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八十七章 谈琴
    这日天气很好,阳光明媚。

    田因齐刚下完早朝回到瑞正宫,如意正在宫中等着和他商讨宴会事宜。

    就听有人通报说是有个琴师求见齐侯。

    齐侯刚想说不见,如意倒颇感兴趣的说道,“琴艺很好吗?”如意想着会不会这个琴师就是历史上的有名的弹琴谏齐王和讽齐王纳谏的邹忌?

    田因齐见王妹对这个琴师有兴趣,遂让侍从带了进来。

    “参见大王。”来人是一个青年男子,长相甚为俊美,其美貌与徐公不相上下,唯一不同的是这人眼神清亮,一副光明磊落,刚正不阿的样子。

    “你叫什么名字?”田因齐问道。

    “平民邹忌。”青年回答的不卑不亢,见如意一直看他也没有不悦和回避。

    如意心中暗自赞赏,果然是历史名人,清风朗月,王兄得他相助真是有幸。

    “在下擅长音律,不若为大王演奏一曲。”邹忌毫不怯场地说道。

    “好啊。”如意倒是爽快的应道。难得听美男弹琴,如意想着若以后拜了相位,恐怕再难听到了。

    田因齐见如意想听遂朝着邹忌点点头。田因齐其实并不是很待见这个邹忌的,不过是个琴师,却表现的像个大贤一样。

    邹忌自身后取下自己背着的琴至于案几上,轻轻拨弄了两下琴弦以作试音,随即琴音如涓涓细流一般倾泻而出。时而轩昂激越,时而高山流水,一个个音符跳动在指尖。初听琴音让人为之一震,细听却又有种壮志难酬之绪。

    待一曲完毕,如意才从琴声中回过神来,“先生是有何壮志难酬之志?”

    “早有耳闻公主极善音律,没想到还是在下的知音。”邹忌不似一般恭维,说得极其自然诚恳,“不若公主谈上一曲,以慰在下的仰慕之情。

    田因齐刚想要呵斥邹忌的无礼要求,却看着如意已走到琴边试音。

    如意端坐琴边,两只白净修长的素手搭在琴弦之上,圆润地指尖轻触琴弦。轻拢慢捻抹复挑,一曲清音倾泻出金戈铁马刀枪鸣,泉水叮咚莺语啼。大弦嘈嘈,小弦切切,大珠小珠落玉盘。

    “公主琴弹得真好。”邹忌由衷地赞道。

    田因齐却勃然不悦,手按向腰间的佩剑说道,“先生,没有深察情况,怎么知道我王妹琴弹得好呢?”田因齐有些担心这来路不明的的琴师对如意有所企图,会对如意不利,立刻警惕了起来。

    邹忌缓缓地笑道,“那大弦象征君主浑厚和暖,小弦象征国相清亮明晰,手指控弦很稳,放开的又很舒缓,象征政令,和谐的声音,高低相辅,曲折回旋互不相扰,象征着四时。”

    如意含笑地说道,“先生倒是很懂音律啊。”

    邹忌接着说道,“何止音律,大凡治理国家,安定人民的道理都蕴含在音律之中。”

    田因齐又有些不悦,“若论五音成律的道理,可能没有人能赶得上先生,但这治理国家,安定人民又与这音律有什么关系?”

    “声音往复而不絮乱,则政治清明,上下前后连接沟通,则国祚延续不致灭亡。所以说琴声调和则国家治理。”邹忌又道。不见任何畏缩之色,不见任何张狂之色,态度始终如一。

    “说的好。”如意拍手赞道。

    田因齐这才卸下防备,认真一琢磨可不正是此理,这是一个不可多得人才啊。

    两人又就纳谏,整顿吏治,广开言路等方针政策进行了探讨,一谈就是半天,两厢相谈甚欢。

    竖日早朝,田因齐拜邹忌为相。任用田忌为将,孙膑为军师,针对卿大夫专权,国力不强之弊。铁腕整肃吏治,修明法治,选贤任能。

    如意在院中找了一圈令狐远,发现令狐远并不在院中,想是去梧宫见魏罂,倒也没在意。

    晚间,田因齐设宴为魏罂等先到的国君使者接风洗尘。

    如意站在后殿候着,瞧着魏罂等人一一入了坐。却迟迟未见令狐远的身影。

    如意瞧着魏罂身边坐的春长使和身后站着的一个明艳的陌生女子,这搭配有些奇怪。

    如意仔细看了看魏罂身后站着的女子,深眼窝,有些异族风情,但是并不认识。如意自嘲地一笑,也是,自己都离开了那么久了,也许是魏罂新纳的姬妾呢。如意转头不再关心那个陌生女子。

    你不关心别人,别人可能很关心你。那个陌生女子也正在满大殿的寻找着如意的身影。

    不一会儿,田因齐来了看着还站在外面的如意说道,“怎么还不进去?”

    “我在等令狐远。”如意说着还朝外面张望了一下。

    “先进去吧,进去等。”田因齐怕如意着凉,拉着如意进了大殿,落了座。如意的位置在田因齐右下方。与魏罂正好是相对而坐。自从如意落座就一直觉得有道强烈的视线紧锁着她不放,如意无奈落落大方的抬头回视回去,结果发现还不是一道视线,而是三道。

    对面的三个人都在盯着自己看。如意表示头很大。

    田因齐见来人都差不多落了座,就开始了提酒。

    “今天这第一杯酒,敬远道而来的客人。”说着转头对着魏罂举了举杯,“魏候,感谢不远千里亲自前来参加我的生辰宴。今天为魏候接风洗尘。”说完一仰头一饮而尽。

    田因齐拿起酒壶又将酒樽满上,端了起来,“这第二杯酒感谢上苍让我与妹妹团圆。”说着朝如意一举杯,仰头一饮而尽。

    如意也只能跟着一饮而尽。

    田因齐拿起酒壶又将酒樽满上,端了起来,“这第三杯酒,敬大周王朝,敬周天子。”

    台下各国使者对齐侯一下子都肃然起敬起来,周朝国力贫弱势微,齐侯还想着周天子,都道齐侯是个贤君。

    随即气氛便热烈了起来,各国使者推杯换盏,相互敬酒,借此沟通感情,套套情报。中间则是歌舞娉婷,鼓瑟吹笙。

    如意有些担心令狐远,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而对面的魏罂一桌更是冷清,一副生人勿进,与世隔绝的样子。

    魏罂一直看着如意然后一杯酒接着一杯酒的喝,连旁边倒酒的春长使都倒的手酸了,不停的偷偷地甩手。

    如意一开始还会觉得过意不去,冲着魏罂意思意思地举举杯。后来见他一杯接着一杯的也就懒得再理会。

    可是有人好像并不想这样放过她。酒过三巡,魏罂突然站起身,对着田因齐举杯道,“齐侯,不知贵国的长公主可有婚配?寡人愿意求取之。”

    一语激起千层浪,原本热闹地要靠喊才能交流的大殿,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如意也一下子就醒了酒,坐直了身子,脸色不善地看着魏罂。可是魏罂并不看他,只是看着田因齐等待答复。

    田因齐当然知道妹妹地心思,也绝不会拿妹妹地幸福开玩笑,只是这大殿之上,魏罂突然发难,还真有些难以应对。

    如意也不等田因齐想好措辞,直接站了起来看着魏罂说道,“我母亲早亡,我在母亲亡故之时发过宏愿,三十岁之前绝不嫁人,为母守孝。”

    大殿里之余如意清越的声音掷地有声。

    大家谁也没料到,如意会这般决绝,对自己这般狠。就连田因齐眼中都闪过一丝错愕。

    魏罂一瞬不瞬地看着如意,面无表情之下又似有太多情绪。

    如意起身出了大殿。如意心绪烦闷,沿着小路一阵快走,现在的如意经过勤加苦练,无论是功夫还是身体素质都不可同日而语了。

    等魏罂追上她来时,如意都已经走到了后花园。

    “你真的就这么不愿意吗?”魏罂有些受伤地问道。

    “魏候,我们早就把话说清楚了,你何苦再来纠缠?”如意也不示弱,看着魏罂质问道。

    被如意这么一抢白魏罂也来了脾气,“你就不担心令狐远?”

    “你把他怎么了?”如意惊疑地问道。

    “我没把他怎么了,但是我可以把他怎么了。”魏罂俊美地脸上一脸的邪魅,不屑地回道。

    如意联想到今晚并没有出现的令狐远,一下子就有些心慌,正所谓关心则乱。“你卑鄙。”如意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卑鄙?我为了你去争夺王位,只是想要护你在羽翼之下,护你一世长安。我为你受尽相思,我为你顶住压力,不顾一切的想要迎娶你,立你为后,甚至枉顾父王当年与秦王的誓约和遗言。到头来却成了我卑鄙。”魏罂说的伤情,俊美的脸上一片哀伤。

    如意被魏罂伤感地情绪感染,叹息一声,说道,“你我终究无缘,你这又是何苦来哉。”

    魏罂望着如意渐渐走远的背影,心如刀割,心下一片死灰。

    如意被刚才的情绪感染,心中有些伤感,一路上都是心事重重。但是将要进入紫竹苑时,如意却感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如意立刻警惕起来,小心谨慎地屏气凝神挨着院墙探身进了院门。

    夜幕沉沉,微星淡月,层云翻滚,毫无春日的和煦之气。

    如意借着微弱的月光依稀辨认出月影下有一男一女正在院子中央对峙,男的正是住在自己偏院里的巫尤,而那女的却是刚才大殿之上站在魏罂身后的那个陌生的异族女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