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界天下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欠了你的
    ,精彩小说免费!

    此刻房间之中呈现出来的这一幕不堪的景象,就是姜云之所以会突然之间不顾一切的闯入这座防卫森严的酒楼的原因!

    先前茶铺之中,姜云听到关于蜃楼出现的消息,让他心神震动之余,陷入了沉思,也暂时忽略了继续用神识去关注月如火和那年轻男子。

    等到他从沉思之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恰好看见那年轻男子递给了月如火一杯酒。

    而在递酒的同时,男子的小指指甲不着痕迹的往酒杯之中弹了一些粉末。

    虽然姜云并不知道那粉末是什么,但是他早就看出来这男子对于月如火有着不轨之意,所以这粉末必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原本他还以为,月如火纵然再无阅历,也肯定不会喝下这杯酒。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月如火竟然没有丝毫怀疑的的喝了下去。

    酒刚入肚,她的面色立刻变得绯红,双眼之中也是浮现出了一层迷离之色。

    身为炼药师的姜云岂能看不出来,这月如火分明是中了媚药,被迷失了神智!

    尽管姜云对于月如火没有丝毫的好感,但即便是看到一个不认识的女子,被人下药,他也不会坐视不理,所以这才让他勃然大怒,不管不顾的闯入了这酒楼之中。

    甚至于,他也知道这酒楼之所以防御森严,神秘重重,其实就是一个藏污纳垢之处,一个为某些心怀不轨的修士专门提供的可以为所欲为的场地!

    自然,姜云哪里还会对酒楼之人客气,出手之间毫不留情,一路打到了这里。

    看着面前杀意凛然的姜云,以及躺在自己面前无法动弹的两名老者,年轻男子尽管心中惊惧,但仍然强行镇定,色厉内荏的怒喝出声道:“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我是谁,赶紧给我滚出去!”

    姜云目光冰冷的看着他,抬起手来,虚虚一按!

    “噗”的一声,这名年轻男子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就在姜云的一按之下变成了一具尸体,栽倒在地。

    这一幕,让那两名老者的面色陡然大变道:“你竟然敢杀……”

    不等两人将话说完,两人就已经看到了一道剑光匹练在自己的眼前划过,伴随着眉心之中出现的两道血痕,两人瞪大了眼睛,脸上带着难以置信之色,永远的闭上了嘴巴。

    或许,这年轻男子的确大有来头,但是姜云是连道尊都敢挑衅,连五行长老都敢击杀的人,又岂会在乎男子到底是谁!

    他根本就没有兴趣知道男子的身份,只知道这种人就不该继续活在世上!

    轻易的击杀了三人之后,姜云这才缓缓迈步,走进了房间之中。

    月如火的脸上依然带着媚笑,浑身娇弱无骨的躺在那里,不整的衣衫之下露出的洁白香肩,使得这布置的精美的房间都弥漫着出一股旖旎的香味。

    姜云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真不知道,是该说你单纯,还是该说你傻!”

    “就你这脑子和火爆的性格,你是如何能够平安无事的活到今天的?”

    “还有你的父亲,心也真够大的了,竟然会放心你一个人在外游历闯荡!”

    姜云原本认为,月如火作为月尊之女,身上必然会有大量能够保护自己的法宝。

    或者在其身边,有月尊派出暗中保护她的高手。

    可是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所以他是真的好奇,既没有阅历,也没有防身法宝的月如火,这些年都是怎么度过的。

    其实姜云的想法没错。

    在此之前,月如火的身边的确都有人暗中保护,为她摆平一切的麻烦,让她根本不会受到任何的欺侮。

    因此,这也就导致她的性格真的极为单纯,做事也是全凭个人喜好,从不去考虑后果。

    不然的话,当年也岂会因为岳青的两句好话,就将自己的星灵甲借给对方。

    但是,自从月尊将她交给了丹道子之后,出于对丹道子的信任,月尊便将暗中保护之人给撤走了。

    可是月尊和丹道子都没有想到,月如火竟然趁着丹道子送姜云的机会,自己竟然偷偷的不告而别。

    因此,可以说,从丹道子处离开的月如火,才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的独自游历。

    这些事情,姜云自然不会知晓,也懒得去理会,收回了看向月如火的目光,神识扫向了那年轻男子的尸体。

    姜云能够看得出来,月如火是中了媚药,虽然自己并不知道如何解除药效,但是这个年轻男子的身上必定会有解药。

    接着,姜云伸手取下了男子的腰带,神识探入其中,找到了几个药瓶,拿出来之后,一一检查了一遍,轻易的找到了解药,屈指一弹,送入了月如火的口中。

    解药入肚,月如火的身体微微一颤,眼神之中的迷离之色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惊慌失措!

    虽然刚刚她被迷失了神智,但是却依然有一丝清醒,所以清楚的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在媚药的作用之下,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如果不是姜云及时赶来,那现在的她……

    月如火的身体不禁再次一颤,根本不敢再去回忆刚才之事。

    这时,姜云的声音也在她的耳边响起道:“你既然没事了,那我就走了,丹道子让我转告你,让你去他那里一趟,他有事找你!”

    丢下这句话之后,姜云转身就要走,而在他的身后,月如火那细如蚊蚋的声音却是紧接着响起:“等等!”

    姜云转过身来,看着依然瘫倒在地,面色涨的通红的月如火,眉头一皱,但立刻便明白过来道:“你体内媚药已解,但是浑身没有力气对不对?”

    月如火微微的点了点头。

    姜云不禁再次叹了口气道:“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你的,救你一次不算,还要再救你一次!”

    虽然口中带着无奈,但是姜云也知道,自己如果真的转身就走,那月如火还是置身险境。

    因为自己的神识已经能够清楚的看到,这座酒楼之中隐藏的上百名修士全部出动。

    甚至于,酒楼外墙之上所覆盖的所有阵法也是全部运转了起来。

    “我将你送入法器之中,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再将你放出来!”

    姜云根本不给月如火说话的机会,简单的解释了一句之后,大袖挥动之下,就想将月如火送入自己的乌云盖顶之中。

    然而大袖挥出,姜云却是不禁一愣,因为自己竟然无法将月如火送入乌云盖顶!

    月如火的面色涨的通红,显然是想说什么,但是浑身没有力气,根本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而此时此刻,感受着四周传来的一股股气息波动,姜云微一沉吟道:“那我只能得罪了!”

    话音落下,姜云伸手一招,一股劲风将月如火的身体环绕,带到了自己的身边。

    以这种方式带着月如火,避免了和她身体的接触,只是这样一来,姜云想要施展缩地成寸之术离开这酒楼的想法也随之成空。

    如今,他只能以自身实力,破开这酒楼的阵法禁制,冲出上百名修士的包围。

    不过,就在姜云准备再次离开的时候,月如火比刚才更轻的声音却也是又一次的响起:“衣,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