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八十八章 前世今生
    如意看着院子中的两个人一时没明白怎么回事。那个陌生女子怎么就跑到了自己的院子里,难道是替魏罂打抱不平,可是不对啊,如果是魏罂的姬妾不是应该很高兴少了自己这么一个竞争对手吗?

    两人都没有看如意,只是专心的对峙,比拼内力,周围气压很低,如意虽然不懂内功,但也能感受到由内而外的压迫感。

    “师兄,这功夫一点也没荒废啊?”陌生女子清冷的声音自高空中响起,带着阵阵回音。

    如意正好奇明明人在地上怎么声音却从空中传来,就感到一阵刺耳的嗡鸣震得人耳膜刺痛难忍。

    如意赶紧捂上耳朵张开嘴,但却并不能缓解刺痛感。

    正待如意忍受不了的时候,一双温厚地大掌捂上如意的耳朵。“屏气凝神,心念归一。”低沉的声音自耳边响起。

    如意抬头看去,只见令狐远像天神一样从天而降,用内功抵抗着这灌注着内力的魔音,为自己撑起了一片天地。

    如意不再觉得耳膜刺痛,再抬头看对峙的两人,似乎都耗费大量的精力,气息都有了细小的波动。

    过了半晌,两人才急速地向后退了几步。

    那女子谁也不看,只盯着巫尤说道,“师兄跟我回去吧。师父早就消了气了。”

    “我那天就猜来的人可能是你,没想到还真是你,那个地方我是不会再回去了。”巫尤脸色似乎又白了几分。

    “他毕竟是你的父亲啊,你真的为了师姐可以做到这步田地?可是师姐已经死了啊。”女子声音减低,说到最后有些伤感。

    “住嘴!她没有死。”巫尤厉声呵斥道。

    “师兄,师父一直在等你回去,师父他已经老了。”女子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继续劝道。

    “巫心,我是不会回去的。还有关于如意的事叫他也不要再插手了。”巫尤看着那女子冷冷地说道。

    巫心抿着嘴,咬着下唇,一瞬不瞬地盯着巫尤,“这话师兄还是亲自去和师父说吧。”然后巫心转头看着如意,手里晃了晃一个雕花兔子形玉佩,“你若是还想让叶觅活着,就乖乖地跟我走。”说完也不再停留,转身驾着轻功飞走了。

    如意转身望着令狐远说道,“叶觅有危险?她想做什么?”

    “这个女人武功了得,我那天就是中得她的巫咒。这就是巫族新派来抓你的人。”令狐远看着如意说道。

    巫尤抚着胸口咳嗽了两声,也没说话转身就朝着偏院走了。

    “巫先生。”如意想要叫住巫尤。

    但巫尤干脆直接的回道,“我不会说的。”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如意和令狐远两人面面相觑。

    如意摸摸耳朵说道,“我没想问别的,只是想问问他的伤。”

    令狐远含笑着捋顺了如意耳边的碎发说道,“走吧,你这还得勤加练习啊。”

    夜里如意一夜未眠,叶觅恐怕是又被她连累了。她得想办法去救她。

    如意早早地起床去练武,到了武场,发现令狐远比她到的还早。

    练完功如意擦着汗和令狐远一起回了紫竹苑,发现巫尤的侍从也是车夫正等在偏殿的小院门口。

    “公主,我家公子有事找你。”侍从谦逊的说道。

    如意与令狐远对视一眼便随着侍从向院里走去,令狐远也紧随其后。可是刚一到院门令狐远就被侍从拦了下来。“将军请止步,我家公子有要事与公主单独相商。”

    如意只得一个人走进了院子。院子还是她的院子,偏殿还是她的偏殿,可是不知怎么自从巫尤住进来,这里就透着一股阴森之感。

    如意瞧着这大白天依然昏暗的室内,心里高度警惕了起来。

    巫尤自阴影中走了出来,不客气地坐在正厅的主坐上,然后抬头看着如意依然站在门边,挑着眉用暗哑的声音说道:“怎么不坐?”

    如意打量了一下巫尤,发现他脸色更加苍白,精神也不太好,想是昨天夜里受的伤有些重。如意这才慢慢的走到座位上坐下,“巫先生找我有什么事?你的伤?”

    巫尤直视着如意看了许久,才缓缓开口,“我的伤不要紧。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

    如意一听此话,心中一凛。但面上不显,不接话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巫尤观察了一下如意继续说道,“你有改变乾坤之能,我之前想要杀你,也是因为你的存在有违天道,将会影响整个人类的运势。”

    如意一听心里咯噔一下,看来他知道自己不属于这个时代了,自己辛苦隐瞒了这么久,居然这么容易就被他看穿了吗?

    “你不用怀疑,我们巫族观天象占星辰,上达神明,下为黎明。为人消灾避祸,治病救人。当然也会为了整个人类的命运杀你。”巫尤的声音清冷而又平板的说道,许是因为受伤的原因,略有些沙哑。

    如意心思百转千回,不承认也不否认的说道,“那你为何后来又不杀我了?”

    巫尤并没有直接回答如意的问题而是说道,“你的存在虽然有违天道,但并不是不再纲常之中。你与她实为一个人但又不是一个人。若为善念便可免于灾祸。”

    “我不懂。”如意不解地看着巫尤。

    “前世和今生。她是你的前世,你是她的今生。”巫尤慢慢地说道,说完竟咳嗽了两声,脸色更苍白了几分。

    如意听完突然陷入了沉思,看来自己真的不是无缘无故的穿越而来。这个如意就是自己的前世。难怪自己会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之感。

    巫尤打断了如意的思绪,“不过你现在有生命之忧。由于你那段缺失的记忆,你与她并未很好的完全融合在一起。你是不是偶尔想起些什么就会有头晕之感?”

    “是。”

    “若不根治,你很快会心力衰竭而亡。”

    “怎么会这样,我以为只是之前的记忆在恢复过程中的正常现象。”

    “我可以救你,目前还缺几味药和药引。”

    如意也是懂医术的,在山上随鬼谷学习了那么久,不是疑难杂症也是会治的,鬼谷的金针之术那是天下闻名的。可是现在涉及的领域有些玄幻。巫族本身就是个神秘所在。他能准确的说出自己的来历莫不是真的如他所说。

    “那我要如何?”

    “等我配好药,自会找你。”巫尤说完站起来,似是下了逐客令。

    “那你可知道叶觅有没有事情?”如意试探地问道。

    “巫族不养闲人,惩罚是少不了的,生命之忧倒也不至于。不过那个巫心,你还要小心些,她可是诡计多端。”

    “你的伤需要什么治伤的药,尽管跟我说。”如意看着巫尤越发苍白的脸色有些于心不忍地说道。

    从巫尤那处出来,如意心绪不明,她要怎么跟令狐远解释,关于她的身份真的可以告诉他吗?他喜欢的到底是原来的如意还是现在的如意?

    回到正殿果然见令狐远已经摆好早饭在等自己。

    令狐远看着如意有些苍白的脸色有些担忧的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我只是有些担心叶觅。”如意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说实话。

    令狐远看了一会如意问道,“真的没事?”

    如意差点让令狐远看得心虚,长长的睫毛眨啊眨,无辜地说道,“能有什么事啊?”

    令狐远笑笑,没有作答,垂下眼帘专心地挑拣着桌上的饭菜,浓密的睫毛密密地遮盖了眼眸,让人看不出心思,晨光将他本有些苍白的脸色微微映红。他细心挑选了如意爱吃的菜夹到如意碗中。

    如意趁机偷偷瞥着他的表情,却什么表情都没看出来。

    如意闷闷地将一口菜放进嘴里咀嚼,却没有吃出往日的香甜。虽然令狐远没有说什么,但是她就是觉得令狐远有些不快。

    可是她不能事事依赖于他,前天让他帮忙去寻聂政的亲人,事后她就觉得很后悔,这里毕竟是齐国,他一个魏国的将军在齐国本就多有不便,而今魏罂对他的态度更是让他在魏国行走都难上加难,自己还要让他帮忙。他都自顾不暇了,自己又怎么能再去给他添麻烦。她必须要自己强大起来,有属于自己的队伍。

    如意边想边囫囵地往嘴里趴着饭,“嘎嘣”一声,如意捂着腮,脸都皱到了一起。

    令狐远赶紧探过身来,拉下如意的手,想要查看一下。如意摆摆手不好意思的向后挪了挪,然后张嘴吐出一颗坚硬的豆子。

    令狐远的俊颜上展开了淡淡地笑意,这次夹了一个软糯的团子给如意,“既然大事不用我管,那吃饭这样的小事我来替你把关。”

    如意看着那张俊颜上如沐春风般的笑意,眸光细碎,在光线的映衬下像是闪闪的钻石,晃得人睁不开眼。

    如意自认为不是一个肤浅的人,喜欢一个人应该是喜欢他的内在。外表皆是浮云,经过岁月的洗礼,那终将只是个皮囊,可是现在自己这双挪不开的眼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