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国民的岳父 第两百九十五章 围
    其实王深到现在已是奔三的人,早就有了自己的人生准则。

    他也知道,他的私人矛盾,不至于给那些县里领导脸色,如此显得有些大牌娇作。

    但凡事没有绝对,有时候心里的一口气,可以让人失去理智。

    王深心知,他刚才的表现,在别人的眼里,必然不会有一个好印象。

    但是,他并不后悔,因为他根本就不在乎。

    尊重,是互相的,你尊重我,我尊重你。

    不然,大道朝天,各走一边。

    王深这些年,经过大起大落,很少将心中的戾气表现出来,纵使别人攻击他本人,一般的情况下,他也不会太过暴躁。

    但是,每个人心中都有底线。

    触及了底线,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

    打车回到村里,王深老远就被家门口的景象给看傻眼了。

    如果没有看错,在他家门口围满了村民,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有自家脉系宗亲,也有父母的亲戚朋友,反正就是围了很多人,场面非常之大。

    虽然看傻眼,但是对于这种情况,王深心里有数,毕竟这是人之常情。

    比如他前世记忆中的一位叫做王宝宝,并且同样是农村出身的艺人,回家的时候,老家的房子被赶过来的村民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并且村民宴请他的酒席也排了好几天的时间。

    怎么说呢,这其实是人际中再正常不过的现象。

    也就是说,王深现在牛鼻了,谁不想和他扯上点关系?就算没有实质性的好处,但是在亲朋好友面前,说出去都倍有面子。

    比如这样的说法:红遍大江南北的大明星王深,你们知道吧?我告诉你们,他可是我同宗的后辈,按照正常的说法,他还得喊我一声伯伯。

    然后,一些不了解真相的人顿时另眼相看。可实际情况却是,王深压根就与他不认识。

    为什么会有一种说法,叫做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其实说的就是这么个道理。

    “你们看,小深回来了。”王深刚下车没走几步,就被眼尖的村民发现,立即叫喊出来。

    随着她的喊叫,紧随其后的就是一大片的村民向王深围聚过来。

    “小深,我是你青娥婶,你小时候经常来我家玩,你还记不记得?”

    “小深,我是你小虎叔。”

    “我是你....”

    “我是....”

    “我....”

    围过来之后,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自我介绍着,借此希望王深能够记起很多年前的回忆。

    对于眼前的阵仗,王深虽然很是无奈,但是还是保持着标准的笑容,与这些村民打着招呼。

    “小深,要不你让大力和红梅晚上不要做饭了,带着颖宝和你爸妈来我家吃饭得了,你叔刚在地里打了只野兔子,让你尝尝鲜。”一位大婶笑容满面的邀请道。

    “小深,要不来我家吧,你叔前两天在河里捕了两只王八,你过来婶正好把这两只王八炖了。”又一位大婶邀请着。

    “小深,如果你不想去,也可以来我家。”

    “我家...”

    第两百九十五章 围-->>(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我家...”

    “还有我家...”

    “还....”

    被这么多人热情的围着邀请,王深一阵头大,很是吃不消。

    于是,王深只好硬着头皮一一回绝,过了好久,方才从人群中回到家中,纵使是回到了家中,村民们依旧没有散去。

    毕竟王深现在可是大明星,有道是看稀奇看古怪,不少村民图个热闹而已。

    摆脱了屋外的村民,走进屋里的时候,王深发现屋里同样也有着不少的村民,不只是村民,连带家里的亲戚也来了一些。

    见此,王深只能欲哭无泪。

    这个时段,王深注定不能安宁,只好沉下心来与这些人客气的聊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众的村民相继离去,王大力和邱红梅客气的留村民们吃饭,不过并没有人答应。

    这些村民又不傻,很是有眼力劲。

    如此多的人突然来到这里,王深家里怎么可能有材料把桌席摆起来?

    所以,基本上都知道这是客套话,也就不多说的相继拒绝。

    时间渐晚,留在王深家里的只剩下她的姑和姨。

    怎么说呢?这两位是在赶集的时候听到了王深的消息,然后相继来到王深的家中。

    过来的目的也不是有求于王深,而是想在王深面前露个脸。

    借此让王深知道,他的姑姨还是非常重视他的。

    王深的姑姨很会做人,并没有故意找王深聊天,而是主动帮助邱红梅准备晚饭。

    毕竟都是一家人,纵使有事,也是吃饭的时候再说。

    说实话,虽然这两位其中的一位是王深父亲的亲姐姐,另一位是王深母亲的亲妹妹,但是王深对他们并没有太深的印象。

    主要是因为,王深家与他们家来往的不甚亲密,所以王深就与她们很是疏远。

    在王深的印象中,这两位亲戚家中的条件都比他们家要好,所以在交往中或多或少有着一些轻视,这也是为什么王深家会与她们家来往少的原因。

    既然被看不起,那么肯定会渐行渐远,只需要保持着最基本的亲友关系就可以,只要等王深长大,隔上一代,也就基本不会往来。

    这种情况在农村很是常见,所以也就无需大惊小怪。

    说实话,在王深的记忆中,他的姑妈对他不错,有时会给他买一些补身体的东西给他。

    怎么说呢?毕竟王深的父亲王大力是王深姑妈的亲弟弟,这种关系,也就使得对方比较心疼王深。

    而姨妈这种存在,那就得看个人了,反正王深对其的印象不算很深。

    “姐,小深现在是混出一些名堂了,以后你跟着享福就可以了。”厨房里,王深的小姨羡慕的说道。

    邱红梅听言,笑了笑,应道:“享不享福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能过的开心,你们是没听小深回来说,他以后会很忙,我就担心他既要忙工作,又要照顾颖宝。怕他身体吃不消。”

    “姐,现在城里不是流行找保姆吗?你让小深找个保姆帮忙带颖宝不就可以了?如果他不放心我话,你也可以过去帮忙带颖宝的啊。”

    “小深回来说过这些问题,我是有着那些想法,只是还没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