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一百零一章 稷下学宫
    如意最近除了给朴智舜针灸,就一直在武场操练兵马,如意的武艺也进步很快,她感觉那块晶石除了第一次改造了她的身体机能外,一直在对她进行源源不断地改造,供给她能量。她现在已经能熟练的掌握各种功法,剑法,道法,虽内力还稍显不足,对付一般的人已经足够强大,就连和聂政这样顶级的杀手过招,也能打上几十回合。当然也不排除聂政是有意放水。

    虽然如意身体变强了,但是最近却很是嗜睡,动一动就会晕过去,如意知道这大概就是巫尤说的生命之忧吧。

    可是巫尤迟迟没有找她,那应该是药还没有配好。如意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找巫尤问一问。几次走到偏殿的院门口却又退了回来。这天如意又一次从偏殿的院门边挪开时,却见巫尤的车夫引着一个人进了她的紫竹苑。

    如意目光一凛,看着巫尤的车夫道,“随便带人进来也不需要知会我一声吗?”

    如意虽然是对巫尤的车夫说着话,但眼睛却盯着后面轮椅上的男子,那双深蓝色的星眸闪着笑意地看着如意。

    车夫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如意一向不管巫先生的,今天这有些反常啊。

    “想是姑娘对我有误解,今天是巫先生请我来的。”轮椅上的鲁义依旧柔和地说道。

    如意转身回了正殿,不知道这个鲁义到底想要做什么,那个时间轴如果成功,那岂不是这个历史将要乱套,阴阳古今随意穿行,那还有什么历史秩序可言。如意有些不敢想象。鲁义和巫尤要是搞到一起,那会不会真的能成功。

    如意看着鲁义出了巫尤的院子,等了会才去找巫尤。

    一进门如意就开门见山的说道,“不知巫先生和鲁义是否达成了共识?”

    巫尤抬眼看着如意脸色依然那么苍白,“我们有共同的目标。”巫尤回答的很巧妙,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如意却不依不饶地看着巫尤说道,“我记得先生曾经说过为了天下曾经想要置我于死地,那么现在巫先生还为天下苍生着想吗?”

    巫尤顿了顿说道,“我知道你也看过那个发明,那个东西是会乱了天下,但是我们两个也有约定只要达成自己的目标。用完即毁。”

    “人心经不起试炼,一旦成功,你们还能毁得掉它。它所带来的巨大利益和好处,难道不会让人迷失?即使你不会,他不会,别人呢?”如意句句中肯地说道。

    这一次巫尤久久不言,过了好一会儿,巫尤才说道,“最近是不是晕的次数增多了?我看你虽然面色红润,但却有衰竭之相。”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强求不来。若要强求定会毁人来世,毁己今生。”如意的一句话成功的将巫尤钉在那里。如意不再看他,转身出了偏殿。

    其实不难猜测,想要通阴阳的人,一定是有挚爱之人离世而不能忘怀。记得有人曾说过一个人真正死亡的时间是世上没有人再记得你。还有人挂念那就说明还活在这个世上。

    从巫尤处出来,如意心情有些低落,自己这本不该存在的人也在为生存挣扎着,那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巫尤呢。

    院中的桃花已经都落了,一地缤纷地落英倒也煞是好看。桃树枝上这次又立着上次那只淘气的鸽子,这次没有花骨朵可啄,正在蹦跳地啄着还残存的几多桃花。

    如意冲着鸽子招招手,白鸽听话的飞到如意的掌心。如意取下信,又将白鸽放回了树枝让它肆意地去玩耍。信上俱是令狐远的关切之情,问她怎么会晕倒,有没有找医师,有没有问题。

    如意看着纸上的字就能想到令狐远如果当面问话的语气。如意突然想到如果自己突然消失,令狐远会不会也像巫尤他们一样执念深种。

    如意也只是消沉了半天,便又开始忙碌了起来。

    “王兄,我们可以在齐国范围内统一车轨度量衡,统一文字,学说雅言。这样才方便发展。”如意一边和田因齐下棋,一边说道。

    “你说的这些确实是需要改进的事,不过人手不足,哪天去稷下学宫瞧瞧,看看有堪重用的吗?”田因齐一边说一边将如意半边黑子扫走。

    “师兄你真狡猾,原来你前面是虚晃一枪啊。”如意叹息地看着自己辛苦的布局让师兄用一子就破了。

    “哈哈,我这叫趁人不备。”田因齐大笑地说道。

    如意下完一子才说道,“我还没去过稷下学宫,明天我就去瞧瞧。”

    稷下学宫在城南稷门下,故而得名,不愧是齐国的最高学府,肃穆,恢弘气派,但里面的学术气氛却又自由奔放。会为了一个问题争论的面红耳赤,也会为了一个观点各抒己见。

    如意进去时,看到的正是这样的场景,可是如意的出现却让原本热闹的氛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大家都好奇地看着这个冰肌玉骨,倾国倾城的女子。有见过如意的,高呼一声,“是公主啊。”

    大家七七八八都围上了如意,如意虽然是美女却没有美女的自觉,虽然是公主却没有公主的架子,很快和大家打成一片,大家都畅所欲言,关于统一车轨尺寸,统一文字,推行雅言,提了不少有用的意见。如意都一一的记了下来。

    自此如意就常来稷下学宫,有时候和他们一起讨论,有时候和他们一起上课。

    学宫里的学者们都很喜欢这个没有公主架子还博学的公主。公主还举荐好几人入朝为官。齐侯又礼贤重士,广招天下贤士议政讲学,一时间大家都趋之若鹜,稷下学宫成了学术文化中心。稷下学宫见证了这场学术思想史上蔚为壮观的百家争鸣,虽然官学为黄老之学,但是却有力的促成了争鸣的局面。

    这日如意又来了稷下学宫,如意只带了夏荷,此间正举行着一场大辩论,两人并没有靠近辩论的中心,只是找了个角落闲闲地听着。

    “现在周朝势微,礼乐崩坏,不若就做了一头独大统一天下。”一青年高声阔论道。

    “周天子仍在,礼数不能废,齐侯仍不忘朝拜周天子,此就乃贤君。”一文质彬彬的中年人朗声说道。

    “小姐,你在这里看什么呢?”夏荷不太明白她家小姐为何躲在角落里听闲谈。

    “我在观察哪些人适合做吟诗作赋的文士,哪些人适合做冲锋陷阵的武士,哪些人适合做颠倒黑白的辩士,哪些人适合做出谋划策的策士,哪些人适合做纵横捭阖的谋士,哪些人又是掐算阴阳的方士。”如意说着,用心地观察着每一个人。

    正待两人闲话时,一个黑脸青年突然靠近如意说道,“公主这把剑倒是很别致啊,不知是出自哪个名家之手。”

    如意并不知道这把剑的来历,只得说道,“一个朋友相赠。”

    “这剑怕是有些来历,公主的这个朋友还真是大方。”黑脸青年说完倒也不再絮叨转身加入了辩论的大潮中去了。

    留下一脸蒙圈的如意,这人真是莫名其妙。

    不过很快如意就知道这人并不是莫名其妙了。

    如意出了稷下学宫就再次遇到了黑脸青年,“公主今日辩会甚是成功,我们决定在前面那家酒楼庆贺,他们让我邀请公主一起去,不知公主可否赏光。”

    如意本不欲参加,但架不住黑脸青年轮番劝说,连夏荷都听烦了。最后如意不得不同意前往。

    “公主您先行一步,一会儿散了辩会,人多不好走,您先去酒楼等。包间都定好了。”黑脸青年殷切地说道。

    如意和夏荷只得先去了酒楼。

    等如意他们走后那个黑脸青年却没有进辩会,而是朝另一个方向走了。

    如意和夏荷进了酒楼,小二殷勤地招呼着,“姑娘可定了位子?”

    “稷下学宫辩会的人定的位子。”夏荷回道。

    “姑娘二楼请。”小二领着如意进了二层的包间。

    包间是里外套间,中间隔着岁寒三友的屏风。房间里插着花,一株淡紫色的丁香花,满屋飘香。

    如意和夏荷在房间里转了一圈,一共两桌,一桌十人,也就是二十人。

    如意无聊的欣赏着墙上的字画,夏荷则无聊地数着丁香花。

    正在这时房门被轻轻推开,露出一段纤细如葱白的手指。如意瞧着来人,竟是一个秀丽的少女,一身青色窄长袖上衣鹅黄长襦裙,远山黛眉,杏眼圆睁,嫣唇贝齿,墨发半披如瀑,好一个青春美少女。只是那神色间带着些许戾气。

    如意有些诧异,怎么来的是个姑娘,想来是走错门了吧。

    “姑娘你可能走错门,这间包间已经有预定了。”如意好心的提醒道。

    可谁知那少女竟勾唇冷冷地一笑,凉凉地开口道,“这包间就是我订的。”

    “你?”如意有些戒备地盯着美少女,然后转口说道,“那也可能是我们走错了房间,我们这就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