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八十九章 技击勇士
    齐侯的生辰宴开的隆重盛大,又热闹又有意思。各国使者皆是赞不绝口。百姓也都交口相赞,赞齐侯英明神武,赞长公主聪慧娴孝。

    齐国在各国中的声望一下子就高了起来。

    魏罂被如意据婚后倒是也没再为难如意,只是神色稍显落寞。生辰宴结束后便匆匆的走了。据说是王后赢曼要生了。

    如意倒也没心思关心这些,生辰宴结束后,令狐远也要走了。这段日子的相处,使得如意开始习惯了令狐远时常陪在身边,倒显得有些依赖起他来了。

    如意看着一旁忙碌着帮令狐远准备行装的夏荷,心里竟有些惆怅。这一别不知要多久才能再见。那天自己在夜宴上推脱搪塞魏罂的话,不知后来令狐远听说后是什么反应。将近十年的光阴,令狐远会等自己吗?也不仅仅是十年,他们还隔着一个时空,隔着一个轮回。

    夏荷有些看不下去如意这自怨自艾的样子,说道,“小姐,你既然这么舍不得将军,干脆随他一起离开得了。”

    如意从沉思中醒神,“我哪有舍不得,我只是在想还有什么要给我娘带的东西不,还有要不要将她接过来。”

    夏荷哪里信如意的这套说词,撇撇嘴小声的嘟囔道,“小姐哪都软,就嘴硬。”

    如意又神游去了没听见夏荷说得,可正好令狐远进来,听见了夏荷的话,笑着说道,“什么软啊硬啊?”

    如意这才又一次回神,看着一旁偷笑的夏荷和刚进来一脸笑意的令狐远,迷茫不解地说道:“你们在笑什么啊?”

    夏荷知道两人肯定有话要说,识趣的退了出去,“你们聊,我去瞧瞧锅里炖的鸭子嘴可有软糯。”然后笑着出去了。

    令狐远听了则笑弯了腰。

    如意则一脸问号地看着两人有这么好笑吗?不就是炖了一锅鸭汤嘛,当然是肉质软糯了才好吃啊。

    令狐远敛了敛笑容走到如意身边说道,“我明天就要走了。”

    “我知道。”

    “没有什么话对我说吗?”

    “一路顺风,保重身体。”

    “……”

    令狐远心想,夏荷说得没错,果然就嘴硬。那只能自己来尝尝是否软糯了。

    如意还没明白令狐远为何会突然沉默,忽觉眼前一暗,某人英俊不凡的脸已经压了下来,投出一片优美的阴影,如意一头撞进了令狐远幽深漆黑的眼瞳里,四周气息如醇酒般流动,如意怔怔地看着不住放大的俊颜……

    “将军,东西都收拾好了。”青墨突兀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一室的旖旎。青墨从来没这么恨过自己这么没有眼色,怎么进来的就这么是时候呢。一会儿会不会被将军暴尸荒野啊。青墨一分钟也不敢多待的逃出了大殿。

    令狐远最终只是蜻蜓点水的在如意额头上一吻,然后含笑地说道,“盖个章,宣誓一下主权,免得总有人存着觊觎之心。”

    如意心里想到,这个人什么时候也开始腹黑起来了。

    令狐远临走时给了如意一把短佩剑,剑柄上雕刻着一双蛟龙,剑鞘上刻着复杂的图腾文字。剑身玄铁而铸,轻盈如燕,薄如寒光,刃似秋霜,锋利无比。最主要的是令狐远说,“关键时可以防身救命。”可是刀剑的作用不都是如此嘛?

    令狐远走后,如意又忙活了起来。

    这几日巫尤都没有出过院子,如意也不想去打扰。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目前齐国国力弱小,积弊已深,这些年被周边各国吞去了多少土地。王兄想要励志图强,就必须要建立起一支自己的队伍,而她也需要一支自己的队伍,然后去救叶觅。

    如意在脑海里想了一下,魏国当年因吴起建立起了一支重装精锐步兵的队伍名曰武卒,而威震天下。创下了“大战七十二,全胜六十四,其余均解”的丰功伟绩。

    那她要建立一支什么样的队伍才能与之匹敌。如意联想到现代的军种有最强优势的大概就是特种部队。那她为何不能在古代也建一支特种部队。

    如意去找王兄说起此事,田因其想了想说道:“你说的这个兵种和我们齐国现在的技击有些像但又不完全像。目前齐国的兵制也是招募雇佣制常备军,经过训练考核获得勇士爵位的成为持戟之士常驻五都。”

    “那这勇士考核需要哪些技能?”

    “骑马射箭等一些技能。”

    “若是考校的内容多一些全面一些,加入个人武艺,分能力敌合则布阵,经过严格的军事训练,训练实战搏杀的作战能力。再加上严明的军纪,强大的统帅,假以时日应该可以和魏国的武卒相匹敌。”如意头头是道地说道。

    “王妹说的很有道理。现在齐国国力尚弱,不足以和魏国抗衡,周边小国也多有侵扰,是应该加强兵力扩充兵员。只是军晌是一笔大的开销,以目前的库银来说很难负担的起。王妹有什么好的法子吗?”田因齐想到这现实的难处不得不说道。

    “这倒是急不得,还是应该先增强国力,发展农业生产,让百姓先填饱肚子。发展商业,我看咱们临淄就很繁华,若是五都都如临淄一般,那我们齐国就强盛了。还有一点我们的武器装备过于落后,还需要改良武器,更新装备。”如意缓缓地踱着步一边思索着一边说道。

    “王妹说的是,我得赶紧记下来。”田因齐快步走到案几旁拿起笔来挥笔而书,然后边写边说道,“不过现在选些武功高手作为禁卫队倒是当务之急。尤其是你身边还没有人保护。”

    “那既然是王兄说了,我就不客气了啊,我现在确实需要人手。过两天我就开始组织挑人。”

    “当然没问题。”

    如意得了王兄的首肯就开始着手选拔一只属于自己的禁卫队。而恰好此时聂政也回来了。聂政于武功造诣上那是要远远高于她。这件事交给聂政再好不过了。

    而聂政自回来以后情绪并不高,他一路追踪范天寿但一直没有找到,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其实他内心里也并不知道到底为什么去追范天寿。一开始他以为自己是恨范天寿的,是想要去报仇的,可是当他怎么也找不到范天寿时,内心又是满满地失落,可能他不过就是想要问范天寿一句话吧,到底有没有真的疼爱过他。还是自始至终都只当他是一个棋子。

    如意明白聂政的想法,但是她也并不擅长安慰人,除了给他安排些任务分散一下注意力,就只能是帮他尽快找到亲人。

    这日天光正好,如意正打算在院中种些药草,忽见一只白鸽从空中盘旋一圈降落在院中的桃树枝上,还调皮的啄了一口刚冒头的花骨朵。

    如意含笑地走过去,轻抚着白鸽的头说道,“怎么跟你的主人一样蔫坏,用个时髦的词来说就是腹黑。”

    如意自白鸽腿上取下短信,然后又进屋拿了些水米喂给白鸽,白鸽吃完东西倒是乖巧地等在树枝上。

    如意则回屋去写回信。信里说聂政的姐姐可能是嫁到了即墨,母亲有可能也在那里。

    如意倒也没什么可回复的除了一些日常叮嘱倒也不知道还要说些什么。

    如意拿着写好的信出来却见白鸽已经飞到了殿门边的廊柱上,如意绑好了信将白鸽送回了天空,转身之际正瞧见桃树底下,一地的花骨朵。

    如意失笑地看着飞远的白鸽,心说道,“真是个淘气鬼,下次一定要跟你的主人告状。”

    如意没敢现在就将这个消息告诉聂政,怕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这几日临淄城中央广场上正在进行着擂台比武,选拔技击勇士。考查之全面前所未有,骑马射箭,格斗搏击,游泳摔跤,武艺剑术,据说除了这些,公主还加了一条需要政审,要绝对忠心。

    最终经过层层筛选,轮换淘汰,选出了五十人的一个小队。虽然人少了点,但胜在都是精英。

    如意将人选上报给了王兄。田因齐连连称赞,笑着说道,“可惜了你是女儿身,不然将兵权交给你,我也放心。”

    “王兄说的这是哪得话,用人不疑嘛,你的那几员大将都是虎狼之将,定能带领齐国走向强盛的。我就是先帮王兄训练些未来的将才教官,为以后整肃军纪做准备。”如意笑脸一板假装严肃地说。

    “好,好,都依你,真是说不过你。”田因齐笑眯眯地说道。

    如意将军事武艺的训练交给了聂政,如意模拟着现代化的军事训练又增加很多新的内容,关于兵法理论则是如意亲自教授,怎么自己也是鬼谷的关门弟子。如意对于教学方面从不藏私,如果单兵作战能力强,那么合在一起则应该是强上加强,当然这也少不了核心凝聚力。

    如意为了培养感情让大家同吃同住,有时候如意也会和他们一起吃饭,一起训练。很快成果就显现了出来,别的不说,如意的功夫倒是长了不少。

    时间过得飞快,连日来的训练给一张张原本青涩的面孔镀上了一层血色坚韧的光芒。如意无比感慨的想到为什么新生开学第一件事就是要军训,那时候还颇为不理解,但是现在想来这就是要磨练大家的毅力和坚韧不拔的精神,有了坚韧的毅力才能在枯燥的学海中渡到彼岸。只是现在再想起从前就如同黄粱一梦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