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八十五章 一鸣惊人
    田因齐将证据一项项展示给众人,最后将阿城大夫烹杀,以及和阿城大夫相勾结,贪赃枉法收受贿赂情节严重的一并处死。

    封赏给即墨大夫一万户食邑。并号召所有文武百官向即墨大夫学习。

    淳于髡大人在一旁撸着胡须欣慰的笑了,这只大鸟终于一飞冲天,一鸣惊人。

    该奖励的奖励,该处罚的处罚,当田因齐处置完所有人后,天空中阴云密布,竟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

    淳于髡率先跪倒在地,高声喊道,“大王英明,天降祥瑞,今年定是一个丰收之年。”

    文武百官齐声高呼。路过的百姓也一众叩头。

    自此齐侯的名声大振,威望甚高。

    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晌午时分太阳照得人暖融融的。

    如意和令狐远正坐在凉亭里一边喝茶一边津津有味的听着夏荷绘声绘色的讲述青龙节上的事情。

    “话说齐侯那叫一个威武,以一人之力力战百人,将各大臣治得服服帖,再也没人敢造次了。”夏荷说得口干,拿起茶杯一饮而尽。

    如意一边拿起茶壶给夏荷又满上一杯,一边说道,“慢点喝,又没人跟你抢。”

    令狐远则含笑说道,“没想到,我们夏荷还有说书的天赋。”

    “你是不知道这小丫头,可能耐着呢,当初学韩懿侯破口大骂那叫一个像。”如意笑着说道。

    “小姐,你这是夸我呢吗?”夏荷假装着一脸受伤的样子说道。

    “我当然是夸你啊,叙述的这么详尽,是和魏辛哥哥打听来的吧?”如意含笑着说。

    “小姐怎么知道?”

    “也就只有亲历者才能知道的这么详细,你总不能去问淳大人吧,也不会是去问我王兄,我王兄肯定不好意思这么夸自己。只能是亲近的身边人。”如意分析给夏荷听。

    “小姐,你忘了,现在齐侯亲近的身边人还有一个虞姐姐呢。”夏荷偷笑着说道。

    “这倒是忘了,一会带些我们做的春饼去瞧瞧虞姐姐,看她在宫中住的可还习惯。”如意想了想说道。

    夏荷下去准备要带的东西,凉亭里就剩下令狐远和如意两人。

    令狐远支着肘在石桌上低垂着眼帘想着事情,连夏荷走了都没发现。如意瞧着令狐远长长的睫毛在他的眼下投出一道优美的的弧线,今天的他看起来脸色有些苍白,精神也有些懒洋洋的样子。倒显得有几分风流子弟的气质。

    如意也没有说话,拖着腮全方位无死角的欣赏着美男。

    “你确定要这样一直看着我?”令狐远突然懒洋洋地说道。

    如意吐了吐舌头,心里暗道,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你今日脸色不好,是昨天夜里没睡好吗?”如意回忆了一下说道,“我倒好像睡得很沉,连个梦都没做。”

    正好青墨走过来听见如意的话,嘀咕道:“那当然一两万金的上好沉香睡得能不好吗?”

    耳尖的如意抬头看向青墨,“青墨你说什么?”

    “我没说什么啊?我说姑娘你的披风。”说着将手里的披风递给如意。

    还没待如意接过来,令狐远伸手拿了过来然后帮如意披在身上。“一会太阳偏斜,就该凉了,小心别着了凉。”

    如意点点头,也忘了再问刚才青墨到底说的什么?

    入夜,月上中天。

    紫竹苑偏殿院子中透着阴森恐怖之感。月下两人孤影对峙,正是剑拔弩张之时。

    一阵威压之感自其中一人身上散出,带着阵阵压迫,扭曲之感,逼向对面之人,天地间似乎被一只手按着,压得人喘不上气。

    但对面的人却似乎并未受太大的影响,闲淡的开口,音色平板,“原来太公阴符在你手里,你是奇门遁的人。”顿了顿才继续说道,“不过将军的内伤好像有些严重还是先养养伤吧。”

    威压渐渐撤去,令狐远缓缓地开口道,“巫先生果然见多识广,我今日来是想问巫先生,巫族为何要抓如意?虽然先生与巫族决裂,但也是一族同源总会知道些什么的,何况先生之前也想要了如意的命。”

    “这个乃是天机不可泄露。不过将军身上的内伤除了高深的武功还有巫咒的痕迹。内伤治不了,但巫咒可以帮你解了。”巫尤清冷地说道。

    “条件是?”令狐远看着巫尤的眼睛说道。

    “令狐将军倒是很懂规矩。”巫尤抿着嘴,“借太公阴符一观。传说太公阴符可以召唤十万鬼兵,破阵十万,不知可否属实。”

    “民间多有杜撰,巫先生还信这些无稽之谈。”

    “我们巫族有通灵术,是可以感召神灵的。难道这也是无稽之谈?”巫尤反问道。

    “是与不是先生心里清楚,既然如此那我还是不解了吧。”令狐远说完挥袖转身欲走。

    “这么小气?给你解了,先欠着。”巫尤闲淡地说。

    令狐远从偏殿出来,青墨立刻跟上来,微微躬身,低声道:“将军,你的伤?”

    令狐远摆摆手,神色宁定,淡淡道,“无妨。”

    “将军何苦要瞒着姑娘。”青墨不解的说道。

    令狐远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半晌道:“派人密切注意着,尽可能保护她。”

    “喏。”

    “不过她能处理的,让她自己解决。”

    “喏。”

    “明天别再说漏嘴了。”令狐远嘱咐道。

    说话间两人已到了正殿门口。一阶阶的高阶之上,有个俏丽的身影正倚在殿门边瞧着他们。

    “不用等明天了,有什么要说漏嘴的今天说吧?”如意清脆的声音响在寂静的夜色里。

    “你没睡着啊?”令狐远倒也没有被发现的窘迫和慌乱,依旧镇定自若的一级一级的走上来,“外面风大,进屋说吧。”

    进了大殿,如意瞧着脸色苍白的令狐远,额角似还有被汗浸湿的痕迹。

    “你受伤了?”如意诧异且有些担忧地问道。

    青墨见瞒不住,就如实招了供,“将军想要帮姑娘解决巫族的事,昨天夜里,将军去见巫族新派来的大巫咸,结果中了巫咒,回来时又中了埋伏,受了内伤。”说道最后声音细如蚊蝇。

    “多话。”令狐远不悦的说道。青墨立刻噤声不敢再多言。

    “放心,我没事。养两天就好了。”令狐远安抚地说道。

    “刚才巫尤把巫咒给你解了吗?”如意一脸忧心地看着令狐远道。

    “你现在这耳力都快赶上武功高手了。”令狐远玩笑地说道。

    “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还给我用沉香。”如意嗔怪地说道。

    “只是有助你安眠,倒也没别的。”令狐远淡淡地笑道。

    “以后别再瞒我,巫族的事,我们再想办法,还有你为什么会遇到埋伏?”如意问道。

    这一次令狐远却没有立刻回答,想了想才说道,“我身上有件我师父的遗物,小师妹对我有误会,对师父的死一直耿耿于怀,她想要拿走师父的遗物。”

    “不能说清楚吗?”

    “可能很难吧。”

    这一次两人同时沉默,只余烛心噼啪地燃烧声。

    接下来的日子,如意专心的准备着王兄的生辰宴。

    每一样安排如意都要亲自过问,参加的宾客名单是否周全,各国使者国君的食宿安排,以及桌次排位。怎么才能让宾主尽欢,宾至如归,确实是一门大学问。

    好在有令狐远协助帮忙,帮着如意协调各种事宜。

    与其说是一场生辰宴,更像是一场各国领导政要的大聚会,受邀各诸侯国听说魏国的国君要亲自前往祝贺,更是把此当做风向标,即便自己不便前来的,也都派了最高礼遇的使者。

    一时齐国风头大盛。

    如意看着魏罂的随行名单有些头疼,王后待产没有随行倒是正常,但是随行却不是赢芸,而是一个叫春桃的春长使,据说还住在自己原来住的韶华殿。不知道这个魏罂又要整出什么事来。

    除了春长使,还有作为保驾随行的庞涓,但是来访名单上却对令狐远只字未提,真是面子上一点也不想圆过去。

    如意虽然是主管操持着生辰宴,但后宫之事终究还是应该王兄的后宫之人来,所以如意时常也会去找虞娟之聊一聊准备的事。

    如意瞧着虞姬给王兄绣的屏风也收了尾,突然想到自己还没有给王兄准备礼物。时间这么短真不知道给王兄准备什么礼物才好。

    如意打虞姬那回来就一直在苦思冥想,到底要准备一个什么样的礼物才能既不落俗套,还有新意。

    如意边走边想,都没留神前面有人,直到咚的一声撞上一堵结实的肉墙,才揉着鼻子,抬头委屈地看着令狐远道,“看着我撞上来,也不提醒我一声。”

    “有美人投怀送抱,我为何还要提醒?”令狐远眉目含情,嘴角含笑地说道。

    “你最近真是越来越贫,之前真是错看了你。”如意后退一步,脱离那个温暖地怀抱。

    令狐远看着后退了一步的如意,眼神微暗了一下,倒也没再继续说笑,只是微笑地说道,“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