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九十一章 认亲
    晌午时分,聂政的姐姐留着大家吃饭,自然也是想和弟弟多待些时候。如意欣然应了。

    “姑娘一看就是心善之人,阿政在你手下干活,我放心。”聂蓉一脸感激地拉着如意说道。

    “聂政他……”如意刚想说聂政他不是我手下,就收到了聂政略带乞求的眼神,她只得接着说道,“他是个好孩子,我也当他是弟弟。”

    聂蓉一听高兴地合不拢嘴。聂政感激地朝如意点点头。

    聂蓉一个人忙活着午饭,说什么也不让如意他们帮忙,只说,“你们出去转转吧,虽说乡下没啥好的,但是海边的风景还不错。”然后就推着聂政带如意出门。

    聂政带着如意和夏荷出了村朝东走了不远,就看见水天一色的碧波。水清滩平,沙细如粉,色泽如金,湛蓝的海水配着金色的沙滩,浪花一下下地拍打着岸边,远处有白帆点点,一下子就让人心情放松了起来。

    “谢谢你,如意。”聂政闷头走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如意看着聂政眺望远方的眸子,心里有些心疼这个少年,曾经这是个多么骄傲地少年,现如今却变得这般沉默寡言。经历岁月的洗礼,改变的不仅是容颜,还有那颗未老却历经沧桑的心,磨平了棱角,磨光了粗粝,只剩下一颗圆滑且包裹着坚硬老茧地心。成长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如意也转头眺望着远方,“你看那些渔船,满载的不仅仅是鱼虾,还是满载着一家人的幸福。”

    聂政转头看着如意,表情先是有些不解,后来却慢慢嘴角上扬,扬起一个温暖地弧度。

    夏荷看着这细软的沙子实在诱人,忍不住跑到沙滩上去了,边走边低头拾起什么。

    “小姐,你看我捡到了什么,全是好看地贝壳。”夏荷兴奋地跳着脚挥舞着胳膊招呼着如意。

    如意被夏荷感染拉着聂政也跑到了海滩上。三个人笑闹做一团。

    玩累了三个人并排着躺在沙滩上望着天空中的云卷云舒。

    “真好,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夏荷感慨地说。

    聂政望着天嘴角含笑没有说话。

    如意则转过头看看两人,然后含笑着在心里说道,“其实是我要说谢谢,有你们在身边真好,让来到这个世界后,生活有了重新开始的意义。”

    三个人休息够了起身准备回去吃饭。

    如意边拍着身上的沙子边说道,“聂政,下午去看完你母亲,不如你就陪你母亲和蓉姐姐住几天。”

    “不用了,现在你身边都是新人我不放心,等过段时间我再来看他们就是。”聂政一口回绝道。

    如意见聂政说的坚决,笑了笑,也就不再劝了。

    如意回头最后看了一眼蓝天大海和沙滩,却突然面色一凝。远处的海滩上那白花花的一片是什么?

    “你们看,那白花花的一片是什么?”如意指给其他两人看。

    夏荷和聂政定睛一看,也都不认识地摇了摇头。

    “走,我们过去看看。”三人踩着松软的沙滩,深一脚浅一脚地朝那片白色走去。

    松软的沙子要比硬土地难走很多,费力也费时。虽然刚到春天,天气还不热,海风呼呼地吹着,但是海边的太阳却要比别处晒很多。

    走了一会儿如意就觉得后背微微发热,脸颊发烫。再经微凉的海风一吹。怕是再走一会儿就得伤了风。

    好在是终于走到了,如意蹲下来用手轻轻地捏了一些放在掌心,仔细一看,都是一粒粒的粗糙小晶体,有些还惨杂着褐色。如意这才想到,这可能是盐吧,放到嘴边舔了舔果然咸咸的涩涩的。

    “原来是盐。”如意说道。

    如意左右看了看并未见有人看管,沙滩的那边是茂密的树林。这个位置大概是个死角,如果不下到海滩上来很难看见这片盐池。

    从管仲开始就已经实行“官山海”政策,盐铁由国家专营,不允许私人买卖。

    但这片盐池显然是私设的,并不是官府管制的。

    回去的路上,如意就一直在想这些事情。战国的中后期,各国不再是讲究仁义道德的攻伐战,多是灭国的歼灭战。战争的增加,军队的扩张,一次战争就能导致人口的锐减。使得现在很多政令不明,举措不时,本事不理。看来还得仔细调查一下是谁私设的盐池。

    回到村里,聂蓉做的咸鱼干焖饭,还有一锅海菜汤。

    “这个季节没有青菜,姑娘就将就的吃些吧。”聂蓉给如意盛了晚饭,又添了碗汤。

    海菜汤倒是味道很鲜美,只是那咸鱼饭,如意有些吃不惯,咸鱼太咸,还有些腥。但是看在蓉姐姐盛情款待的份,如意也勉强吃了一碗。估计这咸鱼饭搁在平时蓉姐姐都不见的舍得吃。

    吃过午饭,蓉姐姐带着他们去十里外的洪村。村子很小,村里人靠种着几亩薄田生活。村子的最西头一间破旧的石头房就是聂政家。

    聂政的母亲杨氏显得非常苍老,满脸的皱纹,眼睛似乎还不太好,一双手像老树皮一般颤颤巍巍地摸上聂政的脸颊,“你真的是我的娃啊。”

    其实如意听不太懂老太太在说什么。此情此景也就只适合彼此慰藉多年心灵上的空虚,说什么都不重要了。

    从洪村出来,老太太一直跟出村头还舍不得回去。

    “要不你留下吧。”如意瞧着依然站在村口张望的老人心下不是滋味。

    起初聂政还坚持要跟如意回去,可看在老母亲那恋恋不舍的目光实在是不忍心让母亲再为自己难过。

    最后聂政咬着牙点点头说道,“好,我陪母亲两天就去找你,我会尽快将母亲安置好。”

    如意又将自己的钱袋递给聂政,“需要用钱的地方多,有备无患。”

    聂政也没客气收了钱袋回到母亲身边,搀着母亲回去了。

    而蓉姐要在天黑前赶回自己的家,顺路和如意他们走上了一段路。

    蓉姐看出弟弟似乎是挺在意如意的,但是她们家这条件确实也没有说话的余地,只得说道,“姑娘是个好人。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一路上,如意与蓉姐聊起海边的盐池来,想了解一下到底是谁私设的盐池。

    “你说那盐池啊?我们也不知道是谁设的盐池,只知道过段时间就会来收一次盐,为了怕我们告密,买通了我们村长,我们村的人用盐可以不花钱。大家为了贪这点便宜就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都不说了。”蓉姐姐如实相告。

    “谁来晾晒这些盐啊?”

    “当然是村长他们一家了,据说每个月会给他们一些工钱。晒盐又不费事,谁不愿意干啊!有时候出海忙,就会让村里人帮忙,然后再分些钱给大家。大家都愿意的很。”蓉姐姐边说边掀开车帘向外张望着是否到了临村的路口,“停停停,我到了,还是马车快啊。回城的路还有一段,姑娘慢走。”说着就迈着粗壮的小腿跳下了马车。

    “姐姐,等一等”如意将一袋粮食递给了聂蓉,“若是给钱,我知姐姐是定不会要的,这就是些粮食。过些日子我再来看姐姐。”

    聂蓉掂了掂手上的一小袋粮食,够她家吃上一个月的,知道不好再推脱,只好收下,直到看着马车走远了,才抱着粮食回去了。

    “小姐,你不是准备的钱吗?怎么最后又给的粮食啊?”夏荷不解的问如意。

    “先不说我给钱,蓉姐姐肯定不会要,我若给钱,蓉姐姐家突然富裕起来,将来还怎么在村里生活,四邻八舍又会怎么看蓉姐姐。大家生活都差不多,不会有人为难你,若有人冒尖,定会为大多数人不容的。到时候给蓉姐姐家招来麻烦,岂不是害了她。”如意一点点的掰扯给夏荷听。

    其实如意还有一点没有跟夏荷说,就是大恩即是大仇,施者居高临下,受之者心有戚戚,均知恩重如山报之不易,长久则会成为双方的负担。所谓大恩不言谢大抵也就是这个意思。若受之一方不起贪心则罢,若在起些别的心思反而是害了他们。

    平淡的生活未必不好。

    “下次来,我们再多带些米,要不再分给乡亲们一些。”如意想了想又接着说道,“下次来,就别穿裙子了,省得大家看咱俩怪异。”

    “小姐,还要来啊?”夏荷苦着一张脸说道,“那下次咱们带些食材自己做饭吧,我看小姐中午都没吃多少。”

    如意含着笑意,伸出食指刮了一下夏荷的小鼻子,“你是自己不爱吃那咸鱼干焖饭吧。”

    夏荷不好意思的一笑,“小姐也不爱吃嘛,对了,小姐为什么还要再来啊?”

    “调查那片盐池,鱼盐之利必须要重新掌握在国家之手。国之命脉不能旁落。”

    如意的话音刚落,就听见迎面有马车驶来的声音,而且速度还挺快。如意的车夫赶紧往一边靠了靠,避让对面的马车。

    如意顺着被风吹起来的车窗窗帘望去,那马车很是普通但是奇怪的是呼啸而过时,车帘纹丝不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