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八十六章 赴宴途中
    一支车队沿着大道缓缓前行,共有数十量辎车,百来仆从,还有不少佩剑士兵。看起来气势颇为浩荡。

    魏罂坐在居中的辎车里闭目养神。春长使作为唯一随行的姬妾自然是无比骄傲自豪的,虽然内心激动,但也不敢太过表现,只得安静地靠在一边的车壁上,不敢打扰魏罂休息。

    车架猛然一顿,车队突然停了下来。因为骤停,车内众人身形不稳,一阵东倒西歪,案上摆放的东西也跌落大半。春长使没有防备惊呼一声,一下子跌到魏罂身上。

    魏罂看着眼前放大的脸,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的光芒,厉声喝道,“放肆,出去。”

    春长使一下子就红了眼眶,委委屈屈地抽抽搭搭。正好康明走到车外隔着车帘汇报道,“王上,前面路中晕倒了一个女子。”

    “还不下去。”魏罂冷声对春长使说道。

    春长使只得挪着身子,挑开帘子下了辎车,坐到了后面一辆辎车中去了。

    魏罂这才毫不犹豫地冷声吩咐康明道,“丢到路边,继续前行。”

    “可是王上,这女子腰间挂着这个。”康明说着将手里的东西递进车里。

    魏罂接过来定睛一看,却当场愣住,这是一个镂空雕刻的兔子形玉佩,自己也有一块一模一样的。还是当年他们都还小时,父王赏赐给他和如意一人一块的。

    一个路边女人身上怎么会有如意的东西?魏罂急切地挑开车帘,看着康明问道,“难道是如意?”

    “并不是如意姑娘,是一个陌生女子,穿着郑国的服饰,长相颇为明艳。”康明如实地答道。

    魏罂眼中露出失望之色,但是依然跳下马车亲自前去查看。

    魏罂走到车队最前方,果然瞧见官道中央,黄土地上躺着一个女子,姿容明艳,只是此时面色苍白,唇无血色,似是病了或是受了什么伤。

    魏罂有些失望地说道,“抬到医师的车上,叫随行医师给她查看一下病情,继续赶路。”

    魏罂回到自己的辎车上,没一会儿,车队就缓缓启动,继续前行。

    这一次魏罂没有心思再闭目养神,而是出神地摩挲把玩着手里的玉佩。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行至一处山脚旁,山体形似一个美人发髻,山脚旁溪水潺潺,游鱼如梭,景致极佳。正适合车队停驻修整。

    魏罂叫停了车队,然后又叫来了康明,“刚才捡到的那个女子是什么病?”

    “回王上,医师说是内伤所致,伤的有些严重,怕是武功不低。留着她会不会有危险。现下我已命人将她严密看管起来了。”康明谨慎地回道。

    “醒了吗?”

    “还未醒。”

    “给她治治伤,救醒她。我有话要问她,但是也要小心防备些。”魏罂想了想说道。

    “喏。”康明答完,转身向车队后面的辎车去了。

    午膳就是在小溪边解决的,虽然是长途跋涉,但是魏罂的食宿依然讲究,士兵从小溪中逮来了鱼,架火烤制,然后还有小灶现煮制的饭食。

    魏罂叫人将小几摆在小溪边的一块平整的巨石上,拿着匕箸赏着风景优雅而食,鹿脯菘菜,几只烤鱼,一碗白饭。

    待魏罂吃完,走到溪边洗了手,返回辎车,康明走过来汇报道,“王上,那女子已经醒了,只是伤势还颇为严重,不能走动。”

    魏罂想了想朝车队后面走了过去,看着车厢里躺着的女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只是望着魏罂不说话,眼神警惕而又戒备,像一只随时准备扑出去的豹子。

    魏罂继续问道:“你的玉佩是哪来的?”说着晃了一下手中的玉佩。

    女子立刻伸手欲夺。魏罂却立刻收回了手,女子连空气都没有抓到。

    女子依然不说话,只是戒备地看着魏罂。

    魏罂见问不出什么,转身就回了自己的辎车,吩咐康明密切注意着那个女子,然后继续赶路。

    魏罂想着,距离齐国都城临淄,还有两天的路程,有时间慢慢的问,不急在一时。

    路上魏罂不是叫康明去询问该女子的身份,就是派春长使去套话,但是那个女子始终都是不言不语。

    无论是威逼还是利诱,那女子都不为所动,说道后来连眼皮都不抬一下了,大家也都没有办法。

    直到进入了临淄地界,快到了临淄城,那女子才开了口。

    “我叫叶觅。”女子缓声说道,谨慎地看着魏罂。

    魏罂听着这个名字有些耳熟,试探地问道:“你认识如意吗?”

    “认识。”那女子回答了两个字后就又不说话了。无论再问什么都只是戒备地看着对方。

    魏罂没办法只得带着她进了临淄城。

    临淄城城门处盘查的很是严格,一队士兵站在城门处对进出的人员一一盘查。

    魏罂的车队到达城门时也停留了一段时间,康明递交了国书和通关文牒,城门处的士兵对照着宾客名单一一对照,走到车队后面发现倒数第二辆辎车里多了一名女子不在名单之上。

    城门校尉长立刻走到魏罂的辎车旁,恭敬有礼的解释道,“魏候莫怪,因为我们齐侯生辰大宴四方,来的多位各国国君或是使者,为了确保大家安全,以防有人混进来所以最近的盘查都很严格,还请告知后面车厢里不在名单上的女子是谁?”

    魏罂一时语塞,人家的要求并不过分,这么多人来,盘查的严格些也是对大家的人身安全负责,可是问到自己私带的人,魏罂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魏罂想了想,也顾不得颜面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新纳的姬妾。”

    这句话倒是让人浮想联翩,半路上就又新纳了个姬妾,这是多急不可耐啊。

    魏候荒淫无度的名声不胫而走。

    齐侯对魏罂一行人给予了最高的礼遇入住了国宾馆“梧宫”。

    “将军,齐侯已经入住了梧宫。”青墨朝令狐远汇报道。

    令狐远站在如意的紫竹苑院中一株桃树下,桃树枝上已经抽出点点粉色的花苞,看着煞是喜人。

    还没待令狐远想好怎么去见魏罂。青峰疾步而来。

    “将军,你叫我查的徐公,只能查到他是河图门的门主,其他的背景什么都没有查到。”青峰一丝不苟地说道。

    令狐远蹙着眉,心想,这个徐公还真是不简单。河图门也是个不简单的存在,渗透在各国的政治经济中,哪国都能看见河图门的影子,虽说是个杀手组织,可是做的却不是单纯的刺客的事。

    青峰表情有些古怪,顿了顿又说道,“表小姐又去了奇门遁,联合了门中长老,想要逼将军交出太公阴符并且让位。”

    “唉,我这个小师妹。”令狐远悠悠地一声叹息。

    如意打外面回来,正好听见令狐远站在桃花树下一声叹息。如意含笑地说道,“怎么在叹气?难道是在伤春悲秋。”

    令狐远见如意回来,朝青墨青峰打了个手势,两人立刻会意撤了下去。

    如意走过来,看着离开的两人不解的问道,“怎么看我一来就走?难道我是洪水猛兽?”

    “有这么漂亮的猛兽吗?我怎么不知道?他们当然是怕妨碍我们沟通啊。”令狐远说着走进一步。

    “大白天的有什么妨碍的?”如意没好气地说道。

    “那这么说晚上才妨碍哦?”令狐远尾音上挑,一脸温柔醉人地看着如意。

    “你故意打岔,有事情瞒着我?”如意这一次不为所动,一脸认真地看着令狐远。

    令狐远见如意忽然认真起来,慢慢地收敛起了醉人地笑容换作无奈地笑道,“怎么什么都瞒不过你啊,不要这么聪明,柔弱一些让我来替你解决不好吗?”

    “那还是我吗?”如意摸摸鼻子小声地说道。

    令狐远一听一脸宠溺无奈地笑了。

    “徐公是河图门的门主。”

    如意一听心里咯噔一下,难道他想要的承诺是微型电脑和晶石?那样的话自己无论如何是不能给的,不说之前师父的嘱托,就说这两件东西的性质,如果让现在的世人所得,那必然是一场轩然大波,历史将会改写,搞不好还会生灵涂炭。

    “聂政还没回来,不知道他会不会有危险?”如意突然想到那日聂政去追他师父后一直还没有回来,不会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吧。

    “你还有心思操心别人,聂政不会有事的,不过他应该是不知道河图门内部的事。”令狐远说道。

    “我知道,他应该是不认识他们门主的,不然那日在莺歌坊见到徐公,聂政不会是毫无反应的。”如意倒是颇信任聂政的说道。

    “令狐,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情报网,你能帮聂政找到家人吗?他还有一个母亲和姐姐在齐国。”如意接着说道。

    令狐远看了如意一会儿才微微笑着说道,“好,我尽力。”不管自己的为难,不管自己是否有麻烦,只想换你一笑。

    只见桃花树下的少女嫣然而笑,仿若蹁跹飞舞地蝴蝶,生动而又美好。

    繁华乱世,只为你倾尽天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