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界天下 第两千五十五章 宴会助兴
    “轰隆隆!”

    薛景图的话音刚落,这个独立的秘境之内顿时响起了震天的巨响,发出了剧烈的摇晃,就如同将要毁灭一般。

    更是不知道从哪里涌出了大量的雾气,遮天蔽日,瞬间弥漫开来,遮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这是怎么回事?”

    “三少主,你要做什么?”

    “三少主,莫非你是想要将我们一并留下吗?”

    身在雾气包裹之中,各个族群天骄惊慌失措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

    在他们想来,还以为是薛景图恼羞成怒,出手对付姜云的同时,也要将自己等人一并收拾了。

    好在秘境的震荡很快就静止了下来,巨响之声也是越来越小。

    各族天骄等人依然好好的站在原地,浑身上下毫发无伤,四周那浓浓的雾气都开始渐渐消散。

    放眼看去,整个秘境还是和刚才一样,小桥流水,亭台楼阁等,依然静静的伫立在那里,风景依旧优美。

    似乎刚刚发生的一切,只是众人产生的错觉。

    不过,他们都心知肚明,当然不会是错觉。

    因为这处秘境之中已经少了三个人。

    先前准备离开的姜云,南宫怀玉和童玉成,全都已经消失无踪,就彷佛他们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这时,薛景图满脸笑容的对着众人抱拳拱手道:“诸位,不好意思,刚刚薛某一时恼怒之下,行事有些莽撞了,让诸位受了惊吓。”

    “来来来,诸位速速请坐,宴席,正式开始!”

    而狼武和万浩然等人,显然是早就知道怎么回事。

    一个个彼此对视一眼之后,也都收敛了怒气,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之上坐下。

    至于血雨族等另外三大将族天骄,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座位,脸上也是毫无惊慌之色。

    毕竟他们的身份摆在那里。

    他们相信,薛景图不管有什么图谋,绝对都不敢伤害到自己。

    看到将族天骄都重新坐下,其他人尽管心中仍然有些忐忑,但是此刻根本没有人敢告辞离开,所以只能小心翼翼的同样坐下。

    薛景图拍了拍手,就看到一个个相貌美艳的婢女凭空出现,如同穿花蝴蝶一样,穿梭在一张张桌椅之间,将她们手中捧着的各种美味佳肴,琼浆玉液放到了桌上。

    等到酒菜摆满之后,薛景图又举起了面前的酒杯,对着众人朗笑开口道:“诸位,后天就是药神战开始之日!”

    “在此,薛某作为主人,先恭祝诸位在药神战时能够一展风采,拔得头筹!”

    看着薛景图那笑容满面的样子,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姜云等三人的存在,众人也只能端起酒杯,各自饮尽了杯中酒。

    薛景图接着道:“诸位,今日这里不但有不少的老朋友,也有新朋友,或许彼此之间还有些陌生,但今日之后,大家就都是朋友!”

    “大家也不必拘束,敬请随意,来,吃吃吃!”

    宴会,正式开始!

    虽然桌上摆着的每道菜都是平日里难得一见的珍馐,每口酒喝下去也是浑身舒坦,但是在座的除了几位将族天骄之外,其他人都是食不知味,坐如针毡。

    他们现在脑中想着的都是自己等人的下场将会是什么样?

    至于姜云三人,他们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中了薛景图的埋伏机关。

    原本这些事情和自己等人都没有关系的。

    可是刚刚薛景图可是当着自己等人的面,让姜三人莫名消失。

    如果三人真的有了什么意外,纵然姜云没有什么背景,但是南宫怀玉和童玉成,同为将族天骄,他们的族群,会不闻不问吗?

    到时候,或许薛景图等人是有恃无恐,但是自己这些来自其他族群的人,身为人证,亲眼看着三人消失,根本不可能置身事外!

    万一惹得哪个将族不高兴了,那都有可能为自己的族群招来灭族之祸啊!

    直至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薛景图的目光扫过那些神色忐忑的天骄,脸上闪过一抹讥讽之色,缓缓放下了手中的酒杯道:“诸位好像都有心事啊!”

    “没有没有!”

    众人自然急忙摇头摆手。

    薛景图不禁哈哈大笑道:“诸位,薛某和你们开玩笑呢!”

    “薛某知道诸位心中在担心什么,不过,你们该不会以为,薛某真的已经杀了那姜云三人吧?”

    一听这话,众人这才抬起头来,一个个都用充满不解的目光看着薛景图。

    薛景图咳嗽一声道:“尽管那姜云颠倒黑白,蛮不讲理,但其真正目的,不外乎就是想借着挑战我们,为他自己扬名而已。”

    “以我们的身份,哪里会和他一般见识。”

    “只不过,此人仗着实力不错,目中无人,行事也太过放肆,所以我们不得不给他一点小小的教训。”

    “也好让他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让他知道挑战我们将族的后果。”

    “诸位,不如我们就来看看姜云如今到底身在何处,又在做着什么,就当作是为我们的宴会助兴了!”

    薛景图轻轻拍了拍手掌,就看到这处秘境内的流水陡然倒流而起,在空中凝聚成了一方水幕。

    其上,清楚的显露出了一个人影,正是姜云!

    看到姜云,众人的心中无不是长出一口气,既然姜云没死,那南宫怀玉二人更是不可能有事了。

    他们也总算明白了,其实薛景图不过就是将三人送入了另外一处秘境之中,自然,那秘境之内必然是危机四伏。

    在所有人想来,虽然薛景图嘴上说的好听,不会杀了姜云,但不是他不想杀,而是他不敢杀!

    姜云招摇过市,大摇大摆的走进了不醉轩,如果真的死在了不醉轩中,薛景图作为宴会发起人,又是姜云曾经公开挑战过的对象,岂能置身事外。

    薛景图虽然不惧外人的议论,但是一旦传入丹阳族内,他的地位和名气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因此,他才会想出了这个办法,将姜云送入了一处秘境,不杀他,但是却要让他出出丑,好好羞辱他一顿!

    他将姜云置身秘境的景象展现给其他人看,为宴会助兴,这对于姜云来说,本身就已经是一种极大的侮辱了!

    水幕之上,姜云已经置身在了一座浩瀚的草原之上,四周尽是半人高的野草,放眼看去,根本都看不到一个人。

    姜云也是站在原地未动,脸上更没有丝毫的惊慌之色,只是用目光和神识打量着周围。

    薛景图冷冷扫过众人,将众人心中的想法都猜的清清楚楚,阴阴一笑,对着众人接着道:“诸位,刚才我的话,或许你们不信,那今日就请你们做个见证!”

    众人都是一头雾水,不明白这薛景图又要做什么。

    薛景图却是不再理会众人,目光注视着姜云,朗声开口道:“姜云,此阵名为丹凤朝阳之阵,为我族族人试炼之用,今日困你,也只是为了挫挫你的锐气!”

    “只要你能从这秘境之中走出,那你我往日恩怨一笔勾销。”

    “如果你走不出来,我也不会杀了你,就困你几日,等到药神战之后,再放你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