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九十四章 蟋蟀
    如意回了客栈倒也无事可做,刚洗洗涮涮准备午休,王兄的加急快报就送了过来。

    王兄嘱咐她行事要小心谨慎,一定要注意安全。关于通商的事,已经在朝会上讨论通过了。

    如意很是高兴,没想到王兄动作还挺快。

    如意歇过午觉,还没完全清醒,房门就再次被人敲响。如意这间是个里外的套间,正好夏荷在外间,如意就没急着起身。

    只听门口的人说道,“姑娘要找的布料,我们掌柜的也没见过,我们掌柜的觉得姑娘这点小忙都没帮上心下甚是难安,所以特叫我送来这个。”声音正是东海布庄的店小二。

    店小二拿出一个巴掌大的漆黑的木雕匣子,上面雕刻着繁复地花纹很是精致好看。

    夏荷不敢擅自做主,只得回身进里间请示去了。

    可等夏荷从里间出来时,店小二早已不见了踪影,房门还半敞着,而那个木雕匣子就放在桌上。如意从里间出来也看到了桌上多了一个木匣子。

    也不知道这掌柜的到底想干什么,如意无奈地拿起匣子打开来一看,匣子里铺着一种黑色的名贵丝绒布,里面赫然摆着两只拇指大小的蟋蟀,也叫蛐蛐,用和田白玉雕刻而成,竟活灵活现的,就连胡须都根根分明,翅膀的纹路也丝丝分明逼真极了。

    夏荷看着新奇,拿起来一只放在掌心上摸了摸,“真漂亮,就像活得一样。我都怕它会蹦出去。”

    如意却面色凝重,这个布庄的掌柜的出手倒真是阔绰,上次的夜明珠退回去了,这次又送来了白玉把件。每件东西都是价值连城,自己做了什么?值得他这般用心。还是那布与他们有什么渊源蹊跷。

    不过这次如意倒真是冤枉了徐公,店小二送完礼又去找徐公汇报。

    “她这次可喜欢?”徐公这次正在院子里赏一株杏花。

    “小的没看见如意姑娘,是夏荷在。”店小二脑门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小二心想,这门主的要求怎么越来越高,送礼还得让人家喜欢才行。自己怕被拒绝根本没等人家答应就跑了回来,这要是让门主知道,又得挨罚。这门主最近怎么总在即墨城里待着,不是说门主公务繁忙很难得见一次吗?这都住了多久了,还不走。

    “哦。”徐公这次倒也没为难小二挥挥手就让小二下去了。

    徐公想着自己送去的那盒斗架的蛐蛐,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让他不禁想到第一次在莺歌坊见到如意时,如意如斗鸡一般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就如同那两只斗架的蛐蛐一样,很是有趣。

    一道黑影突然闪至眼前,打断了徐公的思绪,来人是左副使屠二爷。

    屠二爷先是恭敬地抱拳一礼,然后才说道,“门主,主子不知为何,这次竟过问起生意的事来,问那批布为何不卖,家里还屯着好几百匹呢。若是能打开销路,以后也可以赚更多的钱。毕竟那特殊染料只有咱们才有。”

    徐公面色一沉,原本如湖泊般荡漾地丹凤眼里瞬间如冰封般冷冽,“只怕那是个诱饵,到时候钱没赚到,命倒没了,是谁在跟主子嚼舌根子?这些事他原来都不管的。”

    除了少主还能有谁,但是屠二爷哪还敢再说话,白长了一副凶悍的外表。

    徐公缓了缓才又说道,“你这次回去,主子还说什么?”

    “让我转告门主,说门主在即墨的时间不短了。”屠二爷低着头说道,说完了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门主会迁怒于他。

    好在徐公只是面色沉凝,并没有立时发作。

    如意有些揣摩不透这布庄掌柜的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倒是很想见见这掌柜的,奈何人家不肯见。如意只得派人去盯梢。

    “一定要盯住了,一有消息立刻来报我。”如意叮嘱着几名新招的勇士。

    “小姐,刚才蓉姐姐送信来说,原来来收盐的人已经和他们村长做了结算,不再来收盐了,盐池也毁了。”夏荷匆匆地走进来说道。

    “动作这么快,看来还是打草惊蛇了。怕是再难找到这幕后黑手了。”如意沉凝着。

    “小姐,要不还是报官吧,让他们来查?”夏荷想了想说道。

    “也好,你去报官吧。但别透露出我消息。免得一大群人围着,乌泱泱的心烦。”如意虽然同意报了官,但直觉告诉她,东海布庄有问题。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东海布庄一切正常,除了进货出货没有太大的动静,和普通的商户没什么两样。

    如意心想难道真的是自己想错了吗?官府那边更是没什么进展。那个村长也没有见过来人,来人每次都蒙着脸背着身,谨慎的很。官府也没别的办法只得草草结案,对村长小惩以戒也并未深究。事情似乎就这么风平浪静的过去了。如意送去了好些粮食来安抚花渔村的村民。

    如意也撤去了对东海布庄的监视,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大家都恢复如常。如意还时常带着夏荷逛街下馆子,按着夏荷之前摸清的食单,真的一家家的品尝去了。

    “小姐,这两天怎么没看见聂政啊?你说这小子怎么突然就变成了个小闷葫芦了呢。”夏荷挽着如意的胳膊刚吃完鲜虾面饱饱地从食肆出来了。

    “他和母亲姐姐才团聚,总要多些时间去陪他们。”如意说得淡然。

    夏荷也没在意。两人继续闲逛着。突然看着前面街市中央围着一群人。而且还是姑娘居多。夏荷走过去分开人群挤进去一看正是那个朝鲜公子双目紧闭,脸色苍白,唇无血色的晕倒在了路中央。

    “小姐,快来,朴公子晕倒了。”夏荷焦急地呼喊着身后的如意。

    大家一看人家认识,都自动分开了一条路,如意这才从分开的人群里挤了进来,如意抬手给朴智舜切了脉,又翻看了一下他的眼皮,然后自腰间的荷包里掏出一个布卷,里面并排插着几根长短不一的银针,这套针还是鬼谷送给她的生辰礼物呢,鬼谷自己用了一套金针,将银针送给了她。如意飞速的在朴智舜几个护心大脉上扎上银针,并慢慢地捻动。

    旁边的人都自觉的屏息静看着,生怕打扰了如意治病救人。几十个呼吸间,朴智舜才缓缓地呼出一口气,面色渐渐地缓和下来。

    又过了一会儿,如意收针,又将布卷装回腰间的荷包。只见此时,朴智舜才悠悠转醒,缓缓地睁开眼睛。旁边的百姓则爆发出热烈赞誉声,“姑娘是神医啊。”

    如意见围观的人太多,低头和朴智舜说道,“你等等,我去找马车。”然后对围观的百姓客气的说道,“这位公子有心疾,需要通风散瘀,空气流通,希望大家不要围着了可好。”

    围观的多是姑娘估计都是被朴智舜的美貌吸引的,一听说会影响这漂亮公子的生命,都自觉的散开了,即使还是好奇,也都离得远远地看。

    如意飞快地跑回去找马车,正好试试自己的轻功可有进步。不一会儿如意带着马车回来将朴智舜扶上了马车,斜靠在车壁上,由于朴智舜比较高大,再是斜靠着,马车又是一辆普通的小马车,只能再容下一个如意,夏荷就只好慢悠悠的自己走回去了。

    此时朴智舜已经清醒了除了还觉得四肢无力,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谢谢姑娘出手相救。”居然雅言说的很好。

    “公子这心疾怕是原来就有,怎么还这么大意?”如意有些像医师似的威严地说道。

    朴智舜虚弱地扯了扯嘴角,“姑娘这表情和我的医师很像。”虽然这雅言有些地方说的还有些生硬,但是已经可以交流了,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学得还真是很快。

    “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我送你回客栈。朴海在忙什么?怎么放心你一个病人单独出来。”如意有些责怪地说道。

    朴智舜一听这话就瞬间眸色暗了下来,神色竟有些忧郁,“因为这病我已经被关了二十多年了,难得出来当然是也想自由一些。”

    如意一听这话想必之前也是被人看得紧了,憋坏了,遂安慰道,“你这病虽说凶险,但看顾好了也没大碍,也不要太有负担。可以慢慢治的。”

    如意本是安慰人的话,但朴智舜却眼睛一亮,有些结巴地说道,“你说我这病可以治?”

    “可以治,虽说我不能完全根治,但至少可以缓解减少发病,如果我师父在就好了,他大概是可以治好。”如意如是地说道。

    朴智舜二十年暗无天日的日子好像突然一下晴天了,自从四岁时第一次发病,跑跳运动就与他无关了,再后来就连出门都有了限制。

    正好这时三里客栈到了,马车停下来,打断了朴智舜的回忆。

    如意跳下马车却见聂政等在客栈门口,一见如意立刻上前附耳说道,“鱼儿咬钩了。”

    ————————————————

    萱萱:徐公,你送的斗蛐蛐很贴切啊,是在比喻你和如意吗?(偷笑)

    徐公咬牙:“那是你的比喻吧。”

    萱萱:光送东西,是追不到女孩子的。加油吧,少年。

    徐公翻着白眼: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