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梦回战国当公主 第一百零四章
    聂政这些天心情一直不好,小包子最后点名见的人就是聂政。不知道最后和聂政说了些什么。聂政情绪一直不高,如意也无从劝解。

    小包子走后就连夏荷也唉声叹气的好几天,“小姐,你说小包子还那么小,怎么就成内奸了呢?问他背后之人,他还扛着不说,这是什么人能让他如此啊?”

    “也许不是一个人。”如意远远地望着树荫下还在拼命练剑的聂政说道。

    聂政一会儿用剑一会儿用刀一会儿又换上长矛,不停地挥洒着自己的汗水。秦越不知何时过来的,执一柄长剑跳进聂政的对打范围之内。

    秦越剑势凌厉迅猛如雷,崩发如弓。聂政却一改刚才的刚猛之力,徐如行云流水,清脆地金属撞击声,折射着阳光的剑刃,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小姐,他们打起来了,不会有事儿吧?”夏荷站在如意身边有些担忧地看着对打的两人。

    “没事儿的,秦越是在帮聂政治病。”如意看了一会儿说道。

    “小姐,这是又是从何说起?”夏荷不解地看着如意。

    “聂政是心病,发泄出去就好了,秦越是在帮他纾解心绪。”如意意味深长地说道。

    四月底,花期将过,树木又恢复了郁郁葱葱的样子。春雨犹如一个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姑娘,终于在千呼万唤中始出来。淅沥沥的小雨,滴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看见痕迹,便消失在泥土里。

    巫尤这日来找如意说,配的药里差一味药引,名叫草苁蓉又叫不老草,民间传说有长生不老的功效,多长在阴寒的悬崖峭壁之上。

    如意详细地询问了这药的形貌,打算去城南的稷山去碰碰运气。聂政听了一声不吭的跟在如意身后打算同去。

    如意又叫上了秦越,和夏荷、聂政四人一通前往了稷山。一路上如意和秦越两人都在交流着医术。聂政则默默地跟在他们身后不言不语,有时候夏荷逗上他几句,聂政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夏荷觉得聂政无趣,追上如意他们去听他们讲医去了。

    春雨过后的山上,泥土甚是松软,夏荷踩着松软的泥土,时而地下头说道:“这土下面总感觉有什么东西似的。”

    “有吗?”如意抬了抬脚,脚底下除了沾满泥土,什么都没有。

    “不对,我从小在山里长大,这下面绝对有问题。”夏荷话音刚落。走在前面的如意突然一声惊呼,她周围的地面忽然下陷,紧接着整个人向下坠去,秦越就在如意身边赶紧伸手去拽如意,但秦越脚下的地面也陷了下去,两人同时消失在了大家眼前。

    聂政一个飞扑扑到巨坑边上只见,坑底竟然布满了荆棘和尖刀。秦越一手拽着壁上的一节树根,一手拽着如意,如意在下面垂着脚尖刚刚好扎不到尖刀。

    秦越一个运气将如意一把甩上来,聂政跃起打算接住如意时,不知何时从树上窜出一个身形颇似猿猴的人来,动作形态,身形都很像一只猿猴,只有那张脸说明他还是一个人。猿人将如意接住,一手攀着树上垂下来的藤条,一悠一晃之间,便腾跳出很远,聂政紧追不舍,一路紧随其后。

    猿人越跳越快,嘴里还发出猿啸一般的声音,不多时便从四面八方窜出好多猴子向着聂政缠去。

    如意被猿人扛在肩上,暗自用功在掌上准备击向猿人后心时,猿人似后背长了眼睛一般,一把将如意从肩上翻过来,抓着如意的两只脚,让如意头朝下地晃了晃。

    晃得如意一阵头晕眼花,最后猿人不放心地一手刀砍在如意的颈部,如意软绵绵地晕了过去。猿人重新将如意扛在肩上,向前跑去。

    等如意再醒来时,周身一片黑暗,如意适应了好一会儿,伸手触上的都是坚硬地石壁,石壁湿滑,有些地方还能摸到青苔。如意勉强站起来,顺着石壁摸索着。却猝不及防地被火把的光线晃了眼。

    一道妖娆的女声说道,“抓你还真是不好抓啊。”

    借着火把的光亮,如意勉强看清了周遭地环境,这大概是一个山洞,自己现在身处的大概是一个天然的牢房,三面墙,一面木栏。而自己正身在这四面之中。

    而面前的这个妖艳的女人,一双狭长的眼睛眼尾上挑着,一脸魅惑地看着如意,只可惜如意是个女人不是男人,并不会被她魅惑了去。

    如意右手摸上腰身,却发现短剑已不在身上,而且身上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你在找这个吗?”女人手里拿着的正是令狐远给如意的那把剑。

    “你给我吃了什么?”如意冷声问道。

    “你应该知道的啊?锁功丹。”女子媚笑着说道。

    如意暗自运功在体内循环一周,想要试着冲开药力。

    “别白费力气了,我这可不是一般的锁功丹。”女子哈哈地笑道过了好一会儿止住笑声继续说道,“你还是赶紧交出《战国策》来,我兴许还能放了你。”

    如意这才明白原来又是冲着这本假书来的。

    “我已经搜过了你的身,你身上没有,你把它放在了哪里了?”女人循循善诱地说道。

    如意只是冷冷地撇了女人一眼,走到墙壁边上的稻草上坐下,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你不说我也有的是办法让你说,等我把你那个小侍女逮来看你说不说。”女人恨声说道,转身走了。

    随着火把的远去,四周又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如意迷迷糊糊不知又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一些声响,是有人送饭过来。如意不敢吃他们的饭菜,转过身去,继续尝试着运功冲破药里。不过好在她身体的强度和速度不受药里阻碍,只是没什么力气。如意在心里盘算着,这样下去还能坚持多久。

    山洞里黑漆漆地,看不见日月,完全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不知又过了多久,光亮渐渐走进。

    又是之前那个女人,“怎么样想好了吗?你的那个小侍女已经被我抓住了,马上就可以和你作伴来了。”女人凉凉地声音在潮湿黑暗的山洞里听着尤为不舒服。

    如意心里有些打鼓,不会夏荷真的被抓到了吧。不过这个女人诡计多端,还是不要自乱阵脚的好。

    如意看了看女人说道,“谢谢你的贴心,还帮我找来侍女,想得真是周到。”

    女人气的转身就走,“别得意,一会儿看你还能说出什么?”

    女人走后没多久,就听外面噼啪想了两声。

    如意站起来走进几步,却惊讶地看见聂政正悄无声息地站在外面。脚边倒着两个看守。

    聂政拔出剑来,一剑劈在锁门的链子上,链子应声而断,同时断裂声也引来了其他人。聂政一把拽着如意向外飞掠而却。聂政带着她在长长地隧道里狂奔,不知道这个洞会通向哪里,后面的追击声越来越近。

    如意因为没有力气,越跑越慢,完全是靠着聂政带着在跑。

    终于前面看见了亮光,一束光亮就在眼前,两人要紧牙关向外跑去。

    在黑暗里待得太久,刺眼的光亮,如意一时还有些难以适应,聂政带着如意终于跑出了山洞,跑出去没多远却堪堪地煞住了脚步。

    迎面是呼啸地山风,底下是万丈深渊,峭壁嶙峋,苍柏掩映。

    两人站在悬崖边上,回身见一众人已经追了出来。聂政知道,这应该是山的另一边了,这个洞口并不是他进去的那个洞口。

    女子最后才走了出来,眯了眯狭长的眼睛盯着聂政说道,“小子,竟然是你。你可知背叛河图门的后果。”

    聂政只是看着那个女子并没有说话。

    “那边是悬崖,你能带她去哪儿?何况你也撑不了多久了。”女子冷笑一声说道。

    聂政转身看着如意说道,“你信我吗?”

    如意从彼此的对视中看到了破釜沉舟的决心,如意点点头,说道:“我信你。从一开始我就是相信你的。”

    直到腰身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揽紧,耳边是呼啸地山风,吹得如意睁不开眼,青丝飞舞着,恍惚间感觉身体在不断地下坠,越坠越快,如意才知道,聂政的这句“你信我吗?”到底什么意思,原来是带着她跳了悬崖。

    一瞬间如意觉得下坠的力量停住了,自己正被聂政悬空拦在怀里,聂政一手握紧剑柄,剑刃插在峭壁的石缝里,而这把短剑正是如意那把。如意只来得及瞄了一眼,不敢再乱动,如意知道这时候稍稍动一下,两人都有个跌入深渊,万劫不复。

    崖上的人一声惊呼,一片混乱,不知过了多久,声音渐渐远去,悬崖上回归了平静。

    “不要放手。”聂政低声说道。然后蓄满所有的内力,足尖轻点峭壁,身子凌空而上,逆风而行。

    如意双臂紧紧地勾着他的脖子,两人紧紧想贴,甚至能听到彼此剧烈的心跳。

    和撒好看好看好看回道撒扩多或看三打哈上课还是对话框打开代收款的哈萨克和的卡萨丁很快大顺口很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