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一百章 海外通商
    如意停下脚步,回身看着有些犹豫地秦越。

    秦越似是下了决心似的说道,“我知道公主在怀疑那天遇见狼群的事。”

    如意没有接话只是平静地看着他,等他说下去。

    “我那天去探路确实在林中闻到了几味药味,其中有麻黄草和蟾酥,二者混合可以让人兴奋,让人亢奋做出一些失常地事来,还有两种是地灵草和火荆花,这两种药混合出的气味应该是可以吸引猛兽。”秦越边讲边回忆地说道。

    “那你可有看到是谁?”

    “这我倒没有看到,当时我们进了密林后,走得比较分散。确实没有发现什么,我也不能乱说。”秦越想了想说道。

    “谢谢你,秦越。”

    从秦越处出来,如意一直面色沉凝。聂政自夜色中闪身出来,沉默地陪在如意身后。

    “聂政,你为什么愿意跟着我?”如意轻声问道。

    少年面目隐藏在黑暗中看不真切,也久久没有应答。

    如意似乎也并没真的要他回答而是径自说道:“我也算真心待他们,可他们却诱猛兽杀我。”

    “只是一个内鬼,你不要庸人自扰,大家还是忠心与你的。”聂政安慰道。

    过了一会儿聂政才又悠悠地说道,“你很好。”

    如意没再说话而是继续往前走了。

    竖日,如意带着秦越去看苏睿卿。苏睿卿已经六个多月的身孕了,挺着个大肚子正懒懒的歪在榻上小憩。

    直到如意进去方才醒。

    “今日怎么有空来看我。”苏睿卿赶紧坐起来,又给如意他们让了座。

    “我听说你最近身子重,总是懒懒的,特意带个医师给你瞧瞧。”

    秦越上前帮苏睿卿切了脉。

    “夫人脉象平稳,只是胎儿稍大了些,夫人还得多加走动,少食少餐,不然生产会很麻烦。”秦越切了完脉叮嘱道。

    这时候女人生孩子都是如同过鬼门关,医疗条件有限,凶险非常。如意一听赶紧也劝道,“你可不能偷懒,这可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苏睿卿一听也唬了一跳,赶紧立了起来。

    “多谢医师提醒。”

    然后秦越又叮嘱了一些相关事宜,几人聊完孩子的事,这才谈起了要将秦越的妹妹托付给她的事。

    苏睿卿一听当即同意,命人辟出一个小院给秦越的妹妹。

    秦越自是感激不尽。

    而此时朴智舜带着朴海进宫拜见田因齐去了。邹忌、淳于髡等人相陪。

    大家对重新通商之事交换了意见,大家一拍即合,很快便敲定相关事宜。田因齐高兴晚上设宴宴请朴智舜一行人。

    如意一回来便被王兄叫去了大殿。

    “来来,如意,我来给你介绍。”田因齐拉着如意笑逐颜开地说道。

    如意一眼便瞧见了朴智舜坐在上首的位置,两人相视一笑,点头相互打了招呼。

    田因齐左看看右看看,道,“原来你们认识啊?”

    “王兄忘了我之前跟你说过的一路来的朝鲜使者。”

    “原来就是朴世子啊。”田因齐这才恍然大悟。

    宴席尾声,如意起身告辞。

    朴智舜看着少女轻盈地背影,追出殿外。

    “公主请留步。”朴智舜有些轻喘地说道。

    “世子有何事?”如意回头看着神色复杂地朴智舜。

    “公主当真要为母守孝吗?”朴智舜有些难以启齿地问道。

    如意并未与他说过此话,想来是来了临淄城后听说的。遂微笑着点了点头,“是的,我发过愿的。”

    俊俏地青年神色有些落寞,但也只是一闪而过,“我知公主医术了得,不知可否求得公主为我医病,我还要在临淄住上段日子。虽知我这病不可能痊愈,但也总还是抱着些希望。”说完一脸希翼地看着如意。

    如意想了想,这个确实不好拒绝,自己确实可以缓解他的病情,所谓医者父母心,如意想了想点头同意了。“每天一个时辰,我帮你针灸。但我只能缓解,不能让痊愈。”

    “谢公主肯出手相救。”朴智舜高兴地说道。

    回了紫竹苑,如意望了一眼自己的偏殿,黑漆漆的一片,有时候如意会有种错觉,偏院里并没有住人,巫尤并在她这里。

    接下来,每天朴智舜都会找如意来报道。每天一个时辰,如意帮他针灸,而他总会给如意带些小玩意来,有时候只是小零食,有时是一个小摆件之类的,这日朴智舜带来的是一个机关木头小人,稀奇之处,这木头人会动,虽然也只是动动手动动脚,但这已经很是神奇了。

    如意好奇地看着摆手的木头人,“你这是从哪里买的?”

    “城东北门新开了一家木器店,这是从那里买的。”朴智舜顺口答道。

    “木器店?”如意突然想到了这是不是鲁班的机关术。突然就想到了鲁大壮,这么一想如意更想要印证自己所想。找了个机会便去了那家新开的木器店。

    “小姐,你怎么想起要去木器店啊?有什么要买的吗?”夏荷不解的问。

    “也没什么买的,就是逛逛。”如意回道。

    “那还不如去食肆逛逛呢。”夏荷小声地嘀咕道。

    如意失笑,这个小吃货,脑子里想的都是吃。

    进了木器店,店里没有小二,店里堆了各色木器成品和半成品,混杂在一起,看似凌乱,但又乱中有序。

    如意叫了好几声,才有人出来,只见一个一身素淡的男子坐在一辆木质轮椅上,竹簪束发,青布长衫,一双星眸好奇地看着如意,衣摆无风自动。

    如意定睛一瞧,竟是轮椅自己在动。

    男子看着一直盯着自己轮椅看的如意,微薄的唇轻轻勾起。

    “不知姑娘可否看够了。”轻柔似水的声音缓缓响起。

    “抱歉,公子,我只是看着你坐的轮椅有些眼熟。”如意知道自己失礼了,赶紧解释道。

    “姑娘,我恭候您多时了。”男子轻柔地说道。

    如意一听立刻警惕起来,“我好像并不认识公子吧?”

    “但是我却认识姑娘,感谢姑娘的轮椅使我又能行动自如。”男子如春风般和煦地笑着说道。

    看来他是故意让朴智舜买了个木头人给自己,料准了自己看到木头人必会到店里来寻。如果如意没记错的话,当初鲁大壮确实做了两把轮椅,一把给了孙师兄,另一把他说要给他老母的。显然眼前这男子不可能是他老母吧。难道是又回忆着做了一把。

    男子看着如意微蹙的眉头,像是知道如意心里在想什么似的说道。“我师弟当初骗了姑娘,还请姑娘勿怪,他其实是把轮椅给我了。”

    “你是鲁大壮的师兄?”如意抓住关键词问道。

    “正是,只是我腿不好,避世已久,如今得蒙姑娘的轮椅才得以重出江湖。”男子说得轻快,说完连自己都笑了,那笑容似乎有种魔力更感染身边的所有的人。

    如意就此放松下来,也笑着说道,“能帮到公子是它的荣幸。”

    男子将如意她们让到茶桌旁,然后自有一双机械手伸出来,替她们添茶倒水。看着活动自如的机械手,如意倒还算镇静,毕竟在现代机器人都有了。可是夏荷却吓了一跳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这是什么啊?”夏荷顺着胸脯,惊讶地说道。

    “这是自如手,帮我做一些杂事。我行动不便,它却活动自如,吓到这位姑娘了,让它再给姑娘添杯茶陪个罪。”男子柔和地说道。

    男子轻柔似水的声音说得夏荷倒有些不好意思。

    如意则笑着问道,“还不知公子姓名,以及找我何事?”

    “姑娘真是一针见血,在下鲁义,想请姑娘帮个忙。”鲁义肃目说道。

    “公子请讲。我若能帮定将会尽一份心力。”如意说道。

    鲁义从抽屉里取出一张图,递给如意说道,“姑娘看能否帮忙改进一下,我知道姑娘机关术造诣很高。”

    如意一听就有些汗颜,她哪里懂什么机关术啊,不过是仗着多活一世罢了。可是当她打开那张图却心惊不已,这居然是个空间轴的设计图,连通阴阳。如意自然记得鲁班书上写的通阴阳达古今。

    如意啪的一声将图合上,惹得夏荷好奇地望过来。如意敛容肃目地对夏荷说道,“夏荷,你去帮我买些东西,北门口,有家桃花酥很好吃,你去帮我买一份吧。”

    夏荷知道小姐这是有事,遂点点头出去了。

    “公子,若我没记错那鲁班书不是别人随便能看得,公子这么随意地给我看,是想害我吗?”

    “姑娘果然是看过鲁班书。那姑娘也信诅咒一说?为何不认为是因为书中的内容太逆天,防止他人偷学的唬人把式。”男子温和地循循善诱。

    “你们鲁班门行事向来诡秘,这个还真不好揣度。”如意盯着男子有些像深蓝色的眼睛说道。

    男子看着如意淡淡一笑,“我若说没有诅咒一说,姑娘可会信?”

    “眼见都不一定为实,何况是耳听,恕小女子无能,我并不懂什么机关之术。告辞。”说着如意就要起身。

    “买卖不成仁义在,姑娘看我这改良的轮椅如何?可以自动行走,不若将你师兄那个轮椅也改良一下,这个可比之前的轻松多了。就当是谢姑娘的轮椅之情。”男子星眸如光般灼灼地看着如意。

    如意却觉得那星眸像一个无底的深渊,等着她跳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