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九十三章 诱饵
    竖日,阳春三月,日光融融。

    如意吃过早饭就带着聂政和夏荷出了门,先去了城西的那家小布庄。布庄的小二将一匹黑色的布拿了出了。

    如意一看这布类似于现代的帆布,棉麻粗硬,密织厚实,然后外面又涂着一层特殊的染料。和那日那辆马车的车帘很是相似。

    “这布是在哪里进的货啊?还有吗?”如意看着小二问道。

    “客官,仅此一匹了,因为这布料太硬颜色又不好看不适合裁衣,所以几乎都没人买。进了两匹一直也没卖出去过,那匹布让我们老板拿去做了一个雨搭,就剩这一匹了。”小二摊摊手无奈地说道。

    “这布料可以防雨?”

    “客官,你看外面这层染料,有一点防雨的作用,不会立刻被雨浸湿。”小二翻着布料给如意看。

    如意一看立刻动了心思,这布料功能性这么强竟然没有人买,这有点像现代的防雨布。

    “你问问你家老板还能不能进货,我想要买一些这种布,越多越好。”如意摩挲着布料,想着若是能改良一下用到军中做个帐篷或者做成一种特殊服装,倒是很适合在丛林中穿着。

    “我们老板出远门了,要一个月之后回来。但是估计也是不能了,这布是一个外国人提供的,后来销量不行,我们就不进货了,那人也就再也没来过了。”小二回忆了一下说道。

    “是哪国人?”

    “我也说不好。好像是中山国。”小二挠挠头不太确定的说道。

    “中山国不是被灭国了嘛?”

    “那也可能是赵国或者是燕国,我也记不太清了,实在是说不好。”小二想了想还是不确定的说道。

    没办法,打听不出更有用的东西,如意只得付钱走人。

    如意一行又去了即墨城最大的布庄,东海布庄。上次来如意没仔细看,这次抬头仔细看了眼写着店名的牌匾,东海布庄四个大字写得还真是飘逸洒脱。

    走进布庄,店小二一看是如意,赶紧热情恭谨的迎了出来,“姑娘又来了,要买什么布吗?一定给姑娘最便宜的价。”

    如意笑了笑,拿出礼盒放在柜台上,“小二,我是来还礼物的,这礼物太贵重,我不能收。”

    小二则是一脸为难地看着如意,“姑娘若是不收,我可怎么跟我们掌柜的交代啊。”

    如意淡淡地一笑,“那要不把你们掌柜的请出来,我来和他说。”

    小二一下子有些语塞,虽说掌柜的就在后院,但他可不敢做主,上次的惩罚还记忆犹新。

    小二只得回道,“很不巧,掌柜的不在。”

    如意倒也不为难小二,让聂政将那匹布拿过来递给小二瞧一瞧,“这种布不知道你们店能不能买到,我想要买个两百匹。”

    小二摸着布料,眼珠子滴溜一转,立刻说道,“这种布料很特殊,我并没见过,我得问问掌柜的,若是能买到,我再通知姑娘可好。”

    如意笑笑点点头道,“好啊,那就拜托了。”然后转身就出了布庄。

    小二见如意的马车走远,才拎着礼盒跑进后院内堂堂厅,“门主,她将礼物退了回来。”

    徐公正斜倚在榻上看书,室内熏香袅袅,红泥小炉还“咕噜咕噜”地正沸着,茶香四溢,混合着熏香别有一番意味。

    徐公缓缓地坐正身子,慵懒地“咦”了一声,自言自语地嘀咕道,“那日看她盯着这颗夜明珠看了好久,想来应该是喜欢的,怎么又退了回来。真是女人心海底针。”

    徐公嘀咕完似乎才想起来小二还站在那,就随口说道,“放那儿吧。”

    “门主,还有一事禀报。”小二恭敬地弯腰行礼道。

    “说。”徐公只是抬了抬眼皮,随意地应道。

    “她想要买两百匹黑玉布。”

    “两百匹?”徐公蹙着眉,心里想到,难道是他想错了,她找黑玉布并不是发现了什么,只是单纯的需要?虽然徐公也没想明白黑玉布和盐池的联系,但一向谨慎地徐公,当发现如意在找黑玉布,立刻觉察出一丝危险,联想到聂政最近找到的失散的姐姐在花渔村,那花渔村里的盐池是不是被发现了,秉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原则,徐公立刻切断了和花渔村的联系,停止了交易。

    “回绝她,就说没见过,没找到。”徐公想了想说道。不管怎么说还是不要掉以轻心的好,毕竟培植一方势力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要因小失了大。虽然这确实是个大买卖。

    小二心里可惜,这么大的买卖说不要就不要,真是可惜,库房里那批黑玉布只能暗无天日的积压着了。但是这是门主的决定,他也不能说什么。应了声就转身出去忙活了。

    徐公等小二走后,站起来拿起那颗夜明珠反复摩挲把玩着。

    出了布庄,马车上夏荷车窗帘一脸艳羡地看着街边一座富丽堂皇的建筑,竟“咕咚”一声咽了口水。

    如意新奇夏荷怎么看着一座建筑就能咽了口水,遂也望了出去,只见雕檐映日,碧瓦朱甍,门匾上写着万和斋三个苍劲有力大字,竟是一座酒楼。

    如意看差不多也到了午饭时候,这几日一直在忙,还没来得及尝尝当地的特色,不若就去吃顿好的,遂叫停马车,去了万和斋。

    店里的伙计将三人引至二楼的雅座。夏荷一脸兴奋的对如意说道,“小姐,你真好,怎么知道我想来这家吃饭的。据说他家的油爆海螺片和黄鱼炖豆腐那是一绝。”

    如意笑着回道,“你那口水声,半个即墨城都能听到了。我还能不知道吗?”

    夏荷不好意思地说道,“民以食为天,人之常情嘛。”

    聂政在一旁也笑了。就连小伙计都笑着说道,“姑娘真是懂行,你说的这两道都是我家的招牌菜,还有一道香酥鸡也是一绝。不若给三位就来这三道招牌菜尝尝,保准你们吃一次想来第二次。”

    三人也不浪费,点了三道菜,再加一份鱼丸汤,三碗饭。等着上菜的间隙,大厅中间有个小台子,还有唱小曲的艺人献唱。如意不禁失笑,这不就是现代的音乐餐吧吗?原来自古就有。唱的曲子大多都是诗经里的。

    如意漫不经心的听着,这诗经不用谱子就能唱出韵来。

    菜一会儿就上去了,小伙计说了句,“请慢用。”就下去招待别的客人了。可能如意她们来得早,人还没有坐满,过了一会儿就呼啦上来了好多人,一楼大厅,二楼雅座及雅间都坐满了。再来人就只能等位了。

    夏荷一边把一根鸡骨头吐出来,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看见了吧,小姐。这家酒楼火得很,来晚了都没有地方的。据说雅间都需要提前预约的。”

    如意瞧着吃得满嘴满手都是油的夏荷,像一只偷了馋的小花猫一样,好笑地说道,“我们都是跟着夏荷才能有口福的,你说你这个小吃货是不是把即墨城的好吃的都摸清楚了。”

    “也没全摸清楚,但是至少可以带着小姐吃上五六天不带重样的。”夏荷傲娇地说道。

    聂政终于忍不住的笑道,“夏荷,我总算想明白你这身上的肉是怎么长得了。”

    “你居然说我胖。”夏荷假装横眉冷目地去抢聂政想要夹起来的鸡翅膀,聂政筷子伸到哪,她就挡在哪,还一边嘀咕道,“我让你说我胖,就不让你吃。”

    搞得聂政不得不求饶道,“我没说你胖啊,我是说你圆润可爱啊。”

    夏荷这才罢休。一餐饭在愉快的气氛里吃完,盘光碗净,大家都吃的很撑。如意叫来小伙计结账,却被告知已经有位公子帮她们结过账了。

    如意好奇是谁帮她们结的账,遂问道,“不知是哪位公子,我们也好感激一二。”

    伙计也是有眼色的,“那位公子说了,若姑娘想要感谢的话,就领姑娘到雅间。若是不姑娘想得话,就当是萍水相逢的缘分。”

    这话说的滴水不漏,使得如意更是好奇,会是谁在雅间等着自己呢。

    如意遂着伙计走进雅间,怎么也没想到坐在雅间里的人会是那个朝鲜人朴智舜,一身儒雅的月白色长衫,使得整个人看上去像是散发着莹润地光泽,帅气逼人。

    “没想到会是朴公子。真是感谢了。”如意正发愁现在伯溪不在身边要怎么才能和他交流。

    “不客气。”说得是雅言,虽然生硬,但是也像模像样的。

    “我才找伯溪上课回来,没想到会遇到姑娘。”朴智舜又接着说道。

    如意没想到他学的竟然这么快,竟然就会说两句了。如意见桌上一盘盘还没有动过的饭菜,应该是才来不久还没有吃饭,遂也不便多打扰地说道,“公子用饭吧,我们也就不多打扰了。谢谢公子的雅意。”

    从雅间出来,夏荷小声地嘀咕道,“这人还真是奢侈啊,一个人点了一桌子的菜,吃得完吗?一道菜吃一口也就饱了。”

    “别背后议论人是非,小心被人听到。”如意小声地对夏荷说道。别说夏荷,其实如意也有些好奇,一个人点那么一桌子的菜,这是多大的排场。看来这个人怕是也身份不简单。搞不好在朝鲜也是贵族之类的。

    如意上马车前不经意地抬头又看向二层临街的包间,恰好看见朴智舜也站在窗边看着她,见她看上来,还朝她微微一笑,那笑容真是要颠倒众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