不便,还是我亲自去问吧。有什么事还是当面说得比较清楚,不知孙先生意下如何。”田因齐诚恳的说道。

    孙膑虽然板正,但师从的并不是儒家,倒没有那么多迂腐的想法,想想田因齐说得颇有道理,遂也就同意了,派了侍从引路前去虞姑娘的院子。

    到了院门前,侍从恭敬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便默默退下了。

    田因齐走进院子时正瞧见虞娟之穿着一身藕合色长裙在廊下支着卷绷绣花,一副贤淑静好的样子。院子里一树的玉兰花开的正盛。两厢辉映人比花娇。

    田因齐心下一动,悄声走过去,走进一看虞娟之正在绣一幅月下玉兰图。

    田因齐心中温暖,她这是将自己绣到了画里了。

    虞娟之绣的专注,也没发现动静。田因齐再细看右侧的小字,这难道是要送给我的生辰礼物?心中更是一软。

    “姑娘这是将自己绣到画里了吗?”田因齐含笑地说道。

    这一出声反而将虞娟之吓了一跳。

    “齐侯怎么不出声光站在后面吓人。”虞娟之顺了顺胸口说道。

    “娟之姑娘没事吧?我也没想到会吓到你。”

    “齐侯找我有什么事吗?”虞娟之福了福身行礼道。

    “怎么叫得这么生分,之前不都是随着如意叫的田大哥吗?”田因齐问道。

    “君臣有别,何况我还只是个平民百姓。哪里攀得上田大哥的亲戚。”虞娟之谨慎地说道。

    田因齐蹙了蹙眉,之前虞娟之虽然知道自己的身份,但并无拘谨之色,依然大方有礼。今日这是怎么了?田因齐突然想起了如意说得话,难道是今日求亲的打击到了女孩子的自尊心?

    田因齐赶紧表白道:“娟之姑娘,无论别人说什么,你在我心中就像这玉兰花一样高洁,打我第一次见你时就觉得你像玉兰花一样美丽大方,又不失风骨,迎着早春的寒风竞相开放。”

    虞娟之愣愣的看着田因齐,没想到自己这辈子还能听到田因齐这样的表白。这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虞娟之不觉得眼眶竟有些酸涩,眼圈微微泛红。

    田因齐一看虞娟之要哭,更是束手无策。“虞妹妹,你怎么还哭了?我最见不得女孩子的眼泪了。我哪句话说错了你告诉我。”田因齐忙得将自己的手帕塞给虞娟之。

    虞娟之接过还带着体温的手帕按了按眼角,破涕为笑。

    “我这是高兴的,第一次有人这样夸我。”虞娟之嘴角含情,一双秋水明眸,被泪水洗过,水光盈盈,更是平添了几分风韵。

    田因齐看着这个娇柔但不做作的女子心下更是喜欢,顺口便问了出来,“你愿意嫁给我吗?”

    虞娟之愕然地抬头睁着一双美眸水光盈盈地看着田因齐,“公子这是当真?”

    “嗯,愿意吗?”田因齐温柔地应道,生怕被拒绝,不自觉的竟带着一点点蛊惑地味道。

    “我当然愿意。”虞娟之羞涩地低头说道。

    三日后,齐侯纳妃。虽算不得隆重,但胜在热闹。也因为是后宫中第一位夫人,颇受重视。

    如意更是以半个媒人自居,洋洋自得。

    田因齐迎娶了虞娟之,封为虞姬。文武百官却不淡定了,前些日子各大臣还在上奏章要齐侯选妃封后,当时齐侯还以年纪尚轻,朝局不稳为由婉拒大臣们推举的人选。

    但是这不出半月,齐侯就自己找到了人选,并且还迎娶进了宫,那各元老想要塞的人怎么办。

    早朝上,各文武百官,各大臣元老,又开始使劲浑身解数想要劝说田因齐多选些人充盈后宫,开枝散叶,含沙射影的指责莫要专宠一人。

    田因齐听得心烦,正好看着淳于髡在一旁打瞌睡,淳于髡是关于选妃封后这件事少数不开口的大臣之一。

    “淳大人,怎么看?”田因齐点名道。

    “虽说开枝散叶乃是大事,但也不急在一时,而眼下春耕一事却迫在眉睫,青龙节也不日将至。还是应该着眼与眼前吧。”淳于髡说得婉转,但很好的帮田因齐解了围。

    各大臣们一听果然风向一转又开始讨论起了青龙节的一众事宜。

    田因齐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却想得是青龙节上定要肃清这乌糟的政务。

    日出日落,转眼就到了二月二这天。天阴阴的,似是要下今年的第一场春雨。

    田因齐这率领着所有的文武百官,一起去郊外田地里,亲自挥舞着锄头种下了粮食。

    各文武百官也随着齐侯一起在田地里挥洒着汗水。

    将近午时,虞姬带着送饭的车队来到了郊外。为大家分发水和饭食。

    田因齐见时机差不多了,叫魏辛将证人证物都带上来。

    文武百官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只见带上来的是一个衣衫篓缕的妇人和一个面黄肌瘦的小孩。询问之下才知道是阿城的百姓,诉说之下才知阿城百姓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苛捐杂税多,耕地占用越来越少。而阿城大夫只知饮酒作乐,鱼肉百姓,从来不管百姓死活。

    “将阿城大夫带上来。”田因齐厉声喝道。

    “大王饶命啊。”阿城大夫哆哆嗦嗦的磕着头。

    “赵国进攻甄诚,你不管,卫国攻取薛城,你不问。只知鱼肉百姓。怎么今日没有人替你说好话了,平时朝堂上不是天天有人给你歌功颂德吗?”田因齐冷冽地说道,环视了一圈各大臣的反应。

    其他人哪还敢做声,都低着都生怕被连累。

    田因齐又唤来了即墨大夫。

    “我派人巡视即墨,发现田地都已开垦,百姓丰衣足食,官府中也没有堆积滞留的政务,治理的的即墨安定富足。但是为何每每奏章都说你坏话的呢?”田因齐说完环视着周围,尤其盯着平时兴风作浪的几人。

    但是此时没有一个人敢发声,寂静如夜。

    “是臣愚钝。”即墨大夫回道。

    “是你不会讨好那些人来博求名誉,也是你不懂的贿赂升官之道。”田因齐一字一顿的说完。

    其他人一听齐刷刷地跪了一地。“大王息怒。”

    “你们叫我如何息怒,你们自己说说,有几个人没有收过阿城大夫的贿赂?”田因齐怒气冲冲吼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