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国民的岳父 第三百七十五章 通话
    “想要生活过的去,头顶哪能没点绿。”挂断了电话,江环生轻轻一叹,低头瞅着手上哪怕是出差也不落下的保温杯。

    纵使现在是夏天,江环生也从不离手。

    冬天喝热的,夏天喝放凉的。

    总之,这个习惯江环生已经持续了十多年,早就养成了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不得不说,人到中年,保温杯配枸杞,这是标配。

    “老高说的对,这把年纪了,若是没凭没据的就闹起来,只会让自己更加的丢脸,还是找到实证的时候再摊牌。”

    江环生低声自语,本来这个点结束了工作打算吃完饭回去休息的,结果路过一家药店的时候默默的停下了脚步,张望了一会,走了进去。

    “大爷,您要买些什么?”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导购走了过来问道。

    江环生目视着前方,完全不去看迎过来的女导购,沉声说道:“肾宝片!”

    ........

    .......

    王深在江晓玲的父母家简简单单的吃了一顿晚饭,而后以还有事情要忙为由溜走。

    本来陈晴有不少的问题想要问王深,奈何一直没有机会。

    而王深也故意的不给她机会深入的误会与江晓玲的关系,于是也就任何诡异的情况都没有发生。

    当然,除了之前在楼道口顺手扶住陈晴被热心邻居高姓男子误会的场景。

    虽说,这对陈晴与王深来说完全就是没当成一回事的插曲。

    但是在热心邻居高姓男子添油加醋的臆想下,使得江环生很是悲叹。

    如果王深知道的话,绝对会哭笑不得。

    因为他只是见到陈晴要摔倒本能的扶了一下而已。

    却没想到会被人理解成....

    脑回路真的强大。

    只能说,劝你善良。

    驱车回家,王深忍不住回想着今天为何会破天荒的答应江晓玲的请求,下意识的磨着牙。

    “好像近段时间有点飘,竟然连这种请求都会答应。幸而自己没有多待,不然很可能越编越离谱。”

    王深默然自语。

    “不过,这两天的事情也算告一段落,之后的事情就与自己无关了。”

    “如今的自己不比以前那般无人知晓,若是闹出点子虚乌有的绯闻,可就头疼了。”

    “看来自己还真是飘了,不然也不会答应如此带有敏感意味的请求。”

    “回去后要好好的自我反思。”

    王深一边自语,一边皱了皱眉,惊疑道:“我明白了,会破天荒的答应这种请求,应该是单身多年有了欲望,方才会克制不住。”

    “想以前有女朋友的时候,天天都是贤者模式,对身边其他的女性完全视若无睹,别说是如此敏感的请求,哪怕是多说几句话都会认为是在浪费时间。”

    “看来,今天的这个苗头,应该是自己咸鱼翻身以至于不自觉的开始膨胀起来了。”

    第三百七十五章 通话-->>(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看来,今天的这个苗头,应该是自己咸鱼翻身以至于不自觉的开始膨胀起来了。”

    “虽说,人活一世,不膨胀怎么能对得起一生?但是根本在于,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尤其是明星,更是要高调做事,低调做人。不然迟早黑粉满地走。”

    由于是在开车,王深稍微反思了一下,便没有多想的专心掌控方向盘。

    而另一边,江晓玲便被其母陈晴给堵在客厅里上课。

    “妈,我要跟你说几遍你才相信?我和王深不是男女朋友,虽然有那么点意思,但是还没到那一步。”江晓玲欲哭无泪的说着,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很是羞臊,因为她清楚的知道,具体情况是她与王深没有任何关系。

    “没到那一步?没到那一步你们睡在一起?”陈晴显然不信,连连质问着。

    “我们真没睡一起,唉,跟你说不清楚。”江晓玲急的组织不到词语。

    “真没睡一起?”陈晴自认还是比较了解自家女儿,眼见江晓玲不像说谎,语气放缓的细声问道。

    “没有,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江晓玲坚定的应声回答。

    听到女儿这般笃定的语气,陈晴心里相当的疑惑。

    忍不住心想,如果真按江晓玲所说的那样,那自己当时看到的又是怎么回事?

    暂时将这丝疑惑埋在心里,陈晴紧接着出声道:“那你得上点心,争取赶紧和王深在一起。”

    “妈,您说什么呢?感情的事情是随便就能来的吗?”江晓玲无奈的应道。

    “你这傻孩子。”陈晴听完瞪了江晓玲一眼,道:“王深可是难得的好对象,你既然与他关系紧密,那就好好的把握,可别错过了后悔。若是王深不主动,你就不能主动一些?现在的社会可开明了,外面大把的女孩子主动倒追男方。所以你听妈的准没错。”

    陈晴说完后,紧接着又道:“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做,妈来教你。你......”

    于是,在江晓玲傻眼的情况下,陈晴开始了长篇阔论,一套套理论知识附带实例说的江晓玲目瞪口呆....

    ......

    王深回到家中已是晚上八点多钟,回去后先打了个电话回老家,还未跟父母说两句,已经响起了王小颖的声音。

    “爸爸,有没有想颖宝?”王小颖凑到与王深通话的奶奶身边,吃吃的问道。

    “想啊。”王深笑着应声,而后问道,“那颖宝有没有想爸爸?”

    “暂时没想。”王小颖童真童趣的回答,“这几天跟爷爷奶奶玩,都没时间想爸爸。”

    “啊?”王深故作惊讶道,“颖宝这么说,爸爸可伤心了。”

    “爸爸,你都是大人了,怎么还没有颖宝懂事?”王小颖嬉笑道,“颖宝才刚回老家没多久,爸爸就想颖宝了,不知羞。”

    “爸爸想女儿也不知羞?”王深失笑反问道。

    “当然啦。爸爸要是把时间花在想颖宝上,不就没时间好好工作了?更何况颖宝才会老家没多久,爸爸就这样,一点都不知羞。”王小颖一本正经的说着。

    “呃...你说的很有道理,爸爸竟无言以对。”听言,王深只有乐呵呵的回答。

    一旁王小颖的爷爷奶奶也听到了小屁孩与王深的对话,不由的笑出声来。

    “爸爸,你要乖乖的哦。不能天天想颖宝,要好好工作哦。而且颖宝过完暑假就会回到爸爸身...身边的。”紧接着,王小颖像个小大人一样细声安慰着。

    “....”王深哑然失笑,无语的应道,“好的,爸爸知道了。”

    王深心里明白,小颖宝会说这些话,肯定是二老在小屁孩耳边说他在外工作辛苦什么的,以至于小屁孩记在心里之后,方才说的这么的逗。

    (俺就是想融一个想要生活过的去的梗,谁曾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