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九十二章 再访渔村
    过了两日,如意换了身男装又去了那个小渔村,这次来的巧刚坐下聊了没几句,正好赶上聂蓉的男人捕鱼回来。

    那男人身高八尺,一脸黝黑,颧骨略高,说起话来瓮声瓮气。看着倒是一个实在人。

    那男人一听说如意问盐池的事,赶紧拉着蓉姐走到一旁,“你咋跟外人说起这个,这可是掉脑袋的事。”

    “这是我弟弟的家主,也不好搪塞啊。”蓉姐一听掉脑袋倒也有些犹豫了。

    “你啥时候找到弟弟的?”那男人小声地问道。

    “就是前两日啊。”

    “别再是个套子?”男人想了想小声说道。

    聂蓉一听说到她弟弟,立刻有些不高兴地说道,“不会,肯定是我亲弟弟,长得和我早逝的父亲一个样。”

    那男人不再说话,聂蓉拉着他向如意介绍道,“这是我们当家的,叫莫三。”

    如意当然看出莫三的犹疑,站起来说道,“我知道莫三哥的顾虑,这是杀头掉脑袋的大事。但是我也查过法典,杀头的是主谋,你们最多算是个知情不报。莫三哥你想想,若是这卖盐的是其他国家的奸细,用卖盐的钱来攻打我们齐国,到时候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到那时莫三哥还怕掉脑袋吗?”如意说的浅显易懂,入木三分。

    莫三果然面露动摇之色,不似刚才那般戒备。

    如意再接再厉,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最后莫三才勉强的透露道,两天前应该就是他们收盐的日子,再来收盐怕是要等上个把月了。

    如意立刻想到两天前在村口碰上的马车。难道是那辆马车上的人。如意仔细的回想着那辆马车有什么特殊的标记之类的,什么也没有想起来,那估计只能从那个车帘的特殊布料着手了。

    如意沉凝着没有说话,眉头紧蹙,嘴唇微抿,表情很是严肃。

    莫三看着如意不怒自威的表情有些惴惴不安,难道他刚才说错了什么。夏荷见自家小姐似乎吓到了莫三哥,赶紧从身后碰了碰如意,如意这才从沉凝中回过神来。

    如意看了看莫三,又瞅了瞅聂蓉,表情严肃认真的叮嘱道,“莫三哥,蓉姐,咱们先不要打草惊蛇,你俩千万不要漏出什么破绽,如果他们的人提前来了,就去通知聂政,他自会报我。”

    “我斗胆问一句,小公子是什么人啊?”莫三鼓起勇气问道。聂蓉则赶紧在一旁拦下自家男人,“你瞎问什么啊?公子自然是办正事的人。”

    如意笑了笑看着两人说道,“蓉姐说得对,我是办正事的,绝不会误了你们。”

    莫三被如意坦荡的笑容晃得有些不好意思,“公子别误会,乡下人不懂什么国家大事,都只想着能活着,填饱肚子就行。”

    “我知道,若是大家都富裕了,自然也不会贪那点小便宜的。还是国家没让大家过上好日子。”如意毕竟来自现代,没有什么等级观念,说完倒也没觉得什么,可却吓坏了身边的人。

    莫三一听如意这么说吓得可是不敢吭声了,生怕如意再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来,“公子莫要这么说,小民可没有这意思,不敢挑国君的不是。”

    聂蓉也心有戚戚焉,这姑娘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看来来头不小啊,弟弟跟在她身边,若是再喜欢上她……唉,这以后苦日子在后头呢。

    晌午时分,聂政安顿好母亲,听说如意在姐姐那,赶来和她汇合。

    聂蓉见弟弟来了赶紧拉着莫三介绍,“这是我弟弟,这是你姐夫。”

    两人有一瞬的尴尬,但很快朴实的捕鱼汉子就笑了,“欢迎阿弟回家。”

    “嗯,姐夫好。”聂政脸颊微微一红叫道。

    一家人团聚,本应该叫人多待些时候,培养一下感情,共享一下天伦。可是私设盐池一事千头万绪,还没有眉目,如意此时身边能干放心的人又不多,只得叫人家再次分离。

    回去的路上,如意看着聂政说道,“你打算怎么安顿你母亲啊?我们还要在即墨待一段时间,不若把你母亲先接过来,也方便你照顾。”

    “母亲年岁大了,我怕她会住不习惯,容我再想一想吧。”聂政这次倒没有立刻回绝。

    到了客栈,如意吩咐聂政带些人去即墨城各个布庄打听一下有没有一种不容易被风吹起来的黑色的布。

    聂政走了不多时,客栈的房门再次被敲响。

    夏荷拉开门一看却愣住了,门外站着两个人,一个是上次请他们喝酒的中年外国人朴海,另一个是个年轻的公子哥,那俊美程度不亚于魏罂,那帅气程度可以匹敌令狐远,那脸如刀削,眉目如画,鼻梁高挺,棱角分明的唇。

    朴海叽了咕噜地说了一通,夏荷都没有反应,有些呆呆地看着朴海身后的人。

    那年轻公子倒也没有什么不悦之色,只是含笑地朝着夏荷轻点了一下头。

    “夏荷,门口是谁啊?怎么不让进来?”如意见夏荷迟迟没有动静才从里间走了出来。

    夏荷这才如梦初醒般,将两人让进屋来。可是听不懂怎么办?夏荷又跑去找伯溪了。

    朴海看着如意咧嘴一笑,叽了咕噜地说了一通,还伸手朝身旁的年轻公子比划了一下,似是在做介绍。

    如意看见那年轻男子倒是也颇为讶异,竟然有人将俊美和帅气这么完美结合在一起的人,看着让人既赏心悦目,又很舒服。

    那年轻公子看着如意眼中也俱是惊艳之色。如意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张开以后,再加上那一身的气韵,那美倒真是倾国倾城。

    “我叫朴智舜。”年轻公子忽然开口道,虽然说的有些生硬,但确实是雅言。

    “你会说雅言?我叫如意。”如意回道。

    正好此时夏荷带着伯溪敲门进来,这才交流顺畅了起来,如意这才知道,原来那个年轻的公子也只会一句雅言就是自我介绍。

    通过伯溪的翻译,如意这才知道这个年轻的公子才是真正的买家,才是真正的大老板。这次来也是感谢如意,顺便谈生意的。

    “和我谈生意?我没有什么生意可和你们谈的啊?”如意不解的说道。

    “我们还会在即墨住些日子,若姑娘想到了什么好生意,可以随时来找我们,我们住在三里客栈。”朴海叽了呱啦地说道。

    “我想学雅言,可以让这位小公子教我雅言吗?”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年轻公子忽然开口说道。伯溪翻译给如意听。

    如意笑了笑说道,“这个我做不了主,你要问伯溪,看他是否愿意教你,当然价钱你也得和他谈。”如意可不想让伯溪吃亏,提前把钱说在前头。

    最后伯溪和两人商订每天教两人一个时辰,时间随伯溪的时间而定,价钱日结。

    如意有些怀疑他们是不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那他们想要的生意又会是什么呢?

    晚上,聂政回来跟如意汇报道,“我找遍了全城的布庄,也没有找到姑娘说的那种布,只有一家说有一种类似的,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那种。”

    “什么样的?你可有带回样品来?”如意急切地问道。

    “店家说是在库房需要找一找,因为不常有人买,后来就不再进货了,目前大概只剩一匹了。让明天去取。”聂政说道。

    “是哪家店?明天我随你一起去取。”如意问道。

    “是城西门边的一家小布庄,说来也奇怪,一开始还有一家说有类似的布料,就是即墨城最大的布庄,东海布庄,但是小二进去找了一圈又说没有了,说是他记错了,可是这种布料极为特殊又怎么会记错了呢?”聂政说道。

    如意想了想说道,“你说的没错,确实很奇怪。明天也去东海布庄看看。”

    “好了,快去休息吧,累了一天了。”如意含笑地说道。

    聂政点点头,转身出了房门,两扇门扉缓缓地关上,聂政站在门外一瞬不瞬地看着如意蹙着眉支肘在案几上,眼神里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心疼,很想上前伸手抚平如意那蹙起的眉头。

    门扉关上,聂政才如梦初醒般震惊于自己刚才的想法,然后仿若见鬼一般疾步回了自己的房间。

    夏荷收拾着近来买的一些东西,突然看见上次那布庄的店小二送来的礼盒还有打开,遂拿给如意催着如意打开看看。

    如意想着心事漫不经心的打开礼盒,发现里面还有一个精致的花雕檀木匣子,散发着幽幽的檀香。如意这才收敛心神,专心的打开木匣子,只见木匣里装着一个鸡蛋大小的夜明珠。

    如意不知怎么一下就想到了那日在临淄夜市上的那家珠宝铺子,那架多宝阁上也有一个相似的鸡蛋大小的夜明珠。虽然这世间相似的东西很多,夜明珠虽然名贵,但也不至于就那一颗。但是如意还是打算明日就退回去。就算不是那颗夜明珠,这珠子的价值也着实贵重了一些。举手之劳换这么贵重的礼,有些说不过去。

    夏荷在一旁惊呼一声,“这么大的夜明珠,色泽这么均匀,还泛着莹润地淡紫色光芒。这绝对是上上之品啊。”

    如意盖上木匣,笑着看着夏荷说道,“没想到,我们家夏荷对珠宝还颇有研究,很懂货嘛。”

    “小姐又打趣我。”夏荷嘟着嘴说道,却是一脸的可爱。

    如意将木匣子又装回礼盒递给夏荷,“明天一起还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