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九十七章 遇狼群
    即墨城外,杨柳依依,天色湛蓝,大雁北归。

    如意站在车上眺望车队,一眼望不到头。也不是真的一眼望不到头,只是要望出去很远。本来自己的队伍就已经浩浩荡荡的了,现下再加上朴智舜的车队。没想到他的车队比自己还长。

    如意坐回车里,夏荷小声的问道,“小姐,瞧这排场,这个朴公子真的是个商人吗?”

    “我也很想知道。”如意有些无语地说道。虽然之前她就已经猜测他是个贵族。但是还是有些低估他了。如意记得这时候的朝鲜半岛,靠近辽东与辽东相连的北半部分还属于燕国,南端是三韩。但是具体的怎么个实际控制,如意并不了解。如意自从来了这个世界还只在魏国和齐国活动过,将来有机会真想到处走走。

    如意正在胡思乱想中,聂政一个轻越跳上马车,不客气的坐到了夏荷的对面,一副傲然地表情。

    夏荷忍不住又和聂政斗嘴,“哎呀,你终于又活过来了?”

    如意低头偷偷抿嘴笑了。聂政看着夏荷一本正经地问道,“此话怎讲?”

    “你之前一直都死气沉沉的,我都以为你病入膏肓了。”夏荷笑呵呵地故意惹怒聂政地说道。

    谁知聂政只是冷哼一声理都懒得理夏荷,直接闭上眼睛假寐去了。

    一路上走的大多是官道,风平浪静的,偶尔有大鸟飞过,啼鸣一声。

    快到晌午时分,还没有看见人烟,如意看了看天光正好,不若就露餐一顿,反正也带了足够的干粮。此处恰是一片平原,前方就是一片山林。如意派了几名勇士先去山林探探路,其他人就原地休息吃些干粮。

    如意虽然也很喜欢美食,但是对于吃食却没有那么讲究。如意只是靠着马车随意的吃了几口,喝了些水。再往后瞧时,却只见朴智舜的侍从先是铺好了羊毛毡毯,然后摆好案几,摆好碗箸,几碟小菜一份饭,就连水都是温热的。也不知道在这没有保温杯的情况下是如何保的温。

    夏荷看得不禁咂舌,“真是够奢侈,够讲究。”

    聂政却从一旁悠悠地反驳道,“那是你家小姐太不讲究了好吗?有些身份的谁不讲究啊。”

    吃食都准备好了,这时才见侍从扶着朴公子从马车上下来。朴智舜看见如意他们都望着自己,笑着招呼道,“要不要一起吃点?”

    如意笑着摇摇头说道,“不了,我们吃过了。抓紧时间吧,晚上还得赶去投宿。”说完如意率先登上了马车,夏荷拍了拍手上的饼屑,也上了马车。

    聂政却盯着朴智舜看了好久,搞得朴智舜都有些吃不下饭了。吃完饭,朴公子亲自端了一盘杏花酥的糕点过来送给如意。

    “你尝尝这个比较清甜爽口,饿了还能果腹,距离晚间投宿可能还有段路,放在车上,饿了垫垫肚子。”朴公子目光柔和地看着如意说道。

    不知为何聂政就是有些看不惯朴智舜的样子,更看不惯他的目光,原本抱剑站在马车边的聂政突然说道,“对不起让让。”然后就这样挤上了马车。

    朴公子倒也没在意,看看如意的马车虽然宽敞,但坐了三个人终究是窄了些,“不如你坐我的马车吧,我的车宽敞一些,一会儿你还能小憩一会儿。”

    如意有些意外,她与这个朴公子并不算有多熟悉,邀请她去他的马车上小憩儿,这是不是有些唐突啊?如意笑了笑一口回绝了。朴公子倒也没再说什么回了自己的马车。

    聂政看着走远的朴智舜,抱着剑冷哼一声。

    “你很不待见啊?夏荷看着聂政问道。聂政一听夏荷这么问,少年的别扭劲又上来了,一口否认道,“我才没有。”随后又补充一句,“我就是不想耽误时间。”

    车队又重新上路了,勇士回禀说前方林深树密,旁边有悬崖峭壁,但路程不长。如意吩咐车队,全速走过这段,赶到晚上的投宿点。

    进入密林,到处都是遮天蔽日的苍天大树,虽然春天的枝叶还没有长满树干,还能稀疏地透些阳光进来,但树林里很安静,甚至连一直鸟叫都没有听到。地上是积得厚厚的落叶,安静的只能听到轱辘辗轧落叶的声音,还有马走过的沙沙声。

    聂政立刻警惕起来,低声说道,“不对,气氛不对。”

    如意也觉得这里安静的有些不同寻常,遂摸上腰间的短剑,屏气凝神。心里想得是要如何通知整个车队。

    忽然马儿们不安地嘶鸣起来。

    如意顾不得那么多只得挑开车帘高喝一声,“大家小心。”说时迟那时快,如意正好看见道路旁边不远处几只绿油油的的眼睛,“是狼。”几只狼腾跃而起飞扑向车队,随后又出现几只,十几只的狼,是狼群,车队一时四下惊散。

    如意险些站不稳跌出车外,聂政眼疾手快,一把拽住如意,抱着她跌撞在车厢里,只听夏荷在车内一声惊呼。侍卫们和狼群搏斗着,一些人迅速地点上火把驱赶着狼群。

    “聂政,你别管我,去找头狼,杀死头狼。”如意冷静地说道。

    聂政咬咬牙,“你们在车里呆着。”然后下了马车。

    “要小心。”如意叮嘱道。

    外面一片喧哗,狼嚎和人的哀嚎此起彼伏。马儿还不断地嘶鸣着,如意突然想起狼最怕大声响,那大家一起喊也许能吓退它们。如意探身出车外号召大家一起呼喊,本来因为火把已经有些四散的狼群,此时听到喊声都夹起了尾巴。

    而聂政此时一身是血的从丛林中走了回来,手里还拎了一只毛色泛着金黄的公狼,从胸口到肚子整个被划开了一个口子,血水顺着伤口不停的流出来。聂政一手将头狼的尸体掼在地上。其他狼果然哀嚎一声都四下散了。

    大家这才都松了一口气,后面的朴智舜的车队损失最小,但也惊吓最大,他们哪见过这阵仗,有的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如意让大家赶紧救治伤员,好在都只是受了轻伤,没有让狼直接咬伤的。

    如意替聂政检查一遍,见除了有两处划伤,倒是没有其他受伤的地方,只是有些脱力。如意扶他上了马车。然后又转身对大伙喊道,“此地不宜久留,赶紧离开这里。”

    如意在马车里反复地在想按理说狼群应该是晚上才会出现,很少白天攻击人类的,除非是受了什么刺激。

    聂政似乎看出了如意的疑惑,缓缓地说道,“我刚才在丛林里闻到了一股味道。”

    “什么味道?”

    “一种混合地血腥味。似乎是掺杂了一种特殊气味的血腥味。”聂政闭了闭眼睛,想了想说道。

    如意面色一沉,如果说是有人诱使狼群攻击,那么这个人一定熟悉地形,熟悉周边环境,还有就是掌握他们的时间和路线,那这人恐怕就在他们中间,而去探路的几个人嫌疑最大。不过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一击未成会不会还有后手。

    车队很快驶出了密林,又行了一会儿便看到大片的农田,绿油油的麦苗儿迎风摇摆着。

    如意将自己的想法悄声和聂政夏荷说了,夏荷有些愤恨地小声嘀咕道,“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

    聂政则是认真的沉思分析道,“去探路的总共五个人,老岳、马晋、小包子、梁安还有一个叫秦越,我觉得最不可能的就是老岳和马晋,之前埋伏花渔村已足以说明他们的忠诚,剩下的三个,小包子还小应该也不至于。那么其他两人就应该是嫌疑最大的了。”

    如意点点头说道“说的有道理,不过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

    如意挑开窗帘向外望去,天色渐暗,前面似乎有袅袅炊烟升起。“小姐,我们要不在这个村子里暂歇一晚吧。”夏荷看着前面的村庄说道。

    如意想了想,摇摇头说道,“不在这休息,全速行进,晚上赶到预定地点修整。”

    同时如意也朝车队吩咐了下去。“绕道前面的村庄,全速行进,尽快赶到预定地点。”车队得了指示,都加快了速度。

    夏荷不解的说道,“小姐为何不在这休息啊?”

    “我怕这个暗处的敌人一击未成还有后招,而一般情况下遇到狼群,我们定会乱了阵脚,看见有村庄一定会想要休息,那么他们就有可能把后手就留在这个村庄里。”如意小声的沉着地说道。

    “所以我们反其道而行,就要赶到我们预定的地方去。如果他们也想到了这种可能就在预定的地方等着我们呢?”聂政也想到了另一种可能说道。

    “也有这种可能,所以我们不会赶到预定的地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预定的地方前面会先经过一个小镇,那镇子比较小,当时怕不方便补给选择了下一站的大城。我们就在那里休息,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他们赶上来很容易。”

    如意冷静的说完,看着聂政手臂上划伤的伤口还是有些渗血,又说道,“还是帮你包扎一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