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国民的岳父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不做安全措施
    某普通住宅楼。

    王深把江晓玲送到她的住处,正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却听江晓玲细声挽留道:“王老师,今晚要不就睡在我家吧?反正明天还要一起去派出所,再说天都快亮了,来来去去也麻烦。”

    王深闻言稍稍愣了一下,而后淡笑着婉拒道,“还是算了吧,正午的是来我再来接你就是了。”

    被王深拒绝,江晓玲俏丽的小脸浮现出幽怨,带着哭腔的闷声问道:“王老师,你是不是嫌弃我家?”

    “没有啊。”王深诧异,下意识的应声。

    “既然不嫌弃,那您今晚就留下来呗。”江晓玲目光带着祈求,柔声弱弱的说道,“虽然今天有惊无险,但是我还是心有余悸,一个人总感觉怕怕的。”

    说完之后,目光闪闪的注视着王深,可怜兮兮的喊道:“王老师...”

    瞅着江晓玲我见犹怜的模样,王深有些于心不忍,旋即笑着问道:“你就不怕我见你这么漂亮图谋不轨?”

    “不会的,我相信王老师。”江晓玲听言,目光坚定的说着。

    江晓玲纯真的神情使得王深再次愣了愣。

    不过,王深很快就回过神来,细声回道:“好吧,既然你都没有意见,我又有什么好拒绝的?”

    “嗯嗯。”江晓玲像个要到糖的小女孩一样,瞬间喜滋滋的笑了出来。

    .....

    不一会儿,王深随着江晓玲进到她租的一室一厅的房子。

    房子虽然小,每处地方却收拾的很细心,并且屋子里还弥漫着一股清香。

    “王老师,我家有点小,您别嫌弃。”瞧见王深在打量,江晓玲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江海的房价摆在这里,你一个人住已经不小了,实话告诉你,我住的地方也是面积很小的两室一厅的房子。”王深笑着应道。

    “不会吧,新闻上不是说您现在是土豪吗?”江晓玲下意识的诧异问出声。

    “近段时间确实是赚了一些钱,不过投资花出去的也多,再加上住处虽然小,可也有感情了,暂时也就没想过会换住处。”王深如实回答着。

    “嗯嗯。”江晓玲乖巧的点头应声。

    王深正在想着只有一个房间一张床要睡哪,不会是两人同睡一张床的时候,江晓玲细声说道:“王老师,您睡房间,我把客厅的沙发摊开睡沙发上就行了。”

    听到江晓玲这么说,王深才知道客厅里的窄窄的沙发是能摊开的,于是应道:“我睡沙发就可以了,你不用跟我客气。”

    “王老师,怎么能让您睡沙发呢?我没关系的,您...”江晓玲听言,立即急切的喊道。

    只是话语还未说完,便被王深打断,“我睡沙发,你要是再和我客气,那我就回去了。”

    “别。”听到王深说要回去,江晓玲顿时着急的喊了出来,而后反应过来,脸上瞬间粉红一片,小声应道,“那就委屈王老师了。”

    决定好睡觉的地方,两人旋即忙碌起来,没一会儿不仅沙发铺好,两人也已经洗漱完毕。

    王深下飞机回家的时候早已冲过凉,再加上晚上天气稍微凉爽,一路上又是在空调底下,也就没怎么出汗。

    不然这个时候王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因为现在是夏天,如果他下飞机回家没第一时间冲凉的话,这个时候身上肯定汗味浓郁,必须得大洗一番。

    可想而知,王深在江晓玲家没有换洗的衣物。

    如果真是这样,其所需要面对的情况无法形容。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只要有着这个前提在,王深必然不会在江晓玲家过宿。

    ……

    忙碌了一天还没休息过,现在又到了凌晨五点多钟,所以王深困到躺在沙发上便已进入梦乡。

    本来江晓玲还在忐忑的想找王深说说话,结果发现王深竟然已经禽兽不如的呼呼大睡,这让她既松了一口气,又有些不满。

    反正就是一种很诡异,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一种情绪。

    江晓玲怎么说也是一名女主播,定然是知道一些网络梗。

    比如禽兽与禽兽与不如。

    显然,这个当儿,江晓玲闷闷不乐的判定王深为禽兽不如。

    王深因为太困,睡的安稳。

    而江晓玲就不同,这是她第一次让异性在家里留宿,这种感觉使得她心里非常的忐忑,纵使明知王深已经熟睡,她依旧忍不住胡乱去想。

    比如,她会想,当她睡着的时候,王深是否会偷偷的潜入她的房间,然后想要和她那啥。

    她在想,是拒绝呢?还是不拒绝?

    如果不拒绝,是表现的委婉一点呢?还是奔放一点?

    如若真的为爱鼓掌,若是怀孕了怎么办?

    王深是愿意奉子成婚,还是让她打胎?

    等等各种各样的问题和担忧全都充斥在江晓玲的脑海里,使得她翻来翻去怎么也睡不着。

    猛地,江晓玲从床上坐了起来,紧接着伸手放到嘴边大口呼气,然后闻了闻。

    虽然没有闻到味道,但是她总觉得不对。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不做安全措施-->>(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虽然没有闻到味道,但是她总觉得不对。

    思来想去,轻手轻脚的起床去到洗手间,仔仔细细的再刷了一次牙。

    江晓玲会突然这么的神经质,是因为她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她还从未与别人接过吻,如果王深偷摸进来想要吻她的话,她怕会有口臭....

    她担心会给王深留下不好的印象.....

    她担心会令王深反感....

    所以她才会突然起床去到洗手间仔细的刷牙.....

    刷完牙再次回到房间,刚关上房门,转而又担心王深看到房门是关的,会认为是在防备,而不会有所行动,便又把房门打开留出一道门缝,这才回到床上躺下。

    躺在床上辗转了一会,江晓玲再次起身,借助手机微弱的灯光,在床头柜里摸出平时用的香水,然后在床上和自己的身上喷洒了一些。

    做完这一切,再次躺下。

    这次躺下,之前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部褪去,只剩下一个问题环绕在她的心头。

    “王老师会进来?....王老师不会进来?....”

    “王老师会进来?.....王老师不会进来?.....”

    “王老师会进来?......王老师不会进来?.....”

    伴随着这个问题,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晓玲自我催眠的进入睡梦之中。

    也不知道她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只见她的嘴角一直挂着甜蜜的笑意。

    .........

    一觉睡到正午,王深醒来的时候江晓玲还在一脸笑容的做梦。

    所以王深便轻手轻脚的把沙发收拾好,然后进到洗手间洗脸刷牙。

    正当他在洗漱的时候,一名风韵犹存的妇人从屋外开门走了进来。

    听到洗手间里的动静,妇人以为女儿是在洗手间里打扮,完全没有多想的转身推门走进了江晓玲的房间里。

    顷刻间,江晓玲的妈妈陈晴就蒙蒙的站在房门口。

    在她的眼前,江晓玲还在床上春光满面的睡着,那么洗手间里的动静是怎么回事?

    不用多想,她已经了解,脸色不由的大变。

    陈晴只是愣了一下,便脸色不善的走到江晓玲床脚放垃篓的地方停下,而后在里面翻找,结果里外硬是没有看到关键的东西。

    转头看着床上纵使在睡觉,脸上也挂着春光洋溢笑容的女儿,陈晴在心里惊道:“难道连保护措施都没做?”

    一股心气直接浮上心头,陈晴幽幽的坐到床边,稍稍掀起盖在江晓玲身上的被单仔细瞅了瞅。

    其内的景象果然如她所料,江晓玲全身上下除了一件带有卡通图案的小裤裤之外不着片缕。

    作为过来人,想到女儿没有做保护措施,陈晴下意识的向江晓玲的下半身看了几眼。

    只见卡通小裤裤的关键地点有着一滩湿渍。

    看到这里,陈晴是又气又无法言喻。

    如果说,陈晴事先知道江晓玲有男朋友还好。

    但是,江晓玲一直明确的告诉她没有男朋友。

    而陈晴为了女儿的终身大事,时刻在为江晓玲物色着对象。

    谁曾想,今天过来本来是想带江晓玲去见相亲对象的,却没想到会见到这么一幕。

    好吧,女儿背地里谈了朋友没有告诉她,陈晴还是能够接受。

    但是,双方没见父母,就开始不做保护措施,这是想奉子成婚?

    这一点,陈晴很生气。

    因为她是江晓玲的妈,她不知道男方品行怎样,她没有把关,她担心女儿奉子成婚会万劫不复。

    所以,她又气又怒。

    并且,这个时候,陈晴已经对男方极度的不满意。

    不说没做安全措施这种不负责任的问题。

    就说事后竟然还让她的女儿把湿漉漉的小裤裤穿在身上,这个问题点,就已经让她这个做母亲的愤怒无比。

    任谁都清楚,不注重卫生问题,是很容易得妇科病的。

    所以,仅是眼前看到的两点,陈晴已经对江晓玲偷偷摸摸谈的“男朋友”没有任何好感,整张脸都拉了下来。

    陈晴心里窝了一团气,伸手推了推还在做着美梦的江晓玲,想把江晓玲弄醒。

    谁知江晓玲不仅没醒,反而还美美的呢喃着:“还....还想啊?”

    “想什么想,赶紧给我起来!”瞅见女儿泛春的模样,陈晴又羞又臊,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在江晓玲身上拍了一下。

    遭到痛击,江晓玲瞬间清醒过来的惊慌起身,第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床边的陈晴,不由惊诧出声问道:“妈,你怎么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