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国民的岳父 第两百四十六章 访谈(2)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现在,赚钱这回事已经不是要吃什么美味,要住什么样的房子,要开什么样的小车,而是要有目标,要努力的达到一定的目标。”王深紧接着补充道。

    在他看来,赚钱不是爱钱,而是一名正常人应有的担当,应有的上进心,因为很多想法,很多目标都是建立在金钱上面的,若是没钱,那么也就什么也干不了,更是会穷困潦倒。

    只有赚钱,才有一定的生活。

    “如果以这个为标准的话,那可就没有尽头。”陈静提出自己的观点。

    对于这个问题,王深没有思索的直接回答,“不需要尽头的,其实这就是一个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当然,把事情做好这是最主要的,因为这个一个核心的事情。当你把事情做好了,也就达到了目标,也赚到了钱,这些都是融会贯通的。”

    说完自嘲一笑,“同样的,我那么爱钱,肯定是没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的了。”

    虽然是在自嘲,但是陈静以及现场的工作人员看来,莫名的讽刺。

    “比您的女儿颖宝还重要?”陈静紧接着问,并且问了一个充满深坑的问题。

    关于这样的问题,王深不是没有思考过,直接回答道:“这是不同概念的事情,也是一个伪命题。很简单的来说,在物质条件允许下,不愁衣食住行,没有一个人不会觉得女儿比赚钱更加百倍的重要。而若是没得吃没得穿,子女饿着肚子,那么肯定是赚钱更加重要,因为只要有了钱,子女才不会挨冻挨饿。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会说,赚钱是一个不断达到目标的一个过程。比如说给子女爱,如果没有物质条件作为基础,难不成还真的有爱?”

    关于王深的回答,陈静听完后稍微一怔,而是意识到像这种带有伦理性的问题,不应该出现在节目里面,而后看到与她有着同样想法的工作人员的示意,换一个话题的继续问道:“您担不担心,会有人评价说王深江郎才尽了?”

    王深听言,轻笑着回应的说道:“其实关于这个说法,现在都有着不少的人成天在说着。事实是,才华是不断积累的成果,而不是凭空就有的。”

    “所以,您靠着日积月累,靠着自身的努力。做到以音乐老师的身份精通语数外、理化生等各门学科的内容?有一点我们知道,您的学历并不高。”女主持人直直的看着王深,问出心中的疑惑。

    “怎么说呢?因为很多经历,我很自卑,所以我才会去充实自己,因为我想证明自己,证明自己并不比别人差,所以我才会义无反顾的去学习知识。换言之,我个人认为,像我这样的人,唯有知识才是力量,唯有知识能够改变命运。”王深沉声,说出自己的想法。

    “这个过程很难吧?”女主持人陈静继续问。

    “难?这是看个人吧,因为这又回到了这是一个不断达到目标的过程,如果想要达到目标,就必须要面对这些东西。说它难,只会动摇自己的决心,唯有不顾一切,勇往直前,才有可能见到美好的明天。”王深没有思索的回答。

    “这是您的决心和意志?”女主持人下意识的问道。

    “对。因为我本来一无所有,就算跌倒了,不过还是一无所有,我无所畏惧。”王深坚定的回答。

    “您现在已经是正当红的歌星,已经有着不少的代表作,已经可以做到一辈子衣食无忧,您还愿意拼搏下去,哪怕最后一无所有?”陈静注视的王深的面容,在她的眼里,王深看上去虽然是在平静的说着,但是眼神中却无比的坚定和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可能你没有理解清楚,这些在我看来,不是终点,而是开始。”王深说话的语气虽然很是平淡无奇,但仿佛有一种无形的霸气,震撼人心。

    “只是开始?”陈静诧异的出声,因为在她看来,王深此刻拥有的星光,已经是无数艺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已经是无数人想要得到而无法得到的东西。

    然而,眼前的这人,并不满足,更是只把这当做开始,那么的他双眼看向了哪里?

    “对,我不会停下脚步,因为我如果停下脚步,我就会觉得别人依旧会看不起我,我会一直走下去,一直证明自己,永不停歇。”王深咽了咽口水,应道。

    王深的回答确实让陈静震惊到了,如果不是这次的访谈,全国人民没有人会知道王深是这样的人。

    “那您的梦是什么?”陈静细声询问。

    “梦?只是一个广阔的概念,所以我的梦也很广阔,永无止境。”王深回答。

    “能细说举例一下吗?”陈静紧跟着问道。

    王深淡淡的笑了笑,应道:“我是一名歌手,但是我还未曾有发过专辑,也未曾开过演唱会,更别说是全国巡回乃至世界巡回,这些都未曾有过,所以这些同样是我的梦。”

    “我们知道,您在此之前有一段感情,也有了女儿,为什么最后没有走到一起,能告诉我们原因吗?因为很多人都知道,单亲家庭,怎么都会对小孩造成影响。”陈静看到编导的示意,问出了一个对王深而言很不友好的问题。

    王深听言,脸上细微的出现了不易察觉的表情变化,苦涩应道:“可能,穷,可能,我出身不好,就是原罪吧。”

    “为什么会这样说呢?”陈静追问。

    “因为很多矛盾都是建立在这些之上的,虽然不想承认,但这就是事实。”王深沉声。

    “那么您有没有因此伤到自尊?”陈静愣了愣,接着问。

    关于这个问题,王深呼了一口气,应道:“没有什么伤不伤自尊的,因为现在我是在慢慢的找回尊严。”

    听到这个回答,陈静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现在是在找回尊严,那么之前是不是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尊严?

    这是怎样的感受,才会说出这样的话语?

    “那么对于一切,您后悔吗?”陈静问出声。

    这个问题,让王深怔在原地,久久没有回答。

    后悔吗?

    他在心底问着自己。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