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国民的岳父 第一百二十九章 作死
    这条微薄的核心内容是一段录音,录音的内容正是王深与秦海雅的对话。

    但是,录音的内容不全面,经过了片面的剪辑,呈现的内容正是王深气愤的话语,以及秦海雅淡然的应对。

    在这段录音上,经过专业人士的剪辑,所表达的面貌,正是王深咄咄((逼))人,不尊重长辈的负面形象。

    而秦海雅的语气,表现出来的是(身shen)为前辈的泰然若之,以及心(胸xiong)宽广的态度。

    反正最终呈现的正是,王深是反面形象,秦海雅是正面形象。

    就这段录音的内容来看,这是不容质疑的实事。

    由此可见,爆出这段录音,并且让这段录音窜到微薄(热re)搜前十的人,是铁了心致王深于万劫不复之地。

    一经窜到微薄(热re)搜,随着发酵,肯定会引爆整个网络。

    换言之,这是要搞出一个大新闻的节奏啊。

    其在背后的人,居心叵测。

    显然,王深还不知道这些,因为他还在感动之中。

    感动什么呢?

    感动温婉淑的做法。

    感动温婉淑不顾会得罪人的后果,为他打抱不平。

    说实话,王深也想过爆出那段录音,但是他还在考虑当中,毕竟这不是什么好事,更是会自损的事(情qing),所以他没有决定。

    而温婉淑的这种做法,正是将所有的后果揽在她自己的(身shen)上,以此来为王深打抱不平。

    所以,王深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作为好朋友,温婉淑绝对是掏心掏肺的那种。

    这一点,王深可以明确的感知到。

    同样作为好朋友的王深,他觉得他越发的亏欠温婉淑,所以他在内心暗自决定,如若以后事业有所起步,绝对也会义不容辞的帮助温婉淑。

    只怪温婉淑(身shen)为演员,将自己隐藏的太好,以至于王深从来没有怀疑她会是有着那种意思。

    嗯,这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qing)。

    王深看了一眼时间,天色渐晚,旋即直接退出了微薄,在屋里转了一圈,温婉淑和王小颖还在睡觉,他便轻声的打开家门走了出去。

    这个点,王深准备出去买菜,做一顿丰盛的晚餐。

    不仅是为了感谢温婉淑这些天不辞辛苦的照顾王小颖,还有着各种各样的(情qing)绪,再加上女儿王小颖也是个小馋猫,所以他觉得有必要这样做。

    反正,他的内心一直有声音,在敦促着他这样做。

    只有这样做,他心里的感受才会好受一些。

    去菜市场买完菜回来,温婉淑与王小颖已经醒了过来。

    温婉淑陪着王小颖坐在沙发上看着她喜(爱ai)的动画片,抬头瞧了王深一眼,问道:“你明天是不是要去录歌?”

    “对,明天弄好这些事(情qing),就发行数字单曲,下周一再去录制爸爸去哪儿。”王深一边关门换鞋一边回答。

    “那你还(挺ting)忙的啊。”温婉淑紧接着又搭着话。

    “要是不忙,我会去找你救场吗?”王深走到厨房应着温婉淑的话。

    其实说了这么多,都不是温婉淑的目的,她是有一个问题想要问王深,所以通过这些话语最后引到想问的话题上面来。

    “对了,我看到你的房间里有着一盒马卡龙饼干,好像还是手工制作的?我问颖宝,颖宝说你没有带她去制作这些东西。既然如此,饼干你是从哪里来的?我吃了一口,味道还不错。”温婉淑装作没事人一样的问着这个问题。

    以她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里面有着猫腻。

    最直白的证据,就是那些马卡龙饼干的形状,全都是(爱ai)心。

    一般谁会手工制作出(爱ai)心的形状的饼干?大体只有男女之间才会搞出这种调调。

    所以,温婉淑的直觉告诉她这里面有着很严重的问题。

    在王深还未回来的时候,她便在思考如何向王深问出心里的疑问。

    现在,终于如愿以偿的问了出来。

    王深闻言,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好像陡然记起来一样,道:“哎呀,你不说我自己都忘了,那盒马卡龙饼干是学校里的一位女老师送给我的,本来我打算带回来给颖宝吃的,结果给忘了。”

    说完,还不忘赞美道,“饼干我之前吃过,正如你所说,确实不错。”

    温婉淑听到王深的话语,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幸好王深是在厨房,不然看到之后,绝对会极度的惊讶。

    “随便吃别人送的东西,你难道就不怕吃坏嗓子?”沉默片刻,温婉淑冷着声音问道。

    她这句话是有由头的,在歌坛中,已经出现了好多例,歌手随便吃“粉丝”送的东西,结果嗓子出了问题。

    很显然,这些所谓的“粉丝”并不是真正的粉丝,而是某些人的小手段。

    “你这是什么话?对方是学校的老师,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qing)?”王深表示她想多了,不可能出现这种(情qing)况,言语间有那么一丝打抱不平。

    “那你倒是说说,人家为什么会给你送手工制作的马卡龙饼干?”温婉淑明显不想就此结束这个问题,换了一个角度问道。

    如果说,只是买的成品的马卡龙饼干,她或许不会如此上心。

    但,这可是手工制作的,这个问题就很严重了。

    王深见她问到这里,也没有多想,旋即将熊(春chun)丽牵线搭桥等一系列事(情qing)全盘说了出来。

    当然,由于说的比较简短,也就没把两人互换扣扣的事(情qing)也全盘脱出。

    在王深的角度,他是把这件事(情qing)当做一件有意思的事(情qing)向温婉淑分享。

    但是温婉淑不同,她听完后,整张脸都黑了起来。

    “哎哟,没看出来啊,在学校里还有桃花运找送上门来啊。”温婉淑冷呵一声。

    王深以为她是在调侃,故作得意的回答:“那可不是,怎么说咋也是一个帅气的男人,注定会讨女孩子喜欢,所以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温婉淑见他这般得意就是一阵来气,咬牙切齿的哼道:“哎哟哟,就那么说了一句,你还喘起来了啊。来,你说说,那个女孩长得咋样,(性xing)格又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