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一百零二章 内鬼
    “走?恐怕没那么容易吧。”少女话音刚落,门外就进来了几个壮汉,门“啪”的一声落了锁。

    夏荷站到如意身旁一脸警惕地盯着美少女说道,“你知道她是谁吗,你若是轻举妄动,恐怕会吃不了兜着走。”

    “哈哈,我最不喜欢别人威胁我。”少女说着手指一动一把飞刀冲着夏荷面门而来,如意一把拽过夏荷,刀子险险地擦着夏荷耳畔而过。

    “呦,功夫不错啊,你就是如意吧?”少女的杏眼直勾勾的盯着如意问道。

    如意心里一阵懊悔,看来这饭真是不能乱吃。还没吃呢就先出事了。

    “我是,姑娘又是谁?”如意大方的承认道。

    “听说令狐哥哥将月剑给了你,你凭什么?”少女凌厉地问道。

    如意有些头疼,难道这就是令狐说的他的小师妹?果然是够刁蛮不讲理。

    “这你得问你的令狐哥哥,我到底是凭什么?我不好替他回答。”如意笑笑说道。

    “我听说你与令狐有些误会,你找他解开就好,不过你们之间的误会应该不关我什么事,所以小妹妹我要回去了。”如意说完拉起夏荷朝着临街的窗户一跃而起,她自己跳下去肯定没问题,可是还带着夏荷,如意心里也没底,如意尽量控制降速,将重量压到自己这边免得夏荷受伤。

    稳稳地落了地,夏荷知道自己这点功夫会拖累小姐,遂说道,“小姐,你赶紧跑,别管我。”

    “我们为什么要跑啊。”如意说完就走到街中间说道,“我是齐国长公主如意,今日替王兄在此纳谏,若大家有好的谏言尽管跟我说,我定会如实地回禀王兄。”如意说完还不忘抬头朝刚刚跳下的二楼窗子里的人眨眨眼睛。

    果然见二楼的少女杏目圆睁一副怒火攻心的样子,可又无可奈何,只得气呼呼地转身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如意就很少去稷下学宫了。就算去也会带一大堆人不再单独行动了。

    如意在心里嘀咕,还说这把剑关键时刻能救命,恐怕是关键时刻能要命吧。

    但是如意也只在心里嘀咕,没跟令狐远说,离着这么远,就算说了也只是徒增担心,自己小心点就是了,而且就算不说,估计他很快也会知道,自己身边肯定还有他的人。

    如意每天更加勤奋的练功,连懒觉都不睡了。天色刚亮,如意就起床开始练剑了。夏荷为了不再拖小姐的后腿,睡眼惺忪、哈欠连天的也出来跟着练功了。

    夏荷练了一会儿感觉想要去方便一下就朝着恭厕去了,转过墙角,走了没几步,就听见一株灌木后有说话声。夏荷下意识的停下脚步,凝神听了起来。

    “少主让你杀了那个公主,你怎么迟迟没有动手。”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透过稀疏的枝叶只能看见一身黑色劲装。

    另一道刻意压低的声音回道,“我已经接到门主令,让我不要轻举妄动,安心潜伏。”

    “别忘得了你到底是谁的人?”陌生男子又说道。

    “可是一但动手我肯定会暴露的,现在公主就一直在怀疑我。”依然是压低的声音,辨别不出音色。

    夏荷仔细望去,想要看清到底是谁,却被黑衣人完全挡住,只能看到一片阴影。

    两人又小声嘀咕几句,黑衣人让对方先走,随后黑衣人一个纵跃也消失了。

    夏荷立刻吓出一身冷汗也顾不得上厕所赶紧回去告诉如意。

    如意擦着额上的汗,眸子里寒光一闪而过,脸色沉凝地说道,“我就等他动手呢,不然还真逮不到他。”

    “可是这样小姐你会有危险啊。”夏荷有些焦急。

    “放心,我会小心的,一起如常,千万别露出马脚来。”如意叮嘱着夏荷。

    夏荷慎重地点点头,事关小姐的安慰,她无论如何也要谨慎。

    聂政过来时,正好看见两人气氛凝重,问道,“怎么了?在说什么?”

    夏荷又将听到的内容转述给聂政,聂政听完想了想说道,“总是防备着也不是个事,不如我们想个办法把他找出来吧。”

    如意想了想,低声和两人商量了一番,才各自散去。

    如意白天又去了武场操练,跟十五个人一起训练。

    阳光很好,活动一会儿,就浑身汗津津的。伯溪虽然会些武功,但并不精通,毕竟是拿笔杆子的,没一会儿就有些坚持不住了。

    不知是太阳晒得,还是累得,马步还没扎完,伯溪就晕了过去。

    秦越帮伯溪切了脉表示没什么大碍,如意叫人将伯溪送回去休息。秦越又去开了份药方并要亲自去熬药。

    小厨房里,药罐咕噜咕噜的沸着,秦越一手拿着蒲扇闪着火,一手拿着本医术在看,秦越和伯溪不一样,秦越不但医术了得武艺更是高超。

    “你这是故意想偷懒,所以才说要亲自熬药吧?”如意站在小厨房的门口挡住了大片天光,一下子就在屋里形成以一片阴影。

    秦越见来人是如意,这才起身说道,“原来是公主。那些基础练习对于伯溪有用,对于我却益处不大,所以还不如多留些时间看看医书。”

    “这倒是我考虑不周了。老岳,马晋,梁安,徐生、勾山,还有你,你们几个都是武功高手,这些操练与你们确实简单了些。明天我会重新分组。”如意想了想说道。

    秦越笑了笑,“那就谢过公主了。”

    如意点点头转身出去时,突然回身说道,“秦越,你好像一点也不怕我?”

    秦越蹙了下眉说道,“为什么要怕公主?一我没做错事,二公主又这般平易近人。我又怎么会怕。”

    如意刚想再说些什么,就听小包子在外面喊道,“公主,徐生和勾山打起来了,你快去看看吧。”

    如意没再说什么快步朝练武场走去,小包子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边走边说道,“公主,越哥哥本事这么大,我能让越哥哥教教我吗?”

    如意扭头看着小包子天真的脸问道,“你是想学他的武艺呢?还是想学他的医术啊?”

    小包子想了想说道,“都想学。”

    如意轻笑一声,“你想跟他学艺,不是应该去问他本人吗?问我有什么用呢?”

    刚一说完,两人就到了练武场,小包子还欲说,但见如意已经朝着打架的徐生和勾山去了,只好站在一旁,不再说话。

    竖日,夏荷早早起来准备去练武,去看小姐还在睡没有起来。夏荷有些奇怪,往日小姐都比自己起得要早,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夏荷轻手轻脚地走到小姐榻准备挑开纱幔准备叫小姐起床,却看见小姐脸色铁青,蹙着眉,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

    夏荷吓了一跳,赶紧走过去,轻轻地摇着如意,“小姐,你醒醒,你怎么了。”可无论夏荷怎么叫也没能叫醒如意。

    吓得夏荷赶紧跑出去叫人。聂政听到喊声赶紧过来,秦越也过来替如意把了脉,又查看了一下如意的症状,其他人也都赶了过来。

    秦越面色沉凝地说道,“公主恐怕是中毒了。”

    大家一片窃窃私语。宫中的医师也赶了过来,田因齐不多时也过来了。经过会诊,确实是中毒。

    田因齐气的罚了好几个人,并命令医师必须找出解毒的法子。

    “到底是中了什么毒?”田因齐沉声喝问道。医师们一个个你瞅瞅我,我瞅瞅你谁也说不出可所以然来,就连秦越也只是蹙着眉站在一旁。

    一个老医师突然上前一步说道,“这毒大概就是一味药材,名叫马钱子,马钱子可以清热散结,舒筋通络,但是生马钱子有毒,用之要谨慎。”

    突然小包子大喊一声,“是他,一定是他,昨天伯溪晕倒后我见越哥哥给开的药方里就有马钱子。”

    秦越没有反驳只是冷冷地看着小包子。

    田因齐厉声问道,“谁是秦越?”

    秦越上前一步躬身一礼回道,“在下正是秦越。”

    “你为何害公主?”田因齐声音冷冽地问道。

    “大王,我若说我没还害公主,大王可信?”秦越不慌不忙的说道。

    “刚才那个少年所说又是怎么回事?”田因齐威严地问道。

    “我昨天的药方里确实有这味药,但是我用的是油炙马钱子。”秦越缓缓地说道。

    “可是你药方上并没有写。”小包子不依不饶地说道。

    “因为是我自己开的方自己抓的药,自己熬的药,自然就是简写的了。这个司药房有记录,大王可以去查。”秦越一一解释道。

    “不过我倒想问问你是如何知道马钱子的功效的呢?”秦越看着小包子问道。

    小包子没停顿的说道,“我这不是刚听医师说道嘛,越哥哥,你别生气,我也是着急公主中毒,并不是针对你。”

    田因齐冷声说道,“没查清楚之前谁也不能离开。去司药房看看是不是有记录,是不是如他所说。”

    侍卫领命出去。大殿里一片死寂。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家都等着结果的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