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九十五章 鱼盐之利
    如意一听也顾不得和朴智舜客套,迅速跟着聂政赶去了花渔村。路上聂政已经简单的将情况和如意汇报了。原来聂政打着陪母亲陪姐姐的旗号,就在洪村和花渔村住了下来,其实只是为了监视是否有人再来联络。恰好这日,聂政去给姐姐送东西,就瞧见了一辆马车直奔村长的院子去了。那辆马车和如意之前的描述正符合。

    聂政赶紧联络埋伏在周边的技击勇士老岳和马晋,三人合力将马车中人控制在了村长的院子里。聂政这才跑回城里去通知如意。

    如意到了花渔村只见村长门口停的正是她之前匆匆一瞥的那辆马车,车帘正是用黑玉布制成。

    进了院子,看见院中捆着两人,两人都蒙着脸,一个是车夫,另一个应该就是负责盐池之事的人。

    村长战战兢兢地蹲在一旁,见如意了来了,不住地讨饶,“我这次真的是什么也没干啊,姑娘你要相信我。”

    如意给聂政使了个眼色,聂政立即领会,将村长和闲杂人等都带了下去。

    如意这才揭开了那两人蒙脸的黑布。两人俱是中年男子,相貌普通,放在人群里都很难发现的那种。

    如意让老岳和马晋拿下堵嘴的布条,然后掰开嘴检查是否牙齿后面藏着毒囊。待检查完什么也没发现,如意这才开始问话。

    “你们是哪里人?”如意问道。

    地上两人都不回答,其中一个干脆自己闭上了眼睛。

    如意见两人都不配合,看来只能是带回去用些手段了。如意吩咐老岳和马晋将两人带回客栈。

    如意和聂政坐着来时的马车也回去了。路上如意斜靠在车壁上,闭目养神,顺便理一理思路。

    聂政安静的在一旁看着这个充满了神奇的女子。总是有那么多精力,总是有那么多智慧,还那么有主见和想法。

    聂政可能连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现在的表情,目光柔和,嘴角含笑,一脸的温柔。

    如意察觉到有一道视线在追随着自己,但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笑着说道,“聂政,我想过了,等这边的事情完了,你就回去陪你母亲吧。你我本也没什么关系,现在一年之约也没什么意义了。”

    聂政漂亮的眸子里瞬间黯淡了几分,也冷了几分。他是一个杀手,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是如意给他的温暖,让他找到了家人,又让他相信了世间还有温情。

    “你若是嫌弃了我就说,不用拐弯抹角地赶我走。我不会粘着你的。”聂政垂下眼帘,遮住眸子里的情绪,冷声说道。

    “你这孩子,怎么还生气了。”如意弯弯嘴角,迁就地说道。

    “还有,别叫我孩子,你也比我大不了两岁。”聂政声音冷硬别扭地说道。

    这次如意诧异地睁开眼睛看了看聂政,但也没看出什么来,只得不再说话。

    马车空间狭小,两人的冷场,瞬时让人有些坐立难安的尴尬。

    聂政抿着唇,一副倔强的样子,扭头看着车窗外。如意也只得挑开另一边车帘假装也看着窗外。马车轱辘轱辘的缓慢的向前滚动着,本来不远的路程,因为这沉默的气氛一下子把时间拉的无限漫长。

    不知过了多久,总算看见了即墨城的城门,如意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正打算放下帘子时,却意外地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说熟悉其实也算不得熟悉,只能算是认识,顶多算个熟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让如意牙痒痒的徐公。

    此时的徐公正从一辆马车上下来,马车轱辘似乎滑进了路上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坑里出不来了。徐公不得不从马车上下来,给车子减轻重量,才能将马车拉出来。如意突然想到了聂政也是河图门的人,遂转头拽了拽聂政的衣袖,“你认识这个人吗?”

    本来聂政刚才一说完就有些后悔,现下如意主动给了台阶,就赶紧顺着台阶下来,倾身到如意那边的窗户,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个俊美的男人,有着优雅又洒脱肆意的气质。聂政目光沉了沉,难道她喜欢这种类型的男人,鼻端一阵阵馨香,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如意的声音又想了起来,“你认识他吗?”

    此时马车已经从停下的马车边经过并走远了,聂政这才坐正身子,摇了摇头,后又补充了一句,“不认识。”

    “果然不认识。”如意似是为了印证什么似的说道。

    “我应该认识吗?”聂政有些莫名的问道。

    如意没再接话,而是换了个话题问道,“你还会回河图门吗?”

    “我不会回去了。”聂政说的坚定,那表情就好像如意问了句废话一样。

    回了客栈任如意用尽了手段,那抓到的两个人也没有松口。

    如意有些懊恼的想,那幕后之人是给他们许以了什么好处,才让他们这么死心塌地的。

    这一次如意倒真的想错了,有时候让人不开口的可能不是许以利益,而是威胁。

    徐公刚进了东海布庄的后院,屠二爷就匆匆的走了过来,附在他耳畔一阵低语。

    “什么?谁允许他们轻举妄动的。”徐公声音冷冽而充满了毁灭性低吼道,一改往日的慵懒,显然是气急了。

    屠二爷咬咬牙低声说道,“是少主。”

    “她在哪?”徐公眸光如利剑般射了过来。

    吓得屠二爷后背一哆嗦,这个徐公表面上看着俊逸非凡,温文尔雅,但毕竟是一个刺客门的门主,那厉害的手段,狠厉地风格早已深入门人的人心。

    “少主她,她去临淄城了。”屠二爷有些结巴地回道。

    “自己闯了祸,拍拍屁股走人,还得我给她擦屁股。”徐公咬着牙关恨声说道,“去给主子写信,让他召回少主,否则……他懂得。”徐公眯了眯眼,最后几个字一个字一个字的崩了出来。

    “好,我这就去。”屠二爷如蒙大赦一般小跑着准备进屋写信去。

    却听徐公在身后又问道,“他们的家人可有吃噬心丹?”

    “有,就算他们自己不怕死要招供,他们的家人也都别想活。”屠二爷说道抹着汗地说道。

    徐公这才点点头不再言语。

    如意这几天心情都不太好,无论怎么威逼利诱也没能撬开那两个人的嘴,自己又不会祝由之术,也不能催眠他们。

    如意沉凝着,这事不宜再拖,兵贵神速,两天的时间已经足够对方毁灭证据了,既然不能顺藤摸瓜,那就只能杀鸡儆猴了。

    如意让聂政将两个人交给官府,并写了一份口供签字画了押一并给了官府。

    “务必这两天当众行刑,并张贴告示,将口供一并录入。警示大家。”

    等聂政走后,可能被刚才如意的严肃镇住了,夏荷小声的问道,“小姐,这个盐池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你是觉得我罚得重了吗?可这本来就是死罪,鱼盐之利乃国之根本,若假以他人之手,国将不国,大厦将倾安有完卵。”如意看着夏荷说道。

    “我明白。小姐。”夏荷认真的点点头说道。

    如意迅速给王兄去信,田因齐政令配合。

    很快问斩之事闹得整个即墨城沸沸扬扬,告示所言句句深省,有不法之心者则胆战心惊。官府又加大了稽查力度,沿海岸线巡视,重新收回了盐利,官府开办盐池,雇佣百姓劳作,税费减半,一时间百姓拍手称快。

    渔业、矿业均重新收归国家统一管理,将之前疏于管理,积弊已深的,要么一刀切除,要么深挖细查,绝不留后患。官山海政策又重新得到落实。一时间整个齐国上下涌起了一片火热的改革浪潮。

    四月的天气,正是春意浓浓。各色花竞相开放,姹紫嫣红美不胜收。

    如意正坐在窗边欣赏着客栈院子里一株梨花,雪白的花瓣,淡绿的花萼。一簇簇地挂满枝头。

    “小姐,我们什么时候回临淄啊?”夏荷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道。

    “怎么?想回去了?”如意笑着转过头看着夏荷说道。

    “也不是,就是打算临走前带些礼物回去,订好了日子,我好提前去买。”夏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后天吧,后天启程,明天你可以去买东西。”如意怕夏荷尴尬不再深问。

    如意说完不经意的向窗外一瞥,却瞧见一个白衣胜雪的人站在梨花树下,一袭白衣配着一树梨花,再加上那张人神共愤的俊脸,若说是世外谪仙也不为过。

    朴智舜此时正在楼下微微仰头看着客栈二楼窗子里露出的女子侧颜,婧姝美好的样子。

    两人一瞬间的对视,如意点头笑了一下,朴智舜也微笑的回礼。

    不多时就听见房门被敲响,门外站着的正是朴智舜和朴海,朴海依然大大咧咧地,爽朗的说道,“听说姑娘将要启程去临淄,我们也正打算要去,不若我们就结个伴,一起走吧。”

    如意笑了笑刚想委婉地回绝。

    就听朴智舜清朗的声音响起,“我想求姑娘做我的医师,姑娘宅心仁厚,定不会看着我客于异乡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