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九十八章 夜袭
    夜色浓深,残月高悬。漆黑之下更显得夜深人静。

    如意一行终于赶到了小镇休整。镇子只有一个稍大一些的客栈,一行人几乎将客栈全部装满了。

    如意吩咐大家睡觉警醒一些,如遇到突发情况随时报警,虽然如意并没有告诉大家情况,但大家也都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朴智舜下了马车直接进了如意的房间,如意看着朴智舜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说道,“很晚了,朴公子不休息吗?”

    朴智舜沉声道,“我有事跟姑娘说。”

    如意见他说得凝重遂让进屋来,“公子,请说。”

    “我知道姑娘定也是觉得那狼群出现的蹊跷,所以才一路赶路到这里,想来是怕还有追击在后。”

    “正是。公子是知道些什么?”

    “我担心是我连累了姑娘,怕是我的仇家追杀我。”

    “仇家?”如意倒是没想到还会有这种可能。倒是有些措手不及。

    “目前,敌在暗我们在明,在和敌人正面对战之前,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公子最好也露出什么蛛丝马迹,自己提高警惕。还有多半程的路要走,这一路上会很难过。”

    “姑娘不打算和我们分开走吗?”

    “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自乱阵脚的好。”

    “谢谢姑娘没想过抛下我们,只是我们也不能连累姑娘啊”

    “你觉得这个时候,我们除了共进退还有别的选择吗?先不说你的猜测是否正确,就说现在这不明朗的局面。我们就不能轻举妄动”

    “姑娘说的在理,是我考虑不周了。那我们都小心些,姑娘有什么吩咐尽管找我,那不打扰姑娘休息了。”朴智舜看着如意有些发青的眼眶,心有不忍,很想替她分担一些,但这个坚强的女子,他根本无处插手。

    是夜,丑时,人困马乏,正是酣睡之时。

    忽然一阵惊呼之声从朴智舜的房间传出,如意迅速惊醒,摇醒还在睡梦中的夏荷。

    如意刚披上外衣,但见窗户处一道黑影突然破窗而入,剑锋直指如意而来。如意挥剑格挡,剑尖偏离几寸,割断了如意耳畔发丝。

    黑影又横向挥剑削来,如意急速后退,稍迟一步必会齐脖削掉脑袋,好在是现在的如意也是今非昔比了。此时夏荷也早已清醒,将榻上的枕头扔向黑影,一时扰乱了黑影视线。

    正在此时聂政破门而入,一个飞身将如意护在身后,然后和黑影对打了起来。两人竟打得难舍难分,生生相克。如意听着门外的跑动声和呼喝声,“有刺客。抓刺客。”

    一个黑衣人正好又摸了进来,如意正好在门边的阴影处一个横刺上挑划伤了来人的左胳膊。黑衣人闷哼一声,右手回抱左臂,如意改剑为刀竟砍掉了来人的剑。

    此时聂政已经解决了第一个,回身来帮如意解决第二个。

    这时老岳、马晋、梁安等人解决完外面的刺客也都来帮忙。

    三下两下就解决了战斗,聂政严肃地一个个看着这些新晋的勇士,威严地说道,“记住,你们是公主身边的贴身守卫,是公主的勇士,要以公主的人身安全为首要任务。懂吗?”

    聂政顿了顿又继续说道,“来了刺客,你们第一时间都在哪?”

    如意看着聂政俨然已经成长为了一个威严地将军,不再是那个傲娇的小孩,心里很是欣慰。

    如意扫视了一眼,人差不多都到齐了,唯独缺了一个秦越。“秦越呢?”如意问道。

    “越哥应该是在朴公子那边帮忙。朴公子好像是受了伤。”小包子回道。

    秦越懂医术并且医术精湛,当初如意也是为此招募他进来的。秦越家世代行医,若不是家道中落大概也不会来这,如意不想因为一次意外就怀疑自己的人,但若真的有人心不在她这,那也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此时一众人已经走到朴智舜的房间,果然这边比如意那边打斗的痕迹要严重的多。

    进了房间果然见一身高洁傲骨,气质卓然的秦越正在给朴智舜治伤,朴智舜右肩胛骨内侧被刺伤,刀口寸长。

    目前这形势倒着实有些让如意看不懂了,若说狼群那次主要目标应该是自己的话,那这次夜袭的主要目标就应该是朴智舜。

    难道真的如朴智舜所说是她的仇家?不过想抓自己的人也不少。这么一想如意也不能确定到底是针对谁的谋杀和夜袭了。

    这么一瞬间的思考,朴智舜就发现了站在门口的如意,关切地看着如意问道:“你没受伤吧?”

    “我没事儿,你伤的怎么样啊?”

    “小伤。”刚说完,秦越一勒绷带,朴智舜“哎呦”一声。

    朴海在一旁心疼的看着他家世子包扎,世子从小体弱没练过武功,真是委屈了他家世子。

    如意想了想现在的形势真的是不容乐观,这时候也不能再隐瞒实情了。如意将其他人暂时清出,房间里只留下了朴智舜和朴海他们三个。

    “我希望朴公子能如实相告你的身份?”如意认真地问道。

    “我也不是有意要瞒姑娘的,”话没说完就被朴海的咳嗽声打断,“朴大人,都这种情形了,再瞒也无意了。”然后又接着跟如意说道,“我是燕国属国朝鲜郡的世子,虽属于燕国,但我们是分封而治的。”

    “你所说的仇家?”

    “由于我自幼体弱多病,父亲只有我一个儿子,若我死了,堂兄弟们也许就有机会了吧。我来时,已经得到消息,他们要在齐国动手,所以姑娘要是想要分开走也无可厚非,我也不想连累姑娘。”朴智舜说的淡然,就好像在叙述别人的事情一样,只是说到最后才有些动容。

    如意听完仔细想了一下,他说的倒也应该是真实情况。想来最初找上自己想一起走大概也是为了挡挡敌人。

    如意仔细权衡了一下分开走,各安天命倒也说得过去。但是自己总觉得心里上有些过不去。

    “那你们为什么来齐国?”如意又问道。

    “我们是想要恢复通商,重新搭建桥梁。”这次朴智舜回答的更干脆,原本苍白的脸色说完这句倒显得精神了几分。

    如意一听这不正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吗?她和王兄正在商量要重启的事情,把朝鲜作为第一站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这样说来就更要保他一路平安的到达临淄。

    如意拿定主意,便也不再犹豫,与两人重新商定了路线。

    “姑娘还打算和我们一起走吗?”

    “既然当初答应了那就不能半途而废。总要安全到达临淄才好,现在这个路线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你们负责约束好你们自己的人,我负责约束我的人。”如意谨慎地盯着朴氏二人。

    朴海保证道,“姑娘放心。”

    朴智舜却比朴海多思了一层,“姑娘是怀疑有内鬼?”

    “我不想冤枉好人,也不想放过坏人,现在一切都还没有定论。”如意客观地说道。

    如意回了自己的房间,见聂政和十五个人都等在房间里。如意吩咐道,“你们十五个人分三组,每组都由聂政带队,分别执行前哨、断后、守夜等任务。这对于你们来说是一次实战考试,在其中一组执行任务时,其他十人不得离开我的身边。”

    十五人听完都应声答了,“是。”

    如意想了想似是不经意地说道,“秦越、伯溪还有小包子,你们一个是医师一个是翻译,另一个年龄又太小,你们三个就先不参加分组吧。剩下的四人一组还是分三组。”

    这次大家倒也没有异议,只有小包子挎着脸,看起来有些垂头丧气。

    折腾了大半夜天色已微微发白,如意让大家回去休息一下,吃过早饭就准备赶路。

    如意看着黑眼圈的夏荷和聂政两人说道,“你们也去休息一会儿吧。还能眯上一会儿。”

    “你是怀疑他们吗?”聂政问道。

    “我只相信证据,这次的路线我谁也没告诉,包括你们,但更多的是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尤其聂政你要盯三组人会很累。”

    “我都懂。”“我也懂。”聂政和夏荷一起说道。

    除了如意没睡以外,远在千里之外的令狐远也早早醒了,青峰一个闪身出来,朝令狐远汇报道,“将军,如意姑娘又遇袭了。”

    “什么?人有事吗?不是刚遇到了狼群吗?”令狐远问道。

    “目前都成功脱险了。”

    “什么人干的?”

    “目前还不清楚,好像是一拨人但又不太像是一拨,两次遇袭的目标不太一致,第一次针对如意姑娘,第二次则是针对与姑娘同路的那个朝鲜公子。”青峰也有些不解。

    令狐远也有些想不明白这波人到底目标是谁?或者说目标本来就是他们两个。

    “派些人去暗中保护一下吧。”令狐远吩咐道。

    “将军不是说公主有了自己的勇士不让我们的人跟着了吗?”

    “狼群的事很是蹊跷,怕是那些人里有些问题,待揪出那个人之前让奇门遁的人先保护着吧。”

    “喏。”青峰抱拳一礼,转身利落地出了屋融进了发白的天色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