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九十章 即墨一游
    又过了几日如意终于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聂政的姐姐就在即墨。如意找来聂政告诉了他这个好消息。

    聂政不敢置信的看着如意。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无比惊愕地瞅着如意,“真的找到了嘛?”说完一句,自己又反复地囔囔了好几遍,像是要确认什么。

    “明天我们就去即墨。去找你姐姐和母亲。”如意笑意暖暖地说道。

    聂政一听明天就去,反而紧张了起来,不停地搓着手,来回地走着。

    如意实在看不下去,走过去把聂政按在座位上,说道,“好啦,你转的我头晕。”

    “我……”聂政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迷惘不安地抬眼看着如意,一脸的无措。

    “我都懂,下午你不用去校场操练了,去准备准备东西,买些礼物吧。”其实如意很能体会聂政的心情。如果在现代还在孤儿院时有人告诉她,她的亲生父母找到了,她大概也会和聂政一样的反应吧。惊愕、不安、无措还有一点迷惘……

    聂政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是个侠义之士。她是真心的喜欢聂政这孩子,也真心的拿她当弟弟看。所以她希望聂政能快乐起来。

    竖日一早,如意带着夏荷和聂政,以及新招募的五十个勇士去了即墨。毕竟新招的人还没训练多久,田因齐不放心又加派了一些侍卫。

    如意本来想要轻装简从,顺便锻炼一下新招的人,结果变成一队人马浩浩荡荡。

    即墨在东海之滨,是一个海滨之城。

    路途遥远行了四日,才快到了即墨。空气中弥漫着淡淡地咸涩的味道。

    虽然一路颠簸,但是如意心里很高兴,难得有机会能在这个世界到处走走转转。在现代的时候她去过青岛是个很美的海滨城市,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即墨又会是什么样子。

    在快进入即墨城的路上便能看见开垦整齐的田地,绿油油的麦苗已经抽芽。进入即墨城,虽比不得临淄的繁华,但胜在街市干净整洁,百姓悠然自得。倒也是个宜居之城。

    如意本就是私事来访,没有惊扰当地官员,亦没有去拜访即墨大夫。一进城就找了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聂政去走访查找他姐姐的住处了。如意就和夏荷扮上男装在即墨城里闲逛。

    即墨城里的商业还是挺发达的,毕竟也是齐国的五都之一,重要的港口城市。自古就有齐冠带衣履天下人之美称,即墨自然也差不到哪去。

    如意走进即墨最大的一家布庄,名叫东海布庄,里面各种绢绡、素缟、纱纺、绮罗、绸,各色布料应有尽有。店小二正在招待前面的客人,如意就随便闲逛着,只听小二边比划边给客人介绍,交流似乎不太顺畅。

    如意抬眼仔细看了看那个客人,是一名长相普通的中年男子,穿着打扮倒是一身贵气,说的语言不是七国通用的雅言,倒是有些口音的齐国方言。

    夏荷在一旁小声地说道,“这么贵气怎么不会说雅言呢?”

    如意笑笑,叫来了一名新晋招募的勇士,名曰伯溪,鲁国人,是一个瘦弱机灵的少年,十七八的年纪,并不像其他勇士那样看起来就是强壮勇猛的样子。伯溪最大的优势就是能说会道,通晓七国方言又能很好地转换成雅言。

    雅言是这个时代的通用语,东周定都洛邑后,以洛邑地方方言为基础发展起来的。《诗》、《书》、执礼皆雅言。贵族、士族、外交人员、行走列国的人士皆通雅言。

    如意只懂雅言并不懂方言,若以后想要在各国行走,有个翻译那是必不可少的。这个少年也是她派人多方寻找才找来的。

    伯溪与那个客人一番交流后才知道,那人叫朴海,但是发音却像是披尤切,是从朝鲜西渡而来,由于之前往来采办多说齐国方言学得自然也是齐国话。

    伯溪帮助店小二和那个客人谈成了买卖双方都很是高兴。那个朴海更是要请如意喝酒。

    酒肆里朴海热情的介绍道,说自己是第一次来即墨采办,以后还会常来,今后还请如意多多关照之类的等等。

    如意心里想,这朝鲜人的热情真是亘古不变啊。

    如意靠着伯溪的翻译,也和朴海聊了很多,由朴海口中了解到,原来齐桓公姜小白、管仲时,就与朝鲜商贸往来频繁。只是近些年多有战乱才渐渐地少了起来。

    如意心思活络立刻想到,那不就是最早的海上丝绸之路嘛,如果现在重新建立商贸往来,重启海上丝绸之路,齐国不就能很快富裕起来。

    如意又详细了解了一些朝鲜的情况,暗暗记在心中。

    如意对自己的重大发现很是兴奋,回了客栈立刻给王兄修书一封,详细的说了情况和自己的想法,快马加鞭地送回了临淄。

    送信的人前脚刚走,客栈的门又被敲响。

    夏荷打开房门,这次门口站得却是那个店小二手里拎着礼盒,身后还跟着个小跟班抱着两批上好的冰纨绮绣。

    “我家掌柜的知道今天的大买卖是公子帮忙谈成的,定要我前来感谢公子,都怪小的刚从鲁国来齐国,齐国话学的不精,差点误了大事,多亏公子帮忙。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还望公子笑纳。”店小二的一番话说得甚是谦虚,边说边将东西拿进屋放在了案几之上。

    如意想要推辞却也不好推辞了,真是会做生意的买卖人。

    如意只得叫夏荷收下礼物。

    店小二回了东海布庄,一路向内走去,走到内院堂庭方才停了下来,只见自屏风后转出一个人来,一张俊美无涛的脸。正是多日不见踪迹的徐公。

    “她手下礼物了?”徐公缓缓地问道,声音慵懒。

    “收下了,门主。”店小二战战兢兢地回道。

    “你自下去领惩罚吧,在齐国境内经商不懂得齐国方言,这不是让别人怀疑吗?她这是现在心思都在那个朝鲜人身上,还没想通其中关节,否则对你就不是惩罚这么简单了。”声音依然慵懒,但听着却让人不寒而栗。

    店小二一句也不敢说,赶紧退了出去。

    日暮时分,聂政才回了客栈。

    如意看着聂政沉默不语关心的问道,“怎么了?找到你姐姐了吗?”

    聂政默了默才说道,“找到了,姐姐现在过得挺好。”

    “过得好,你不是应该高兴吗?怎么还闷闷不乐的。”如意不解地问道。

    聂政顿了顿才闷声地说道,“我想,既然姐姐过得挺好的,我还有必要去打扰她的生活吗?”

    如意没想到这小子心思竟这么细腻敏感,久未见面有时候不打扰更是一种尊重,可这是他最亲近的人,当然要另当别论,“如果你姐姐知道你还活着,而且还过得很好,她岂不是更高兴,她一高兴,过得会更好,生活就更加完满了。”

    聂政想了想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那我明天去见她。”

    “你先去送个信,让她有个心理准备。省得明天你突然出现再惊吓到她。”

    竖日一早,如意陪着聂政去见了他姐姐。聂政的姐姐住在即墨城外东几十里的一个小渔村,村民靠捕鱼为生,日子不算富裕,但是也能自给自足。

    聂政的姐姐名叫聂蓉,姿容中庸,腿脚有力,盘着大辫子,一身粗布短打衣,远远地就在村口迎着,不停地张望着,直到看见了聂政,一双泪眼红了眼眶,拉着聂政不停的问,“你真的是我弟弟吗?你过得好不好?”

    那心酸场面看得夏荷跑一旁偷偷地抹泪去了,如意更是联想到自己的身世,心下酸涩。

    就连聂政都红着眼眶和姐姐相拥着哭了好久。哭过以后聂蓉一看还跟着好些人,赶紧往家里请。乡下人的质朴一下子就显了出来。

    村里家家户户都晾晒着渔网,墙头挂着鱼干和一些海带之类的海藻,女人们都是一身粗布短打的衣裳,有的在织补渔网,有的在挑拣鱼虾,村里很少看见男人,大概都在海上捕鱼吧。

    女人们瞧着有外人进村,虽然如意已经尽量打扮低调,但是一身长裙打扮就已经够吸引村民们的瞩目了,自是都要瞧上几眼,甚至有人悄悄地说道,“瞧那姑娘,皮肤嫩的都能掐出水来。”“瞧那小哥,也长得水灵的。”

    更有大胆的妇人直接趴在墙头上喊道:“莫家媳妇,这是家里来客人了?”

    “是的嘞,我弟弟来了。”聂蓉高兴的回话道。

    “没听说你还有个弟弟嘞。”妇人的大嗓门,恨不得整个村子都能听到。

    “是嘞,小时候走丢了,刚找回来的。”聂姐姐说着又要激动。

    聂政怕姐姐再伤怀,赶紧扶住姐姐问道,“姐姐,你可知道母亲现在在哪?”

    聂蓉叹息一声,才慢慢地说道,“小时候的事,估计你也不记得了,我们家住在离这十里的洪村,我一直劝母亲搬来和我一起住,但母亲怕你回来找不到家,一直都不肯来,就守在家里等你,母亲若知道你回来了一定会高兴坏的。”

    ————————————————

    有话说:东周迁都洛邑后,就是今天的洛阳,洛邑的方言就成了整个东周的雅言基础。孔子弟子三千来自各国,他就是用的雅言授课的。各国贵族士族,还有各国游荡混官职,给人做门客的都懂雅言,所以彼此交流不成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