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高手在都市〕〔仙三代的日常生活〕〔妖孽弃少在都市〕〔重回1985:麻辣俏〕〔荒野求生从探险开〕〔从艺术家开始〕〔重生之最好时代〕〔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全世界都有异能只〕〔夺取基因〕〔我就是超级警察〕〔豪门继承人〕〔我在英伦当贵族〕〔重生之财气冲天〕〔乔爷又在作死了〕〔最强废婿〕〔将军,孤本红妆〕〔无限剑神系统〕〔医品太子妃〕〔饲养全人类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伐天霸主 第零一六章:剖析
    西门庆、西门祝愁容尽褪,走起路来生龙活虎

    “太爽了,终于泄尽了一口恶气。№菠☆萝☆小№说宋兄,你今天的运气可真是让我彻底服了,哇哈哈,看到那几个家伙光溜溜的脑瓜子,心里的痛快别提了。”

    “是啊,是啊!”西门祝眉飞色舞,一脸谄媚的表情道:“那个,兄弟,我们的那个宝剑、玉佩是不是该给我们了?”

    宋绝轻退一步,轻笑道:“这是我赢来的,为什么要给你们?”

    西门庆呆愣愣道:“难道……难道你不打算……还给我们?”

    宋绝脸上的表情更奇怪了:“我记得我不欠我们什么啊。”

    灵月郡主嘻笑:“是啊……他欠你们什么东西了?多少钱?你们兄弟说来给本郡主听听,本郡主替你们讨还公道。”

    “这……”西门庆、西门祝无话可说了。

    是啊!人家宋绝欠我什么了?

    兄弟二人现在才想了起来,他们的宝剑、玉佩是宋绝赢的,现在已经姓宋,不姓封,不姓李,更不姓西门。

    凭什么要人家把自己贵重的东西送给自己?

    兄弟二人相顾一眼,他们终于明白了!

    宋绝是大胜而归了,但是跟自己兄弟没有一根毛的关系。

    “这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交情归交情,钱归钱,若是把交情和钱混为一谈,那交情与未免太廉价了。换作是你们兄弟,你们会把价值几千万两银子的东西送我吗?”

    “这个……肯定不会。”西门庆不愿昧着良心说话。

    灵月郡主发出一阵甜美的银铃笑声,脸上挂着甜蜜的微笑,就好像百花绽放,极其灿烂美丽

    那灿烂的笑容,有着十足的感染力。

    “你们咋这么蠢呢。”她得意洋洋的笑着说道:“冤有头债有主,你们输给谁理应找谁赎回去啊!那个李江不是说给你们交待的吗?你们找他就行了。”

    宋绝见他们呆呆愣愣的还是不明白,以手抚额道:“你们押了两百万,但这两柄剑、两个玉佩加起来,价值少说也有三千万!”

    灵月郡主娇笑道:“也就是说,你们只需拿两百万银票和字据去找李江。李江没办法,就必须用三千万从宋绝这里买回去还给你们。这中间凭空就赚了两千八百万两啊!总之呢,你们只要找他们讨要宝剑玉佩就行了,别的什么都不要。实在不给就让见证人出面。这都不懂,真是笨到家了。”

    “哇哈!果然是好办法!”

    西门庆、西门祝喜极忘形,忍不住心中的兴奋,咣咣一声,又抱到了一块儿。

    灵月郡主顿时笑得成了掩口葫芦!

    她笑声很动听,就如百灵鸟的叫声一样,让人沉醉。

    “好了!”宋绝掏出一把银票,点出了两百二十万两,递给了西门庆道:“哪!别说哥们不仗义!”

    西门兄弟登时喜出望外!

    宋绝冷笑道:“西门大官人、二官人,很开心、很高兴吗?”

    “呃?”西门庆、西门祝看着宋绝,心底十分疑惑:抵押老婆(嫂嫂)妹子的字据销毁了、赎回宝剑玉佩的本钱有了,难道不应该高兴吗?

    “呃什么呃?”宋绝看见他们这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混账东西,你们可真厉害呀。啧啧,居然连那个什么都输掉了,我佩服、仰慕、高山仰止、五体投地……恨不得当神一样膜拜你们!”

    西门庆、西门祝顿时脸红脖子粗、讷讷无言。

    “你们胡闹,你们就算把整个西门家的家产都输光了,也跟老子没有一点关系。我当你们是兄弟、是朋友…这才仗义出面…可你们呢……”宋绝的眼神慢慢变得冷冽:“竟然联合封寒、李江他们,一起坑害我。”

    “啊?坑害你?”

    西门兄弟顿时傻了眼,做梦也没想到宋绝冒出这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来。

    “兄弟,你误会了,我们没有跟他们联合坑害!”西门祝连忙表态,都恨不得指天发誓了。

    “你到我家去,用朋友之义、兄弟之情逼我去赌,可你们……从今以后,咱们一刀两断。”

    宋绝把一枚骰子扔在地上,一脸的不屑,鄙夷,似乎提都不愿意提。

    灵月郡主俏脸一沉,向地上的骰子一招手,那颗骨碌碌旋转的骰子顿时飞快的落入了白嫩的小手!

    宋绝眼睛一亮,想不到这丫头还有这么漂亮的一手。

    灵月用一双俏目,闪着熊熊烈火,怒道:“我用玄气感应了一下,这骰子里有东西,动的!难怪一说检查,他们就慌得跟什么似的;难怪你们兄弟一直跟着起哄。你们兄弟,真是,真是下作无耻!”

    她是不会赌,更也不懂骰子,但她非常聪明,综合各种疑点,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

    西门祝苍白着脸:“我,我还一直以为自己运气新背到家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西门庆连连解释:“可是兄弟!我们真的不知道啊。我们也是受害人啊!输钱、输玉佩、输宝剑……你知道,我连那种纸条都写了。”

    “你们输钱、输玉佩、输宝剑……说明你们兄弟是滥赌成性的滥赌鬼,这个我信,但是……”

    宋绝狠狠瞪着西门庆,两道眼光如同利刃,一直刺进了他的心里:“西门庆,你们有钱,你们输得起任何东西。可是你扪心自问,字据上的内容,你们输得起吗?字据一旦要不回来、内容一旦公布,你们西门世家必将灰飞烟灭,这后果你们兄弟负责得起吗?难道你们就没得有什么不对吗?”

    “冤枉啊!我们真不是一伙儿的。”西门庆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口,只得连连叫屈。

    宋绝心说“我知道你们是冤枉的”,嘴里却道:“你知道后果吗?”

    西门庆老老实实道:“知道!”

    宋绝紧逼不放:“为何要写?”

    “我,不知道……”苦着脸的西门庆慢慢平静下来。

    他不是蠢人,相反,他其实很精明,随着宋绝一点点暗示、一步步的紧逼不放,立刻发觉了太多不对劲之处!

    因为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自己兄弟做得出来的!纵然是做梦都没有梦见过!可自己偏偏还做了。

    为什么?

    我难道真有那么不堪吗?

    不!我虽不是好人,但以自己的性格来说,今天发生的事是宁可死也不会做的!可我却偏偏就做了!

    但,明知后果,我为什么还要做?

    霎时间,西门大官人脑海中一片混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几乎崩溃了都。

    “所以说,字据的存在,更能说明你们是一伙的。”

    “扑通”一声,西门祝也坐到了地上。

    与他大哥一样,也想到了种种的不合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狂婿〕〔特种兵之种子融合〕〔我从不开挂〕〔都市之仙帝奶爸〕〔我的无数分身〕〔病娇太子,得哄着〕〔蜜吻999次:乔爷,〕〔豪门新娘:隐婚总〕〔大宋男儿〕〔邪世帝尊〕〔超强兵王在都市〕〔拜师九叔〕〔天价宠儿:总裁的〕〔雪落关山〕〔都市绝品仙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