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九十六章 朝鲜公子
    这是请求还是威胁?如意不知道这个朝鲜的贵公子怎么就和自己较上劲了。

    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眸中荡着动人的光泽,一瞬不瞬地看着如意,似乎如意不答应他就要一直看下去。

    朴海则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然后才反应过来说道,“公子你又犯病了?”说完才察觉这句话似乎有些语病,想改口可是为时已晚。

    夏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心里嘀咕:这大叔形容的还真是贴切,可不正在犯病。

    如意嘴角上扬,眉眼弯弯。朴智舜脸色青红交替,最后自己也笑了。

    笑过之后气氛反而轻松了。

    如意想了想这个朝鲜公子也怪可怜的,病情虽不至于立时要命,但真犯起病来也挺凶险的,“好吧,那就一路走吧。”

    朴智舜一听如意同意了一起走,嘴角立刻扬起了好看的弧度。

    这人长得还真妖孽啊,如意摇摇头禁止自己再胡思乱想。

    几人又商定了启程时间和路线,由于朴智舜他们刚从朝鲜而来路都不熟,自然是都听如意的安排了。

    临走时,朴智舜看着如意,这次是无比真诚的说道,“谢谢你,如意。”

    如意笑了笑回身进屋,心想最近感谢自己的人还真多。怎么自己一下就成了好人了呢?

    朴智舜坐在淄车上微扬着嘴角闭目养神。朴海坐在一旁有些坐立不安,几次抬眼看看朴智舜欲言又止。

    “朴大人,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朴智舜像有天眼一样,虽然并未睁开眼,却知道朴海有话想说。

    朴海抬眼又瞅了瞅依然闭目养神的公子,咬了咬牙才说道,“世子是不是喜欢如意姑娘啊?”

    朴智舜没有否认而是轻轻勾起嘴角,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用他们的话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不是很正常吗?”

    “可是世子,我们此行的目的……”朴海话没说完就被朴智舜打断。

    “我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可你之前不也调查过说她可能是齐国的长公主吗?那若是我们和她搞好关系,岂不是更有利于我们。”朴智舜睁开眼睛目光真诚的看着朴海反问道。

    每次被世子用这样的目光一看一问,他都得败下阵来。世子也是可怜,从小便有先天之疾,但是世子性格好,从来都是与世无争的,如今公子若是真喜欢如意姑娘,那他拼着命也得帮公子争取。

    “世子前两天又犯心疾着吗?怎么也没告诉我一声,医师有没有跟在身旁?”朴海一连串的问题,让朴智舜都不禁失笑,但又有些无奈。

    “没什么大碍,当时如意姑娘正好经过,救了我,如意姑娘懂医术,她说我这病就算她不能根治也能减少发病,如果她师父在还有可能能根治。”

    “真的吗?”朴海惊喜的大喊一声。车外的行人都频频向他们的马车侧目。

    “朴大人小点声,这是在大街上。”朴智舜无奈的说道。

    “对不起,世子,我一时忘形,只是这个消息真的是太振奋人心了。我要赶紧给郡候和夫人写信。”朴海高兴地恨不得现在就插翅飞回朝鲜告诉郡主这个好消息。

    “只是如意姑娘说这得慢慢治。不过治好治不好我倒也不在意了,这么多年也习惯了。”相较于朴海的兴奋,朴智舜语气淡淡地。

    但是朴海可不这么认为,世子在他心目中那是天底下最好的人,无论是样貌还是才学,更别提性情品格那都是一等一的好,可是偏偏天妒英才,让世子得了先天之疾。朴海暗自在心里记下了,就算世子只是喜欢如意姑娘,他还得拼着命的去试试呢,更何况如意姑娘还能给世子治病,那余生若是有如意姑娘陪着世子,郡侯和夫人也能放心了。就算她是齐国的长公主,他也要替世子争一争。

    春暖花开,春光明媚。午后的阳光更是显得格外暖融融的。

    如意和夏荷此时已经出门采买去了,如意也打算带些礼物给王兄和令狐远。

    夏荷挑的都是即墨当地的一些特色小吃,吃食特产。如意看得有些好笑,“夏荷,你是打算将即墨的好吃的都带回临淄吗?”

    “这些都是在临淄买不到的,不知道再来即墨要何年何月了。所以我要买回去一些,分给大家尝尝。”不知为何说到最后夏荷声音越来越小,竟还有几分羞涩的意思。

    如意了然,这个大家恐怕是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她的魏辛哥哥。

    如意笑笑也不说破,“夏荷,你也帮我多买出一份来,我也想给王兄带回去尝尝。”

    “好啊,小姐,这些你都要吗?”夏荷高兴地应道。

    “都要。”现在的物流交通不发达,如意是想带回去和王兄研究一下怎么才能发展物流业,让临淄的百姓能吃到即墨的海鲜,也让即墨的百姓能用上临淄的黑陶。还得想想运输的过程中怎么才能保鲜,如意想起在现代时那发达的物流业,快递一夜之间就能从南运到北,从东运到西。

    如意边走边看,要给令狐远买些什么呢?她好像还没有给他送过东西呢?这样一想如意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认真地挑选起送给令狐远的礼物。

    走进一家玉石店里,忽然一把宝剑型的发簪吸引了如意的目光,那把剑和令狐远送给她的那把剑很是相似,只是没有剑鞘上繁复的图腾花纹,回去找个巧匠照着雕刻一番送给令狐该是很有意思的事情,他送了她一把真的大宝剑,她送给他一把一模一样的小玉石宝剑。如意想想立刻决定就是它了。

    如意上前叫店家将簪子拿给她看看,细看之下,成色俱佳。如意很满意这个簪子。只是价钱有些高,本来如意还想着要怎么压压价。店铺里面似乎还有人,只听一道压低的声音喊店家进去。

    店家只得对如意表示抱歉,进了里屋,等店家再出来没等如意砍价,就自己降了价。

    如意蹙了蹙眉,心里觉得蹊跷,这店家好生奇怪,虽说降价的理由说的冠名堂皇,但刚才那道声音虽然刻意压低,改变了声线,但是依然透着一股熟悉之感。还有这作风也莫名有几分熟悉之感。

    如意掏出钱,按着原价直接给了店家,然后将簪子装好,向里走了几步大声说道,“谢谢徐公的好意了,不过我可不想欠你人情,欠你人情可是会让人如坐针毡的。”说完转身就走。

    店家还没弄明怎么回事儿,看着走出去的如意拦也不是不拦也不是,徐公此时已经从里间走了出来,看着如意的背影勾起了嘴角。

    如意从玉石店出来心里有点烦,怎么走哪都能碰上这个徐公啊,真是阴魂不散。如意慢慢地向前逛着,等着去买特产的夏荷。

    如意远远地看着大包小包得跑过来的夏荷就乐,夏荷这是要把即墨城的小吃都带回去吗?这也太多了吧。

    如意赶紧接过夏荷手里的一袋袋的东西,帮她分担一半。夏荷如数家珍地介绍着,一袋一袋的指给如意看,“这家的鱿鱼丝很好吃,这家的鱼片很鲜美,还有这家的海带丝绿油油的,还有干虾,看,个又大又好。”

    如意听着夏荷的介绍这才一扫刚才的不郁之气。

    两人慢慢逛着,顺着主街往回走。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顺流而过。

    “小姐,听说了吗?魏国正准备迁都大梁呢。”夏荷边走边说道。

    “嗯。”如意应了一声。

    夏荷继续说着,“听说王后赢曼生了个公主后不太得宠了,最近有个叫春长使的很是受宠呢。”

    如意不禁失笑,“你这消息可真灵通,怎么隔着这么远人家的后宫之事你还知道的这么清楚啊?”

    “小姐,这你可就小瞧人了,谁还没几个朋友啊。”夏荷一脸傲娇的说道。

    如意却突然停了脚步,隔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聂政正一脸焦急的在街道那边寻找着什么人。

    “小姐,你是不是没告诉聂政启程的时间?”夏荷此时也看到了聂政一脸懵懂的问道。

    “是,他有他的人生,我不想让他把时间耽误在我这。”如意目光悠远地看着远处的聂政说道。西斜的阳光将人镀上了一层金光显得有些不真实。

    “这怎么能是耽误呢?就像我跟着小姐一样,这都是我们心甘情愿的,我不懂小姐说的那些大道理,我知道能跟着小姐我很高兴,也很快乐啊,这就是我的人生啊。”夏荷这次难得认真的说了句颇有哲理的话。

    此时的聂政也终于看到了纷攘的人群那边的如意和夏荷,聂政仿佛一下子松了一口气,然后一步步朝这边走过来。斜阳在聂政的身后,背光而行,周身镀着一层光圈,面目笼罩在黑影之中,眉目都看不清楚。夏荷觉得有些刺眼抬手挡住了阳光。

    直到少年走近,才看清少年目光沉沉地一瞬不瞬地盯着如意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这是打算不告而别吗?别忘了我是做什么的,你走到哪儿我都能找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