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九十九章 论政
    天色大亮,大家吃过早饭,收拾好东西就又上路了。

    一路上秦越、伯溪、小包子都跟着如意,倒也没什么异常,秦越是个话少的,没事就看看医书,伯溪也不是话多的,没事也拿着本书看,只有小包子一路上都是无聊地东瞅瞅西看看。

    如意也不多说什么,也找了本书默默地看着。这一路不知是因为如意改变了路线的原因还是因为阻断了内奸的联络渠道,无法和外部联系的原因,总之这次一路上倒是太平了很多。

    但是大家依然不敢掉以轻心,一路上都是高度警惕地。

    如意这次不按早中晚的时间来停驻休息,就连吃饭的时间都打乱了,让人无迹可寻。

    而此时临淄城的大齐珠宝铺子里,徐公竟先如意一步回到了临淄。

    此时的徐公的目光冷冽地像是冰封的湖水,被他扫到一眼便能立刻结冰。此时的院子里齐刷刷地并排站了三个人,每个人都是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

    “说,是谁给你们的胆子。”徐公的声音像是锋利的剑刃般穿透人心。

    其中一个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是少主。”

    “我问你们这河图门的门主到底是我还是她?”徐公抬脚勾起那人的下巴问道,眼神就像看一个死人一样。

    “当…当然是您。”那人气息不稳地说道。

    “你还记得是我?”徐公脚上使力,用力一钩那人的脑袋嘎嘣一声便歪向一边身子也顺势倒地再也起不来了。

    余下的两个直接跪伏在地上不住地求饶,“门主饶命啊,我们也是听命的。”

    “那要你们的命,你们还听不听啊。”徐公说完也不等他们再来分辨,一人一脚当场毙命。

    屠二爷自徐公身后上前一步说道,“门主,您消消气。”

    “这群一山望着一山高的家伙们,被那个女人许以一些小利就倒戈。如意那边怎么样了?”徐公气的不轻,俊美的脸上,一脸的狠戾之色。

    “现在一切都风平浪静了。”屠二爷赶紧回道。

    “暗桩可有暴露?差点毁了我辛苦安插进去的暗桩。”徐公想了想又问道。

    “暂时没有暴露,但是目前已经不适宜再联络他。”屠二爷就事论事的说。

    正说着一道妖娆地女声自外间响起,“哟,谁惹徐大门主生了这么大的气啊?”倒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余音未散时看到一身大红衣裳的妖艳女子缓步走来,人如其声,桃腮柳叶眉,一双狭长的眼睛眼尾上挑,看上去魅惑极了。

    屠二爷低声唤了一句:“少主。”

    徐公只是冷冷地看着她并未说话。

    “听说我帮门主接得活,门主不太满意?”女子一边描摹着自己的指甲一边状似地问道。

    “谁允许你插手我河图门的事的?”徐公目光冷冷地看着女子说道。

    “不就是杀一个朝鲜人吗?这事对我们有利啊,他们要与齐国通商,通不成商我们才能渔翁得利啊?”女子笑颜灼灼地说道。

    “你前后要杀的人好像不是一个人吧,我辛苦安插里的暗桩,差点就让你给毁了。”

    “那个如意公主也是我们的绊脚石啊,前些日子她查私盐,还折损了我们不少人呢,不如一起除了。”女子慢悠悠地说道。

    “不许再动她,以后河图门的事不要插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徐公厉声喝道。

    “怎么徐门主舍不得?”女子似是并不怕徐公的威胁,懒洋洋地反问道。

    徐公懒得再理这个女人,直接进了后堂里屋。

    女人的一双眼睛一直追随着徐公直到进去看不见人了,怨恨的神色一闪而过。

    屠二爷眼观鼻鼻观心,像一尊雕像似的站在刚才的地方,恨不得自己直接隐身了才好。这两主的爱恨情仇知道的越少越好,他还想多活几年。

    几经波折,如意他们终于平安到了临淄城。

    进了临淄城,如意和朴智舜两队人马才分开走了。

    如意回了齐宫,田因齐听说了妹妹在路上遇险,并且新招募的勇士里可能还有内鬼,更是气得不得了,当即就要发落了他们。

    “王兄,内鬼的事,你就别管了,我心里有数,我自己处理。”如意坚决的说道。

    田因齐见王妹已经有了主意,也就不再深究这个问题。

    “王妹此行居功至伟啊,不仅帮聂政找到了亲人,还帮王兄重新收回鱼盐之利,重振了朝纲。”田因齐笑呵呵地夸奖道。

    “王兄,别忙着夸我,我还有更好的想法。齐桓公管仲之时就有了,不若我们效法重启,重新与海外通商,让我们的织品、鱼盐远销朝鲜、三韩和倭国。有了经济我们才能武装军队。”少女头头是道地说着,一脸神采奕奕。

    “这当然是好,不过要怎么才能联系上他们呢?”田因齐想了想问道。

    “这个也解决了一半,我将朝鲜的使者一并带到临淄了,想来过两天他们就会来找王兄的。”如意故意一脸神秘地说道。

    “王妹这本事真是越来越大了啊。”田因齐看着故意卖关子的如意,笑得一脸宠溺。

    两人正说笑着,却听外间通传,“邹丞相求见。”

    “传。”田因其高兴直接就叫人进来了。

    邹忌对两人躬身行完礼,然后目光灼灼地看着如意问道:“听闻公主师承鬼谷先生,又心向往之墨家思想。不知公主又为何愿意施法家之策呢?”

    法家政策?如意一头雾水,想了一会儿才明白,管仲的政策是法家思想的体现。自己重施管仲的官山海政策,可不就是法家之策。难道邹忌也是秉承着法家思想?

    “邹相此言差矣,俗话说,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都是好猫。治国也是此理,不管是哪家理论,取其长补己短,只要利于发展都是可行的。”

    邹忌一脸赞赏地看着如意道,“公主果然是见识不凡。不知道公主对严明法度有什么高见?”

    “高见倒是谈不上,只是几点拙见,还望邹相不要见笑。”

    “请讲。”邹忌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法理并重,先德后刑,富民,商德保民,礼、义,教化不可废,明德慎罚,国家既治四海平。”如意只记得这个时候的法家思想很是极端,法律相当严苛,例如商鞅变法。但如意觉得那样并不利于一个国家文明进步。那样的法制只是一种国家机器和统一天下的手段。

    田因齐在一旁听得频频点点头。

    邹忌捋了捋自己美髭说道“这理论倒是很独特。”

    如意微微一笑,心想只要你不把齐国改革得冷冰冰地就好。还是先给你灌输点思想的好。

    “还有就是兴办学校,储备人才,提高民众的素质。”如意想了想接着说道。

    “办学我听说过,现在咱们齐国就有稷下学宫。储备人才我倒也能理解,但这提高民众的素质,我还是不太明白,愚民不是更好治理吗?”邹忌说道。

    “此言差矣,若大家都是明是非懂礼法的,那还有人违法乱纪吗?若大家都诚信,正义,人人向善,良性循环那还用治理吗?”

    出了瑞正宫,如意慢悠悠往自己的紫竹苑走,走至湖边瞧着远处回廊上,夏荷正将带回来的一袋袋的吃食塞给魏辛。魏辛红着脸,抱着一堆东西,一脸幸福地傻笑着。

    如意心里也替他们高兴,看来夏荷的终身大事是不用自己操心了。

    如意又往前走了段正好看见聂政急匆匆地走来。

    “秦越今日出宫了。我已派人跟了去。”聂政一脸严肃地说道,好像就要抓到证据了一样。

    如意噗嗤一笑,“别这么紧张。那小包子在干什么?”

    “小包子?”聂政不解地反问道。“难道你怀疑的是小包子?”

    “没有证据都值得怀疑。”如意郑重地说道。

    聂政仔细地回忆了一下说道,“小包子就在院子里练功。”

    “你又是怎么知道秦越出的宫?”

    “我恰好经过,听见小包子和秦越说话。小包子问他出宫做什么?秦越没有回答。”聂政回忆了一下当时地情景说道。

    “秦越在宫外还有个亲妹妹,他应该是去看他妹妹了,回头我跟他说,要是他愿意,托给睿卿照顾一下。”如意想了想说道。

    “那这么说不是秦越?”聂政问道。

    “等等吧,会露出马脚的。”如意没有直接回答。

    晚间,秦越回来,聂政来报,果然是去看他妹妹了,他妹妹今年才十一托给一家远亲照顾,秦越的钱都给了他妹妹,但那家远亲对他妹妹似乎并不上心,照顾地也不是很照到。

    如意听了直接去了秦越的屋子。秦越开门见门外站着的如意很是诧异。

    “不知公主找我何事?”

    “我知道你有一个妹妹托给别人照顾,但照顾地并不周到,如果你信的过,可以将你妹妹托付给孙膑家照看,他家夫人心细,又喜欢热闹。一定要会将你妹妹照顾好。”

    秦越看着如意犹豫了一瞬,“多谢公主挂怀,孙军师的为人我信得过。”

    “他家夫人快生了,不若明天你和我一起去瞧瞧顺便给她看看,然后将妹妹一并托付给她。”

    “那再好不过,多谢公主安排。”秦越躬身一礼。

    “不用多礼。”如意虚扶一下。她看事情都已谈妥,起身要走,脚刚迈出一步,就听秦越突然说道,“公主请留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